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如果可以再见你小说全文章节在线阅读_第3章 你玩不起

婚姻 时间:2018-01-05 浏览:
第3章 你玩不起急剧的刹车声,锋利的划破长空,雨夜风云滚动,伟大的钝痛从四肢百骸蔓延,我重重砸到地上。阅读小说《如果能够再见你》全文,请添加微?公-众-号:“ 大海文学”,回复小说名字即可在线阅读全文. 模糊之中,我看见一个高大挺拔的身影,急切的朝
第3章 你玩不起急剧的刹车声,锋利的划破长空,雨夜风云滚动,伟大的钝痛从四肢百骸蔓延,我重重砸到地上。阅读小说《如果能够再见你》全文,请添加微?公-众-号:“ 大海文学”,回复小说名字即可在线阅读全文.
模糊之中,我看见一个高大挺拔的身影,急切的朝着我走来。
公然…有人是如此关注着我的吗?
我嘲讽的笑了笑,再也撑不住,昏了过去。
撞我的人是霍渊,救我的人也是他。
他那时的眉眼,和现在一般无二,过早的染上了冰霜,很少有展露笑容的时候。
我醒来后,盯着他看了半天,终于确定,我是认识他的。
母亲在世时,名下的明氏团体,在南城是数一数二的大企业,早年我过诞辰,几乎每次都是全城同庆,而每每那天当晚,必定有无数豪门名绅前来参加我的诞辰晚会。
霍渊来自南城霍家,是真正的历代豪门世家。
他去过几次,由于外貌出众,我很有印象。
我那时大概是鬼迷了心窍,看着他的脸,想到他身后庞大的家族,公然产生了一个可怕的想法。
如果再来一次,我宁可当时,没有搭上他,那样或许我还会快乐些。
霍渊不知认没认出我,当然,他也不关注我在想什么,见我醒了,一本正经的拿出事故鉴定申诉,清晰冷静的分析责任判定。
他说什么,我都点头,极度配合。
期间他频频看我几眼,我便冲他弯着眼睛笑。
霍渊的脸更沉了,“既然你醒了,你我各有责任,医药费我帮你承担,之后我们二人再无牵连。”
他说完就要走,我当然不肯,他可是我现在唯一能依靠的人,是我的救命稻草。
我不管不顾的拉住他的衣角,弯曲勉强无比,“不要走好不好,我受伤了,你得陪我。”
霍渊一陪就陪了一个月。
他每天守在我床前,将全体的公务都搬了过来,他看文件的时候,我看他,他打电话的时候,我看他,他和下属调派工作,我还是盯着他看。
我知道,他一定知道我的目光,就像知道我对他的意图。
霍渊那时二十二岁,比男孩成熟,比男人青涩,他是霍家老爷看中的孙子,将来要继承霍家的企业,假使他几个叔父总是上蹿下跳,可霍渊有手段,加上霍老爷子坐镇,竟压制的叔父们无计可施。
他春风得意,模样形状俊朗,年纪轻轻,已经名声大噪。
不少女人喜欢他,他或许也有不少的女人,可是,有什么相干呢?
我又不是真的爱上了他,我只是爱他的身份,他的地位,只要能帮我报仇,能帮我从孙立平手中,夺回原本属于我的一切,就算他是头猪,我也能够笑着相陪。
出院那天,我跟他表白。
跟料想中的一样,被他决绝了。
我丝毫不灰心,死皮赖脸的跟在他身后,走哪跟哪。
霍渊已经调查清我的身份,这在我预料之中。
他要把我送回孙家,我发了疯的决绝,并告诉他,“你要把我送回去,我今天晚上就跳楼!霍渊,我如果死了,就是你害的!”
“那你也别跟着我。”霍渊沉声赶我。
他要上车,我跑过去抱住他,哭着喊,“我无处可去,霍渊…霍渊…我爱你……你救救我吧!”
我不知道,当时我是抱着怎样的心情说出那种话,但恰恰是那番话,打动了霍渊。
他把我带回了家。
房子很大,惟有我和他,虽然住在了同一片屋檐下,他还是对我很冷,几乎是连正眼都不看我的。
我们之间毫无进展,这么下去,说不定孙立平寿终正寝了,我还没报仇!
恨意让人盲目,让人冲动,让人满腔孤勇。
我爬上了霍渊的床,一丝不挂的缠上他,睡梦中的霍渊被惊醒,他让我滚出去。
机会来之不易,下定决心要做的事情,怎么能半途而废。
我非但没有滚出去,反而半跪在他身前,吻上他的唇,学着电视里的女人那样,轻描舔舐,我急切的想要和他产生联系,莽撞的去抚摸他。
一个巴掌,让我跌在床上。
我直直的看着他,孱弱的光线,透过窗帘的缝隙透进来,霍渊脸上光影斑驳,看不清情绪。
“霍渊……”我喊他名字。
男人倾身压下来,他咬住我的唇,又狠又痛,“明沁,别他妈跟我玩,你玩不起!说吧,你到底想怎么样!”
我没回答他,长腿撩拨的勾上他的腰。
玩不起我也要玩,更何况,我有什么玩不起的!
我早就室如悬磬,没有父母,没有亲人,没有爱人,是仇恨支撑着我,活到现在。
第4章 成了他的女人那晚之后,我成了霍渊的女人。
他答应给我报仇,但要我给他五年的时间。
霍家老爷子生病离世,家中的几个叔父再度联手,想要把他从家主的位置上拉下来,亲人之间的战役,摆到明面上,是一刀刀凌迟的残酷。
大概是经历相似,我公然同情他,同意给他五年。
他首先要站到万人之上,才能成为我最危险的武器,最强大的靠山。
五年的时间里,我看着他一路走来。
看着他如何走到最山顶颠峰的位置,看着他如何将那些拦路的人死死的踩在脚下,也看着他,从惟有我一个女人,到有无数个女人。
我不再是人人嘴里的那个“霍渊小女友”,而是成了“霍渊的情人”,成为南城最不知廉耻的落魄千金。
情人?
我和霍渊哪里算得上情人呢?连炮友都不如,最多各取所需,交易而已。
他需要女人,我需要他的权势手段。
所以其后这滚滚而来的恶意羞辱,我没资格生气。
抱着目的接近他,任性的要和他玩危险游戏,得到的成果,必须咬牙接受。
霍渊当上霍氏团体的大总裁之后,我找他摊牌。
我们很久没见。
我倒是在电视上,经常看到他和其他女人,双双出入酒店的报道。
无所谓了。
他不爱我,我本不爱他,就算其后动心,也是活该自讨苦吃。
我提醒他答应帮我报仇的,不要忘记了。
他拍拍大腿,让我过去坐。
坐过去的结果,就是被他压在办公桌上,翻来覆去的折腾,他要的一下比一下狠,像是饥饿的狼,我差点以为他在外这么多天,都没有碰过别的女人。
事后他把我抱在怀里亲,我想他会不会也这么亲别的女人。
思绪一起,止都止不住。
下意识的,我心中泛起一阵恶心,躲过他的唇,低声的问,“你什么时候帮我报仇?”
男人行动微顿,薄薄的轻笑声响起,他转过来我的脸,薄唇轻启,“明沁,是不是我帮你报仇了,你就会离开我?”
我的心持续下沉。
这是终于腻味了吗?
藏在袖中的手抖个不停,我克制着情绪,缓缓的道,“不然呢?我当初接近你,不就是为了报仇吗?”
“滚吧。”他没再看我,站起来系领带。
我嗯了声,走到门口时,转过头来说,“霍渊,你什么时候才会帮我……”
“等着吧,我有打算。”他语气不好。
近年来他对我态度越来越差,好像已经到了容忍的极限。
肯帮我报仇就好,我小心翼翼的告别,没敢多问。
我以为,不久就会听见孙立平破产的消息,没想到一直都没动静。
该嚣张的人依旧嚣张,该快活的人依旧快活,惟有我,越活越像鬼。
霍渊来找我的次数并不少,但每次来都是在夜深时,我已经睡着,他匆匆来,折腾我几下,在我睡过去后,又悄然离开。
我想问关于报仇的事情,打他电话不接,去公司找他不见,实在被逼烦了,霍渊便淡然的告诉我,“答应帮你报仇的,我会做到!孙立平根基人脉广,哪里能一两天就完全拔掉?明沁,你就这么急如星火的离开我?”
“我……”
“你要是等不及,就去找别人!”
我哪里能去找别人,整个南城最厉害的人就是他。
那番话之后,我不敢再催了,默默等着,和霍渊的相干,也越来越淡。
他成为热门话题人物,身边的女伴换了又换。
我重新回归校园,潦草度日。
原本以为,我的人生就这样了,伤痕累累,苟延残喘,以为我这颗心再也不会为谁跳动。
可上天让我遇上了秦文琢。
他温和阳光,洋溢着勃勃生机,让我无法抗拒,我喜欢他的温柔,喜欢他的达观,喜欢他的笑容……他让我羡慕,是我这辈子都不可能变成的样子。
我猜霍渊憎恶了我,大着胆子和秦文琢谈恋爱。
和秦文琢在一起,让我感到了快乐,感到自己活在阳光下,某些瞬间,忽然觉得和他在一起的快乐,是报仇胜利都比不上的。
我被幸福蒙蔽了双眼。
是我的达观自信害了我,害了他,我求他一起私奔,没想到让他断送了双腿。
我终于懂了霍渊很久前说的那句话,他说我玩不起。
室如悬磬的时候,我以为我再也没什么可遗失,心爱上了他,才知道,原来还能够丢掉自己丢掉心,一并连自尊都丢掉。
丢掉的东西,想要再找回来,真的很难,难到让我绝望。
我捂住脸,眼泪早已湿了脸庞,一声清脆的门铃声,将我从长长的回忆中拽出来。
来人是一个月没见的霍渊。
他浑身气息很冷,目光在我脸上扫了眼,完全无视我的眼泪,下令调派,“换衣服,陪我出去。”
“去哪里?”我下意识问道。
他残忍的噙着笑,“应酬。”
“我不去!”我决绝道。
他以前也有应酬,但是从来没带我过去,每次都是带上别的女人,他说我还小,说让我永远都不要懂那些肮脏。
“不去?你凭什么不去?”霍渊长腿走到跟前,高屋建瓴的看着我,“你不是说你和我的其他女人没什么不一样吗?她们都能够去替我应酬,你比她们贱,为什么不能去?”
“霍渊!”
“去换衣服!”他冷冷警惕,“别逼我动手。”
第5章 脏的女人我不碰
洗澡化妆后,霍渊拿出一件衣服,让我换上。
那是件火红的裹胸短裙,样式夸张而性感,走路时步子迈大了都会走光。
我没有选拔。
换上那件穿了等于没穿的衣服,站在霍渊眼前,我能感觉到他炽热的目光,正从头到脚的打量我。
心中的羞辱感升腾起来,我咬住唇瓣,不想让眼泪滑下。
如果…
如果这是你想要的……
我没再想下去,眼泪已经忍不住,怕被他看见,忙别开眼望向别处。
霍渊走过来,大概没注意到我的情绪,他将一件白色棉袄搭在我肩上,带我出门。
一路无语。
下车的时候,他扣问我,“知道以前我的其他女人都怎么做吗?”
我摇点头,“不知道。”
跟着霍渊的这七年,他从没带我出席过这种场合,相同,我活的任性肆意,他让我念书,带我出门旅游,在别人欺负我的时候替我出头,我一直以为,他对他别的女人也是这样的,所以根本不挂念他的好。
直到现在,再度被问道,我只能抿唇。
“有人要摸你,就得让他摸,要亲你就得让他亲,要上你你就得张开腿。”
一句句诛心的话,钻入耳膜。
难以想象,动情时声声叫她沁儿的话,和骂她不要脸的话,是从同一张嘴巴说出的。
我痛得攥紧拳头,深吸口气,颤抖着声响说道,“知道了。”
严冬的夜,风如刀割,月光如豆,昏暗的路灯,拉长树枝的影子,显得格外诡异。他提步走在后面,背影决绝而矜贵。
这是一处高级私人会所,进出的都是些真正有身份的人。
霍渊带着我,上了三楼的一间包厢。
推开门,内里烟雾缭绕,我闻不得烟味,便忍不住咳嗽出声,霍渊瞥了我一眼,懒散的把手臂搭在我肩上,半拥着我进步。
他一来,闹哄哄的人群便安闲下来。
娇艳的美女,拉出两张椅子,霍渊坐下,靠在椅背上,他抽出一支烟,搭在嘴边,再度看向我。
我反应过来,接过火机,给他打着火。
袅袅白烟升起,霍渊两指夹着烟,没什么情绪的问,“今晚怎么玩?”
在场的一些人交换眼神,笑的意味不明。
坐在对面的男人,左右拥着两个衣服暴露的女人,他压低音量启齿,“霍爷,你身边的这妞,和以往带来的不一样啊,我看这妞长得水灵,是我的菜,要不这样,咱们还和以前一样的规矩,女人就是赌注,赢的人能够随意享用在场的女人,输的人今晚恐怕只能自己睡了!”
太疯狂了!
我抿紧了唇,扫了眼出声的男人,立时一惊。
他叫王颀,是王家的独生子,父母是做互联网起家的,他手头上的公司全部跟网络传媒相关,去年整整一年,其话题热度和霍渊不相上下。
在学校时,不少女生都为他痴迷,由于他丰神俊逸,一双桃花眼妖孽又风流。
没想到,他暗里里居然玩的这么过分!
我在心中暗暗的想着,余光看到身边的霍渊。
他正看着我,一双眼看不清情绪,随后淡淡的道,“好啊。”
痛到深处,痛到麻木,对于他的回答,我丝毫不意外。
他带我出来,不就是要我卖的吗?
王颀听完,哈哈大笑,“还是霍爷爽快,不过霍爷,你这女人,先把身上的棉袄脱了吧,我们总得验验货,看值不值得认真玩啊!”
我抓紧衣服,却被霍渊轻飘飘的命令,“把衣服脱了。”
内里就是那件侮辱的红裙。阅读小说《如果能够再见你》全文,请添加微?公-众-号:“ 大海文学”,回复小说名字即可在线阅读全文.
我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侧身附在他耳边,和他讲条件,“霍渊,你要我卖,我能够卖,但你不要忘记,答应我的事情。?”
周围人看我行动,都以为我在撒娇,有的哈哈大笑,有的双手环胸看戏。
霍渊抽了口烟,吐出云雾,“你在挟制我?”
“对。”我说,“只要我按你说的做,你半年内就要帮我报仇,还要放我走。”
他轻笑着捻灭烟,抓住我的下巴,用力的吻,随后把我推开,长指一挑,身上的棉袄就被他拽掉。
周围一片抽气声,我却恍若未闻,只盯着他看。
第6章 末了的牌“明沁,你早就没了和我讲条件的筹码,我帮你报仇便帮,不帮你报仇便不帮,要么坐下来给我笑,要么现在就滚出去,以后是死是活都别来烦我。”他厌弃的转过头,再也没看我。
我浑身生硬的再度坐下,如坠冰窖。
霍渊同意之后,一群人很快玩起来,他们玩的是扑克牌,完全实在什么玩法我不懂。
时不时有人朝我看过来,视线停留在我的胸上腿上,我感到恶心,暗暗的用胳膊遮住,反而惹得身旁的男人,凉凉发笑。
玩了大概有两个小时,桌子上的男人们纷繁停手,末了只剩下霍渊和王颀。
他们两个面对面坐着,王颀笑意盈盈,霍渊依旧冷面如霜。
场面似乎到了胶着的状态。
王颀胸有成竹的样子,末了两张牌,他丢出来一张,是张梅花K,霍渊是张红桃10。
我紧张的看着霍渊,基本上弄清了,他们两个现在玩的是比点数大小。
从现在的形势看,霍渊就算末了一张牌是K,都不一定能赢。
难道,今晚我真的要跟王颀吗?
我看看霍渊,又看看王颀,霍渊的神情是从没见过的难看,而王颀却相当轻松,似乎胜券在握。
他察觉到我的视线,风流的看过来,见我发愣,撩拨的眨眨眼睛。
我忙垂下眼。
王颀不以为意,幽幽的道,“末了一张牌,还请霍爷先亮出来。”
霍渊话少,行动干脆,翻开后是张K!
我正要欣喜,王颀大笑着打开他的末了一张牌,居然也是K!
胜出的人是王颀!
周围看好戏的人多,他们看着王颀,表情不一。
我看向霍渊,他取出支烟,深深吸了口,隔着层薄薄的烟障看向我,“过去吧。”
王颀已经走过来,把我抱住,大掌搭在我肩膀上,一下一下的点着,让我汗毛竖起。
他松松垮垮的站着,半边身子都靠在我身上,我害怕跌倒,不得不支撑着他。
王颀笑着跟霍渊说话,“霍爷,谢了,那女人我就带走了。”
霍渊没动弹,他指间燃烧着的烟,一明一暗,在我的心上烫出了个洞。
七年来相处的画面,一股脑的涌出来,在眼前滚动,不知不觉中,我公然湿了眼眶。
流泪有什么用,没有人在乎。
王颀带着我往外走,我回头看霍渊,期待着他启齿阻拦。
但是没有。
他还连结着刚才的姿势,身边有女人上前,轻抚他胸膛,他一动不动,不看我,就像从不依恋。
一直到走出会所,都没有人追来。
王颀带着笑意的凑过来,在我耳边道,“别看了,他不会来的,女人对他来说,多如衣服,哥哥我和他比,不差什么,今晚跟了我,好好表示的话,他能办到的事情,哥哥也能给你办到。”
我惊愕的抬头,他…他到底知道些什么?
大概是我的表情取悦了他,王颀捏捏我的鼻子,“怎么了,明大小姐,你这是急如星火的在勾引我吗?”
我拍掉他的手,王颀不以为意,把我推上车。
车门关上,狭窄的车厢,让感官变得迟钝,彼此的气息无限增添,我看着坐在身旁的王颀,他静静的靠在后座上,朝我招手。
突然间,我感到迷茫和害怕,转身想要打开车门,但早已上锁,司机缓缓鼓动车子。
王颀靠过来,把我按在他的怀里,我挣扎着,大喊大叫着,他箍住我的双手,把我按在后座上。
“疯什么!”他一巴掌打过来,我立时感到脸颊刺痛。
屈辱、不甘、悔恨……种种情绪涌来,都比不上我此刻的心痛。
我逃不掉的。
王颀见我不再挣扎,大手开始在我身上游走,他摸我的脸,我感到恶心想吐,他摸我的脖子,我只想尖叫嚎啕!
突然,陡峭行驶的车子,被狠狠撞了下。
王颀和我都是一惊,他兴致被打断,愤怒的问,“怎么回事?”
后面的司机瑟瑟发抖,“回…回颀少,霍爷…好像是霍爷撞的。”
正说话的时候,车子又被狠狠撞了下,我惯性往前栽去,被王颀一手捞回来。
“停车!”
司机忙踩刹车,霍渊的车子就这么追到后面,一个漂亮的甩尾,挡住去路。
男人修长的腿先落入视野。
我难以置信的看着他,越走越近,感觉他像是不真实的幻影。
“出来。”他拉开车门,面无表情的看着我说。
冷风灌进来,我几乎衣不蔽体的回到他身边。
霍渊掀开修身的外套,把我罩在其中。
温和将我包围,我能感受到,他从身后传来的有力心跳。
王颀笑了,懒洋洋倚在车门,说,“霍爷,怎么个意思?”
“没什么意思。”他递过去一支烟,王颀没接,他便自己点燃,“我反悔了,她跟我有段时间,忽然觉得还没玩腻,等我腻了再送给你。”
“我没说要啊,玩一晚而已,霍爷什么时候这么吝惜了?”王颀不是好糊弄的人。
霍渊挑挑眉,“你应当知道,脏了的女人我从不碰。城西那块你一直想要的地,我给你。”
稀里糊涂的,我跟着他回了家,霍渊把我带进浴室,拉着我在淋浴下,浇了整整一夜。
设为关注章节第7章 明沁,你也会意痛吗霍渊清晨离开后,我病了。
躺在床上浑身发烫,烧的迷迷糊糊。
我隐约听见脚步声,夹杂着霍渊的说话声,但那时太难受了,我睁不开眼。
等高烧退了,扣问保姆,才得知,哪里有什么霍渊。
我病了一星期,惟有她在。
惟有她。
早该死心的。
我再度成为笼中鸟金丝雀,霍渊派了保镖来,把房子看得结坚固实。
不能出门,不能去上学。
这种日子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到头。
对着镜子的时候,我看着惨白的自己,又丑又枯瘠,像是厉鬼。
痛苦如此真实,人生诸多磨难,我找不到活下去的勇气。
见不到霍渊的第七十天,我选拔自杀。
这天天气还不错,早上起来,隔着窗户看到了外面的萧条,树枝上孤零零的,风吹过收回哗啦啦的声响,热闹又寂寥。
保姆日常催促我过去吃饭。
见到我刻意换了衣服上了妆,她打趣的道,“明小姐,你这样打扮,真是好看!”
“是吗?”我冲她眨眨眼,“那你就多看我几眼。”
我没什么胃口,胡乱吃了点,之后想到处走走,却被保镖拦住,说是行动必须要有霍渊的批准。
“那你们给他打电话吧。”我说。
电话打通后,给我接听。
“想出去转转?”男人凉薄的嗓声响起,好像穿过冗长的岁月。
我没原由鼻头泛酸,忙点点头,“嗯,家里太闷。”
对面沉吟了片刻,说道,“去逛逛吧,快过年了,你是该买新衣服。”
“好。”我说,心中却惊讶,居然不知不觉又是一年。
“忙完这段时间,我过去看你。”他说完,不等我回答,便挂了电话。
我握着手机轻微的发抖,心中公然起了依恋。
不应当的。
我的依恋,对霍渊来说,不是羁绊,而是憎恶,是纠缠,是折磨。
收回心神,我漫无目的闲逛。
快过年的原因,商场到处都是水泄不通,很多店铺换上了中国红的装饰物,入目都是红红火火,就连严冬腊月,也未曾觉得有丝毫寒意。
一路逛到六楼,拥挤的状况才转好。
这里是豪侈品专卖,价格不菲,之前霍渊没少带我来过。
他对女人向来很激昂大方,这些年来,吃的穿的住的用的,给的都是最好的。
如果我没爱上他,应当会很快乐。
还是不够聪明啊。
这世界上,贪图男人的金钱、权势、样貌、膂力等,贪图什么都好,就是别奢求男人的爱。
爱让人万劫不复,尸骨不存。
如果一切能重来就好了。
我懊悔着,一家家逛下去,累了就坐下来休息,之后接着溜达。
谁知道转过拐角,居然看到了霍渊和孙姿。
孙姿穿着价格不菲的长裙,露出白皙性感的后背,她深情款款的看着霍渊,两个人不知在说什么,孙姿满脸绯红,笑着踮脚,在他下巴上落下一吻。
霍渊没有推开,没有决绝。
他们站一起很般配,很甜蜜,而我却仿若坠入冰窟。
原来他所谓的“忙,就是这样啊。
原来我烧的死要活时,他正陪着别的女人,你侬我侬。
心中除了痛苦,还有羞愤自嘲。
我想要逃走的,不想让人看见我的狼狈,可双脚却像是生了根,就那么定定的站着。
直到孙姿惊呼一声,叫道,“明沁?”
我看到霍渊的身子微微一顿,随后悠悠转过身来。
他眉目清冷,一身矜贵,腕上的手表收回文雅的光芒,晃的我神思恍惚。
“明沁,你怎么来了?”孙姿笑着上前,拉住我的手,“我们姐妹可真是好久没见了呢!”
姐妹?
我甩掉她的手,冷嗤,“你一个小三的女儿,有什么资格跟我称姐妹?”
“你!”大概没想到我说话这么刻薄,孙姿当即变了神情,“明沁,你以为你能好到哪里去?年纪轻轻就爬上男人的床,堂堂大家千金给人当床伴,就由于你,给我们孙家丢了多大的人!”
我打断她的话,呵呵直笑,“嫌我丢人?嫌我丢人,你还舔着脸追我睡过的男人。横竖我陪他睡了七年,知道他喜欢哪个体位,知道他哪里最迟钝,你知道什么?你是他什么人?你有什么资格说我?等你爬上了他的床,把他伺候舒服了,你再来跟我叫!”
“你你你!”孙姿气红了眼睛,用手指着我下令,“不知廉耻!从今天起,你不许再缠着他!”
“凭什么?”我挑衅的看她。
看到她愤怒生气,我就像个变态似的感到爽快。
她越是痛苦,我越是开心,我太享用这种碾压她的快感了。
设为关注章节第8章 他要结婚了孙姿挺直了腰背,脸上的愤怒变成高傲,“就凭我和他要结婚了。”
全体未入口的羞辱,就这么硬生生卡在喉咙里,全体来不及收敛的表情,就这么又傻又蠢的摆在脸上。
从我爱上霍渊的那刻起,便幻想过他结婚的场景,起初幻想新娘是我,其后我和他相干越来越差,便幻想是别的女人。
只是我不知道,为什么要是孙姿。
他明明知道,明明知道那是我的伤口,为什么还要在上面撒盐?
我看向霍渊,他依旧一脸寡薄冷清,漆黑的瞳仁如同古井般沉寂。
孙姿挽上他的胳膊,将脑袋靠在他肩膀,亲昵的道,“你和阿渊的事情,都是过去了,明沁,谢谢你这七年垂问他,不过以后他是我的了,所以我希望你不要再缠着他。我们姐妹之间,不要因此伤了和气。”
霍渊没有否定,那就意味着,是真的。
他真的要结婚了。
和夺走我父亲,霸占我家庭,毁坏我幸福的孙姿结婚。
我看着他,他异样看着我,眼里没有一丝温度,好像我只是一个生疏人。
曾最亲密,曾最缠绵啊,到头来换不到他温柔目光。
多么可悲!
我忽然笑了,歪着头,吊儿郎当的看霍渊,“好啊,我能够不缠着他,可霍爷舍得放我走吗?”
“滚回去。”他轻启薄唇。
“别啊!”反正都到了这局面,我什么都不怕了,上前拉住他的胳膊,“霍爷,放我走行么?我这个人你知道的,最不喜欢插足别人的婚姻。听说当小三的死后都要下地狱,我这么美,想上天堂。”
霍渊没动,睨了眼我的手,他朝我倾身过来。
熟悉的气息再次将我包围,我微微抿下嘴角,他的唇瓣轻轻擦过我耳朵,引起一阵颤栗。
他似笑非笑,低声的道,“想要自由?”
我不知道他什么意思,点点头。
“做梦。”
霍渊让保镖把我送回家,自己则跟着孙姿一起去看电影。
他们二人肩并肩的背影,压得我喘不过气来。
心头的怒火越烧越旺,在重新回到牢笼时,达到巅峰。
我把房间里全体能砸的东西都砸了,满屋狼藉,保姆杵在一旁,瑟瑟发抖,不敢启齿。
终于,我累了,跌坐在地上,无声落泪。
霍渊就是在这时候回来的。
他迈着长腿到我跟前,高屋建瓴的看着我,我抬起头,发现他竟是如此生疏。
“起来。”他风气性的下达命令。
我没理他,霍渊的脸立时沉了,下手把我扯起来,拖着往楼上走。
男人步子大,走路带风,我能感受到他的怒火,可我不知道他为什么生气。
他多潇洒,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清纯的心爱的热辣的温柔的,想要什么样的女人会找不到,全体的一切几乎唾手可得,他是上帝的宠儿,是站在金字塔顶尖上的人,到底还有什么满意意的?
霍渊把我丢到床上,黑着脸烦躁的扯领口。
我坐起来看他,看着松松垮垮挂在脖子上的宝蓝领带,哂笑,“霍爷看完电影了?”
“为什么砸东西。”他不答反问,鹰隼一样的目光锁定我。
我乐了,眨眨眼,“霍爷要结婚了,我高兴啊。”
“我结婚你就这么高兴?”
“当然。”我笑的更大了,“霍爷,什么时候放我走?”
“做梦。”他还是异样的话,只是声响更冷,“放你离开,跟别人私奔吗?”
说起来私奔,我想起秦文琢,“你找到了幸福,我也要找我的幸福,总不能一辈子跟你耗着,没什么意思,对了,秦文琢呢?他怎么样了?”
“死了。”他咬牙道,“明沁,他死了是你害的,你乖乖的就不会有人死。”
我立时一怔,反应过来疯了一样的扑向他,“禽兽!为什么!你到底要怎么样!霍渊,你不是人!你是恶魔!我恨死你了!秦文琢…那么好的人…你为什么…你为什么不去死!该死的人是你!是你!”
霍渊把我死死压在床上,他咬我的脖子,我甚至能闻到一股血腥。
幽幽的声响,如同来自地狱,他痛楚又残忍的问,“明沁,你有心吗?你也会意痛吗?我不会放你走,死也不会。”
眼泪彭湃,我哭的哽咽,“我好痛…这里好痛……心好痛…霍渊,不要这样了好不好?我真的好痛……”
“要痛就一起痛。”他大手掀开我的裙摆,“如果不能一起幸福,那就一起下地狱吧!明沁,你逃不掉的,你这辈子都逃不掉。”
霍渊一直折腾到深夜,见我哭他越是狠。
我眼泪流干了,嗓子也哭哑了,他抱着我去洗澡,行动极尽温柔。
恍惚之中,似乎回到了最开始的那几年。
他疼着我宠着我,就连衣服都是亲身给我穿,我不吃饭他就端着碗筷满屋子哄我。
那时他曾是我的阳光,现在他亲手扼杀了我的末了一丝阳光。
明明他在逼着我死,为什么又要时不时的如此温柔?
真是嘲讽。
霍渊深夜离开,一句话没说。
我躺在黑暗中,用刀割开了手腕。
阅读小说《如果能够再见你》全文,请添加微?公-众-号:“ 大海文学”,回复小说名字即可在线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