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吉普战队(未完待续,草稿版)

恋爱 时间:2017-12-21 浏览:
地球危机 在W星球上,W星球最高领导者达威尼正在和W星球最强悍的军队—黑蛇军团统治者戴维斯以及黑蛇军民进行一次绝对失密的会议。他们决心统治整个青海,他们第一个目标锁定在了地球!!进攻日期为2012年12月21日!地球传说中的世界末日。 飞船待命,军队准

地球危机

在W星球上,W星球最高领导者达威尼正在和W星球最强悍的军队—黑蛇军团统治者戴维斯以及黑蛇军民进行一次绝对失密的会议。他们决心统治整个青海,他们第一个目标锁定在了地球!!进攻日期为2012年12月21日!地球传说中的世界末日。

飞船待命,军队准备达成,戴维斯在21日子时发起了第一轮对地球的进攻。

当几十艘闪着蓝光的飞船降落在地球上对上海发动攻击时,人类慌了,他们竟在数特别很是钟内拿下了这座豪华城市,人们甚至不知道对手是谁?

戴维斯在小股部队拿下上海后,迅速派兵五十万,分兵五路,前往五大洲,另派三十万兵马,进军八大洋。

他坐在椅子上狞笑:心想赢定了。他哪里知道,在太原的一间地下室,八个青年手叠在一起宣誓:“我们是地球的仆人!我们有责任保卫自己的国界。我们是地球的卫士,我们将保护地球的和平。假使与我们的敌人玉石俱焚!!

我们就是震惊青海的队伍------吉普战队。神鹰飞侠、铁血杀手、蓝海龙王、海木精英、龙子传人、黑暗鬼魄、光明使者。

为了地球的和平,我们毫不迟疑,立刻收拾行装。准备从太原去往银川。这是我们的好友“临风”走前告诉我们的。

他手里有一张怪异的纸。下面记录着青海的终极能量,“七彩阳钻”的激活配方,那是一个传说。

青海终极能量蕴含在一颗钻石里,就是那颗“七彩阳钻”,只须把它激活,它有足以令人转危为安的能力。而这枚珍贵的钻石,却在青海真正的强者青海之王手中。

“没有人相信这个古老的传说,当然,除了”临风”之外。

我们展开那张老套已经发黄的羊皮纸,下面描着各种稀奇古怪的图案。

狂野草原,最狡猾的植物,需要等待鱼的人。

临走前,我们又聚在了一起,讨论这张“藏宝图”嗯,藏宝图,以后我们就这么称呼它了。

我们跃上一辆吉普车,由飞影车王“掌舵”

绝尘而去,我们按照GPS指示向前开,不知道过了多久,我们离开一片突兀森郁的森林,里面灌木丛生,树木高大参天,车子开不进去了,只能到这了。

我们停下车,观察这片森林,森林地处低势,进入森林要下一个坡度大约50度的坡地,两边都是高过10米的岩石,车子想就这么过去不大可能。

铁血杀手下了车,往森林边缘走,试图找到一个可以通过的小径,龙之传人爬上岩石,在高处张望着。

“你们看,看那!”龙的传人高呼起来,“我们看不见。”

“什么?”龙的传人一边从岩石上上去,一边说到。“嗯,一条小径,可以穿过森林,就在那。”

我朝着他指的方向看去,可我并没有看到他所说的那条小径。

“后面被一些灌木所挡住,我想,我们可以用开山斧来开路。”他说着,抽出一把刀来。

蓝海龙王让黑暗鬼魄和光明使者留下看车,便带着其余的的五名队员去找路了。

龙之传人带路,我们一直向前走。然后,我们真的看到了一条被灌木丛堵死的小径,那条“小径”切实小,据我目测,吉普车差不多可以开进去,越往里,路就要稍窄些。

蓝海龙王看了下路,像首领一样的口气问飞影车王能不能开进去。

飞影车王觉着条件太严格了,他吐吐舌头,“大概。。。。。。,行吧。”

蓝海龙王点了点头,再一看,队友们都已经动手了,也跟着埋头苦干起来,就这样,大家从下午一直干到黄昏。

飞影车王一边挥刀砍灌木,一边留心观察这条路,这条路比较湿润,像是刚下过雨,坑坑洼洼。

“弯道又多又窄,”龙的传人好像知道他在想什么,低声补充道。

飞鹰车王颤了一下,“我没把握,。。。。。。”

“那也得开,我们队伍就你会开车”蓝海龙王大声重申。

迷案风云

路终于开好了。

“快回去吧!不知道铁血杀手回来没有,”蓝海龙王的心咯噔的跳了一下。她喃喃道:“我有一种很不好的感触。”

还好,他们两人还在车里,黑暗鬼魄已经躺在车座上睡着了,光明使者探出头来,瞧了瞧我们。

“铁血杀手呢?奈何没见到他?”

“什么?我没见过他来我这啊!”

“不在你们哪么?

“他是来找过我们,我们告诉他,你们开路去了,让他等着,他偏不,我们犟不过他,只好让他去了。”光明使者解释道。

蓝海龙王的心一下子悬起来了,“快去找他!”蓝海龙王指挥他们。“光明使者,你还是看车,如果他回来了,千万留住他。”说完和我们一起向东边奔去。

路越来越难走,我们看看天色,马上就要天黑了,晚上可能会下雨。我们必须马上回到车里。

天突然沉了上去,然后传来一阵雷声,雨水啪啪地落上去,我们掀开手电筒,一脚低一脚高,相互搀扶着向前走。

当我第6次看见那条红带子的时候,我绝望了,一道闪电从天空划过,我突然指着一块石头大叫:“血!血!”

蓝海龙王的手电筒冲我指的方向看过去,

那块石头边有个带血的脚印。“是向外走的,按鞋印的大小判断,必定是成人!”我说。蓝海龙王摇了摇头,她说:“难道小孩就不能穿小孩儿的鞋冒充吗?”我的手电筒向远处照去,“一共有6个脚印,都掺着血,两个脚印之间间隔是半米,脚印向内涵伸的很自然,一点也不像孩子能走出来的。”

我刚想进去一探究竟,蓝海龙王突然说:“如果有出来的脚印,那为什么没有进去的脚印呢?”

我停住脚步:“或许这只能说明一点,这个人是在下雨前进去的。在出来时下了雨,才会留下脚印,快走!他必定出事了。”我冲着那条路指了一下,拉起蓝海龙王,飞一般跑了进去。

路不窄,但是被石头挡住了出路,转个弯,拐进一条一米宽的小径,通往一片被树木环绕着的草坪,那草坪不大,只有10平方左右,我们突然有个感触,这个草坪像有人工制造的痕迹!!!

我们特别很是紧张,四处张望,猎奇心不允许我们就这么回去。

草坪是谁开采的?

他想干什么?

铁血杀手呢?

“看那!”我说。蓝海龙王顺着我手指的方向看去。那是一个人,好象眩晕了。

“铁血杀手!”我们同时脱口而出。我们跑过去,一个抬头,一个拉手,把他拖起来,从他的面色看,并无大碍,被我们抬到树边被凉风一吹,才缓缓地睁开眼睛,眼神却还处于迷茫形态之中。

“我奈何了?你们奈何来了?

蓝海龙王没有回复他的问题,反而问他:“你奈何回昏倒的?”

铁血杀手抖抖身上的泥,站了起来。“我只知道,我发现了这条小径后就走进去,然后就到了这里。”他踏踏脚下这片草坪。“然后一个黑衣人突然从草丛中窜了出来,速度相当的快,然后抓住我的肩膀,我挣扎,可是那人臂力雄厚,他又用一块手帕捂住我的鼻子,我感触麻麻的就昏了……。“麻醉药!”我们打断铁血杀手的话。

“然后奈何样了?”蓝海龙王问

“然后,我就都不知道了。”

雨点石子般打在我们身上,可却没有一个人察觉。

森林之遇

我们回到那片车停着的草地已经凌晨一点了。草地上也不知什么时候支起了三个新的备用帐篷。帐篷边站着一个撑着伞的人。

“是黑暗鬼魄!”蓝海龙王一眼就认出来了。

“快睡吧,我值班。”她指指那个帐篷。我们正有困意,倒下就睡了。

睡得正沉,突然被人叫醒,模模糊糊睁开眼,看见蓝海龙王站在我眼前。“快起来吧,都快七点了。”接着她进来了。我打了个哈欠爬起来,看看表,才六点四十,我走出帐篷,天已经亮了,大家陆续从各自的帐篷里走了出来。

蓝海龙王拎着一筐蘑菇,在临时搭着的烧烤架上烤起来。边烤着,她一边说起昨晚发生的事,大家听的毛骨悚然。

她从包里抽出奇案本在下面记录到:

线索:

黑衣人,新开的草地,带血的脚印,麻醉药。

危险等级: 四级

总结

这个人是故意的,来历不明,目的不明,他对铁血杀手使用的是麻醉药,而且在接上去的时间内,却没有杀他或损害他,他应该是试探性行为,这个人比较危险。

“过来,过来,你们过来。”蓝海龙王轻声说。

几个青年人多口杂的讨论着。

蓝海龙王持笔在本子上写下:“经团队讨论,队长职务由蓝海龙王担当。”然后,,她盖上印章,章上刻着“吉普战队”四个大字。

我看了看表,低声告诉队长时间。她起身“时间不早了,大家开始行动吧!”说着,拉开车门,钻了进去。

飞影车王驾驶着吉普车一路扬烟,又是一个漂亮的漂移,我们差点没从座位上跌上去,最后一个急刹车,停在那个狭窄的小路前。

“海木精英强忍昏眩,走上前去拍拍飞影车王:“你小子行呀!整我们是不?看下了车,我奈何教训你!”他扬扬拳头。

突然,他一阵难熬,跳下车,前一天的晚饭全给吐了出来。

车里传来一阵大笑声,飞影车王捂着嘴从里面走出来,跳下车。“你还整我?看我下次不晕死你!”

他扭过头,看见蓝海龙王正盯着那条狭窄的路,表情特别很是严肃,她的旁边站着收视返听看着一块石头的我。

“就算再难,也不用这么顾忌吧。”飞影车王问。

“不,你看这。”旁边传来我的声音。”我指着地面。

“植物的脚印吗!有必要夸张吗?”

“不,再看,不只是植物而已。”我再次强调,你学过两年的生物,再看不出来,你就白学了。”

“是,…….”

没等他们说完,蓝海龙王冷冷的打断他的话“老虎。”

“成年公虎”我补充到。

飞影车王点点头,“快走吧!越快越好!”

飞影车王跨上车,随后,听到一声虎啸。

车子摇摇晃晃地开进小径里,车速很慢,后来,路越来越宽,车速也逐渐加快。那老虎的咆哮声才渐渐远去。

吉普车迅速的在路上奔驰着,眼看就要出太原的边境了,出了边境,就离太原不远了。

龙的传人突然往窗外一指;“快停车!”

车放慢了速度,驶到了路边停上去了。

“看那里!”龙的传人示意大家看。

蓝海龙王顺着他指的方神驰窗外看。

独立作战

几个穿着同样黑色制服的人搬着一些杂七杂八的东西来了,不一会,一座三角形类似金字塔的铁质拦网出现了。看着

中国适合探险的地方
中国适合探险的地方

“他们是要堵路。”龙的传人说。

“过去的可能简直没有!”海木精英说:“他们会一直守在那”

“三角形是最结实的形状”我推推眼镜从车上跳上去。“简单是简单,你们看,这三角形用一些小件做成,也就三四件吧,只须搞定守卫就行。”

“离那较远,看不清几个守卫。”蓝海龙王说“都怪那片林子,咱们来晚了,只能让人去看看。”

“我去吧!”车里传来黑暗鬼魄的声音。

“快去快回!”蓝海龙王说着,招呼大家下车。

黑暗鬼魄又走了几步,就进了草丛。

蓝海龙王望着她远去的背影“祝你好运!”

不一会儿,她回来了,根据她的描述,我画了一张简易的地形图。

大家围着这张图指指点点,谁也拿不出一个好办法来。

蓝海龙王急得团团转,大家都知道,必须要进来,再这样等下去,他们会死无葬身之地。

“快过来!我有办法了!”蓝海龙王招呼同伴。“记不记得临风走前留给我们的最后一句话?”她看我,我摇了摇头。“有必要时,可以利用大自然的力量!对吗?”一个声音从我身后传来。

过关斩将

是黑暗鬼魄。

蓝海龙王点点头,“我决议确定火攻。”她说着顿了一下,“铁血杀手,你从小玩弹弓的,一行动,你立马废掉他的探照灯,行动要果断。龙的传人、神鹰飞侠、海木精英、黑暗鬼魄晚上七点半,跟我一起行动!”

话音未落,大家便去收集木材了。

天,渐渐黑了上去。

一个黑呼呼的影子站在树林里。“临风?”

他想到,“这些小毛头还有点来头。”

蓝海龙王悄悄托付了龙的传人和黑暗鬼魄几句。“快去吧!”蓝海龙王叮嘱:“要小心!”几个人背着五担树枝走了。

龙的传人走到关前,央求他们:“大哥,放放关吧,这些树枝要送到银川去呢”几个人正在唾骂,谁把火浇灭了,这正好来了个柴夫,一个高个子男人很不屑地瞧着龙的传人。”把柴留下,你快滚!龙的传人装出很舍不得的样子“这柴我可砍了一个下午呀!”龙的传人又求他,那高个子哪里还客气,嗖的一声拔出了枪,龙的传人还想说什么,蓝海龙王躲在草丛里冲他做了个OK的手势。指指车所在的方向,意思是说“得了,再演就过了。”龙的传人转身就跑,蓝海龙王也嗖的一声钻进树林里不见了。

蓝海龙王此时正庄严的站在空地上,队员们都做好了准备,她正看着表,一脸严肃。“还有三分钟,进入战备形态!”队员们手持木棒,回到指定地点。

我趴在草丛里,一动不动。此时,我忽然想起了邱少云……探照灯突然熄灭了。我一看手表“七点半,行动!”我匍匐前进,10米,8米,6米,4米,近了!更近了!我迅速点火火把同时我看到了队友们,我奋力把火把抛向木材堆,火把旋转着,在漆黑的夜空划过一条炫丽的弧线。我一个翻腾进到了草丛中,走了,散落一地的木材,顿时火光冲天。我回来了,“好了,队员都到齐了。”龙的传人向蓝海龙王申报。蓝海龙王突然一拍脑袋,“这火奈何灭了?”这一句话把队员们从告成的遐想中拉回来了。这样下去,我们也会被活活烧死的。那个黑影叹了口气“不成熟就是不成熟,不考虑后果的。”他拍拍手,指向天空,“阴云密布!”话音刚落,天阴了,一滴雨水打在地上,“啪!”

这边,队员们正在欢呼,下雨了,下雨了!

雨从小雨到中雨直到暴雨。

第二天早上,雨,停了,火熄了。我们有上路了。

几个青年围在车上,讨论那张配方。“等鱼的是美食家吧”?“不!是厨师”。“不,是渔夫。”我们人多口杂的议论着。“渔夫并不会等待鱼呀?”不知什么时候,蓝海龙王也凑了进来。

这时,平居默默无言的光明使者突然说:“是垂钓者。”语气特别很是平静。没有一点激动。大家不测的回过头来,就连正在开车的飞影车王都情不自禁的回过头来,惊讶的看着他。

“开你的车,飞影车王,就不怕撞到电线杆上。”蓝海龙王呵斥道。

我拍拍蓝海龙王和龙的传人的肩膀,“别看了,和人家比脑筋急转弯,咱们还没门。”

光明使者从大家的表情里已经看出了答案的正确与否,他兴奋极了了,“第二个可能是狐狸”

“可狐狸和垂钓者有什么关联呢?”龙的传人不知所云的问。

大家一时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叹了口气,各干各的去了,就连光明使者也起身走了,只有蓝海龙王还站在原地,任凭车子摇晃,楞是

一动不动。

黑影轮回

车子停了上去。

“我们在这休息吧,那有个旅馆。”飞影车王指一指不远处的一处山丘,那房子上挂着一个大大的牌子。“祥瑞旅馆”。

“不行!”是海木精英,大家纷纷看他。现在是国民危难之时,奈何可以停下,我们应该日夜奔赴银川,我们就是由于拖拖拉拉,才出不了关的。”

“可现在是夜间,路难走,夜路就更难走!”飞影车王不服气了。他辩论道:“连命都每了,谈什么救民于水火。

“你!胆小鬼!懦夫!”海木精英恨不得上去给他一拳。大家连忙拦住他。

“飞影车王,开车!”蓝海龙王的声音突然传来。“我们走。”

飞影车王把车钥匙一甩,扔在地上,径直下了车,生闷气去了 。

“你给我回来!”蓝海龙王也下了车,却不见了飞影车王。

夜幕中的黑影锁紧了眉头:“他们不像我想象中的那么团结。”

“什么声音?”蓝海龙王向黑影的方向看过去。

可是那黑影没有一丝紧张。夜幕,月明山幽,群星闪烁。月色与叶影交相辉映。照着那人的衣角,晚风呼呼响着,挺立在树影里的人,显得那样楚楚怡人,有王者风范。

“谁?”蓝海龙王跃过去,队员们知道又有事了。从车里走出来,龙的传人似乎对阶梯很不耐烦,间接一个筋斗从车窗上翻了上去。

黑影不屑一顾的笑了一声:“不自量力”,转眼间就不见了。蓝海龙王扑了个空,一下子愣住了。他是那么快,肉眼捕捉不到任何线索,周围的树叶并没有因他的离开产生一丝动静,还是那么悄无声息。

队员们陆续从车里出来了,铁血杀手端详了一下周围:“发生什么事了吗?”

蓝海龙王的额头上布满了密密的汗珠,拳头握的更紧了。她仰望夜空,嘴里哆嗦着:“世上怎有这样的人,太可怕了……太可怕了……”唇色青紫,精神恍惚。

“到底是奈何回事?”铁血杀手问。蓝海龙王惊呼:“快去找飞影车王,他很危险!”

“你为什么这么说?”我问她。

“太可怕了,太可怕了!”蓝海龙王摇了摇头,重复这句话。

“谁太可怕了?飞影车王么?”海木精英拍拍她。“喂!你奈何了?”

夜半奇人

飞影车王独自一人在森林中漫步,林子里阴森森的,显出几分寂寞和怪异。飞影车王走着走着,忽然看见一个蒙面之人。飞影车王扫了他一眼,纤细的手,身材并不特别很是高大,身着一件黑色风衣,并不像个习武之人。

“喂!你是什么人?快让路,我心情不好着呢!”飞影车王叫道。

不想那人一动不动,根本不予理会。

飞影车王又叫:“喂!……”话还未说完,那人接过话:“好不懂礼貌的小孩,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声音不怒自威。大地为之发抖,山河闻其变色。

飞影车王眉头一动,冲上前去,“砰!”地就是一拳,那少年只是看看天空,就当什么也没发生。

飞影车王那一拳如同打在铁上,声音清脆。那少年轻轻拂手,飞影车王顿时觉得一阵睡意袭来,一歪头,便沉沉睡去。

“飞影车王,你在哪?”“飞影车王,快回来呀!”森林里传来一阵阵队友们的呼喊声。

提着电筒,却仍感触到森林的寂静。“光明使者,找到没有?”我正拎着手电筒,给他打电话。“没有!”我又打给黑暗鬼魄,还是没有一点飞影车王的消息。我视而不见的四处张望,突然绊倒什么东西下面,严严实实的摔了一跤。手电筒被甩进来,抛进草丛。

我的眼前一亮,在草丛后面有个人,我从地上爬起来,拾起手机,就给队长蓝海龙王打电话:“队长,人找到了。!我连手电筒也顾不得捡,吧龙的传人,海木精英全叫了过来,一前一后把他扛了回去。

那个黑影拾起手电筒,消失咋夜幕中。

大家围着飞影车王周围,他仍打着呼,没有半点要醒的意思。“他会不会就一睡就不醒了?“乌鸦嘴!”蓝海龙王外观上这么说,其实心里也有这种可怕的想法。“奈何办?”

“不能再拖了!”我掀开车门上了车,坐在主驾驶位置上,“我好歹也是个机械专业毕业的,汽车知道的比你多,把飞影车王抬上来!”

黑暗鬼魄:“可…..,这样不大好吧!”

“要不,你来?”我起身。

“别,还是你来!”

我缓缓端详着车上的仪器,“轰!汽车飞驰着上了马路,森林在我们耳后步步后退,一个小村庄在山的映衬下出现在眼前,我扫了一眼GPS.”过了这村,我们就出境了!”

那黑影看着我们远去的背影,又看看手中的手电筒,耸了耸肩。

“来,来,大家来吃早饭了!”我朝队友挥了挥手。

初遇智者

我们又上路了,“咳咳,狂野草原?没听过!”

路遇上一个道士,我停下问路,那道士念道:“百米之余三通道,路遇一人石出头,白盔银甲青龙钓,青山碧水鱼上钩。”便消失了。

“什么意思?”他们问。我回味了一下诗句,大概明白了什么。“我知道了!”我低头沉思。

车子开上了路。

“你们看!他动了”在一阵呼喊中,飞影车王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

“告诉我!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飞影车王简单的描述了一遍,蓝海龙王皱皱眉记下了。

到了一条三岔路口,我想都没想就往右开,引起队友们的质疑,我不理他们人多口杂的议论,还是坚定的开向右方,突然,眼前一亮,车驶进了一片辽阔无垠的原野之中。

极目远眺,四周全是丝绒般的碧绿草原,草长及腰间,再现了“风吹草低见牛羊”的宏伟地步。蓝天映着绿草,嗯,还别有一番趣味。东升的朝阳挥洒着活力的阳光,让人触景生情。

“哎!你奈何知道走左边的?”龙的传人问。

“这还不简单?”我解释。“百米之余三道通,也就是说,在百米之外有三条路。”

“这我懂!”

“石出头是右,当然走左边。”

“别说了,我明白了!”

黑影站在灌木丛里转头对后边一个人说:“这些小毛孩不简单,去,查查他们的黑幕,卫青”

那个被称为卫青的人允诺一声,飘可是去,不一会就回来了。

“果真有点来头,看那个,就是那个女人叫蓝海龙王,被他们推为队长,在武学世家诞生,从小习武,还有那个叫神鹰飞侠的……。

那黑影说:“他们出发了,我们准备吧!说完便不见了踪影。卫青抱怨一句“又不等我!”也不见了。

“应该就是他了!”我指着湖边一名垂钓者。“白盔银甲”没错!大家走过去。蓝海龙王在心里嘀咕,这个人奇怪,钓鱼还穿盔甲。

“请问,老师!您是否能看得懂这图?”

蓝海龙王从包里取出一卷羊皮纸。

那钓鱼人头也不抬,一言不发,左手伸进腰带,抽出另一卷羊皮纸,用力一甩。

蓝海龙王接过一看,又瞧瞧自己那卷,尝试性的把他们合在一起,那纸发出万丈光芒,合拢在一起了。

“太奇了!蓝海龙王抚摸那合起来的裂纹,开始看这纸上的内容。

“怎样才能找到他们?”蓝海龙王焦急的问道。

“那可就说来话长了!”那垂钓青年抬起头来,收好了钓鱼工具。提着一桶活蹦乱跳的大鱼。“这件事就回我家咱从长计议吧!”他一挥手,工具和和统统消失了。看得我们目瞪口呆。他径直向车走去,飞鹰车王突然想起什么,“车钥匙在这呢!”说着跑了过去。队员们这才反应过来,跟了上去。

车子的发动机发出铿锵有力的声音,这辆车在没有钥匙的情况下愣是被启动了。车子转了个弯,停在我们身边。

“上车!”

“我们跳上车,大家的目光都聚集在这位青年身上。打一上车起,蓝海龙王的眼睛就没离开过他。

车子一路奔驰,开出草原,跃上小路,少年一踩油门,车子就如战马脱缰,绝尘而去。

“以后,你们就陈虎我为智者吧!’

“好骄傲的年轻人!“蓝海龙王心里这么想,嘴上却允诺了。

前方出现一块巨石,大家本以为智者会刹车,可是,他却反而加大了油门。

“快停车呀!飞影车王焦急的提醒他。

智者很平静的回复:“没这个必要。”

到了巨石前了!10米、5米、2米。

“智者!”

“他肆意的一踩,车子扬了起来,借助车轮的惯性,车子飞过巨石,落了上去。智者一个漂亮的急转弯,拐进了另一条大道。

蓝海龙王凝神的望着这个青年,“他是谁?他想干什么?他要把我们带到哪里去?无数个疑问笼罩在她的心头。

我终于忍不住了:“我们这是去哪?”

“我家”

“还有多远?”我追问

“快到了”

拐过一条条山岗,越过一条条小河,飞驰

过一片片草地。

一座雄伟宏伟的建筑物出现在眼前。

我们从车上上去,智者也上去了,步伐很轻盈。

他扔给卫青一个东西:“车交给你了!”

“是!”

智者交给我一串钥匙,去,跟着那个人看看房间,

他把我们领上房间。“你们先在这安顿上去。”

蓝海龙王接过钥匙组织大家安排了房间。

一共六间屋

我和蓝海龙王一间。龙的传人和铁血杀手一间。剩下的独自一间,海木精英、黑暗鬼魄、

光明使者、飞影车王都有自己独立的房间。

少年奇功

智者走进会议室。

“卫青!”

“到!”

智者做了个小声的手势。“这里只有两个人,“你和我,没必要“他说。“你去把高层领导都叫来,由你主持开个会,然后告诉士兵,我有三点要求:“一、不能让他们知道我们的身份。二、不能让他们走出这个大门,除了我同意。三、要尽量满足他们,明白了么?”

“明白!卫青答道。

“小声点!“智者强调,

“嘿嘿,民俗了”很快,卫青就消失了

智者走进来对传令兵说:“去把那几个孩子叫上去,我有事要谈!”

传令兵得令而去。

十多分钟后,我们陆续从楼上上去。智者已经在楼上等我们了。

“走,去草地!”

在草地上。

“你们的目标就是保护地球,可是就凭你们的本事,还不行!”智者说。“以后你们每天来这里集合,时间是七点半,集中训练吧!”

“既然你那么有能耐,我们比一比?打一场奈何样?”

旁边的卫青耐人寻味的摇摇头,那眼神,那意思,不知是无奈还是不屑,还是顾忌。

不知是什么由来,智者么有拒绝,他一拱手“请吧!”

“去哪里?”蓝海龙王问

“练武场”

几个人推推搡搡的离开了练武场,卫青悄悄的端详智者的脸色,智者还是微笑着,并没有由于我们的调皮和不懂礼貌感到不解和介意。

蓝海龙王一踏上软垫,便觉得软绵绵,摇摇晃晃的,很不适应,不过他很快稳住了脚跟,摆开了架势。

智者轻轻地站在软垫上,“让你三招”

蓝海龙王“呀”的一声,冲了过来,双手合十,狠狠的劈了下去。

“智者刹时不见了,蓝海龙王回头一看,智者远远的看着她,面带微笑。

智者刹时不见了,蓝海龙王回头一看,智者远远的看着她,面带微笑。

蓝海龙王又冲了过去,直拳加上勾拳,智者一躲两躲便躲过去了。

蓝海龙王使出全身的力气,“嗨!”劈了过去。智者横手一档,手脚虽小,却力有千钧。

蓝海龙王一下子飞出老远,重重的摔了上去,又被再次弹起,落在软垫上,她从地上爬起来想:“若不是有软垫,非粉身碎骨不可。

智者走了。

蓝海龙王感到耻辱,前所未有的耻辱,她从小长这么大,从来没有像这样惨败过。

她也顾不上掸掉身上的灰尘,立马追了上去“智……者……”她推开门:“你给我回来!”

智者头也不回,仍旧大步向前。

她冲了上去,又是一拳。

智者轻展猿腰,躲了过去。

蓝海龙王后退几步,双腿一蹬又跃了过去,智者双手一合,一道闪光冲向长空“寒冰似剑”

几根直径大约两米的冰柱凭空落了上去,只听“砰……砰…….!几声。几根巨大的冰柱围成

冰墙,将蓝海龙王困在其中。

里面传来蓝海龙王敲打冰柱的声音和含糊不清的呼救声。

“卫青,交给你了!”智者消失在云雾中。

卫青望着那冰柱:“为什么你留下烂摊子,总交给我收拾?”

不过抱怨归抱怨,命令还得执行,他转转佩剑,“龙神劈”一道火光随剑而来,周围被烤的炽热炽热的,一剑下去,冰缓缓化了,蓝海龙王恨狼狈的站起来,浑身是水,简直就是一只落汤鸡,很尴尬的站在那里。

“卫青上下打量了她一眼,“回去换件衣服吧,看你的样子。”

有惊无险

说着转向我们,卫青说“如果愿意的话,跟着我去练武场再转一圈奈何样?”

蓝海龙王一扭头走了。

我叹了口气,看大家都走了,才跟上。

我们到了一个长方形大型操场上,“奈何不去那儿了!”飞影车王指指那片铺满软垫的区域。

“那是初阶学生的对擂区,这是练武区。这不是一般人敢进来的地方,要是有胆量就准备迎接挑战,要是没胆量,就进来吧!”

我们仍然没懂得“挑战”究竟是奈何回事,但是不知出于什么由来,龙的传人,海木精英,铁血杀手,光明使者,飞影车王都点了头。

我和黑暗鬼魄对视一眼,交换了一下意见,我们悄悄的退了进来,在一旁的长椅上,默默的关注着他们,

卫青对工作人员说了些射门,工作人员点头,拿出一个遥控器按了一下,也走了。

一阵怪风刮来,卫青猛一扭头,把一根针状物吐在地上,“小心暗器”

又是嗖的一声,卫青一伸手抓到一根锋利的针,约有三厘米。

“保持紧……,”卫青还没有说完,突然向海木精英叫道:“快闪!”

可是,来不及了。

一根针插进了他的右手臂,固然没有伤筋也没有动骨,但是痛的撕心裂肺,他咬着牙,一位工作人员按了一下遥控器,把海木精英接了进来,在休息区休息去了。

事实证明我和黑暗鬼魄的选择是正确的。大家想也没想都跑了出来,或者说是逃了出来,“快送他疗养”

这件事卫青织染脱不了干系,“我会治!”他从练武场里面出来。

他说:“小子,有种就给我忍着点!”他甩甩手,握住那根针,一看海木精英,他大口大口的吸着冷气,特别很是痛苦的样子。

他轻轻的一拔,针拔出来了,在灯光的照耀下闪着亮晶晶的锋芒,针头上还遗留着血迹。

智者在第一时间赶到了,卫青低下了头,“对不起!老师,”“现在不是批评你的时候,救人要紧!”智者走了过来,为海木精英上了药,并用棉布包扎。“一会你到草地等我”智者说“卫青!你跟我过来!卫青跟着智者出了门。

智者冷冷的说了一句“你一个小时后来我的办公室,先自己好好检查下”

不一会儿,我们离开了草地,智者已经在那儿等我们了。

智者一扬手,在他的掌心立即聚集起一股气流,他一下子打在海木精英的右手上,智者说:“拆开看看!”棉布缓缓拆开了,除了布上的一点血迹和一个针眼大小的痕迹,什么也没留下。

海木精英试着活动了下胳膊,特别很是的灵活,和以前没有什么两样。

“明天来训练,都休息去吧!”智者随风而去。

在智者的办公室,智者质问卫青:“你奈何回事?你不知道他们的武功等级么?”

“我……知道”卫青回复道。

“那还带他们去那种地方,”智者表情严肃,“你该当何罪”

“卫青领罚”他答道。

智者笑笑:“罚?罚什么?还好….”话未说完,他消失了。

卫青说:“奈何又这样?”

蓝海龙王仰望着窗外的星空,“这个人不简单。”我知道她在说智者“是不简单”我说“还有他旁边的那个卫青”“你认为我们跟他对么?”“现在下结论早了些。”“我累了!睡吧!”“不了!”蓝海龙王掏出奇案本,在下面记录道。

分析智者

线索

富饶武功等级特别很是高会魔法

危险等级

2级

能力评价

有很大的力量,绝对有能力保护地球,行踪诡异,脾气古怪。

训练了

第二天,她被我叫醒。

六点了。

“不知道他们醒了没?”蓝海龙王穿上外衣。

我整理衣扣,叠好被子,钻进浴室里。

蓝海龙王早已洗漱达成,去找黑暗鬼魄了

一番折腾以后,我们懒洋洋的去草地集合,智者一看我们那懒懒散散的派头,不由得以皱眉头,“今天都不错,大家都准时来了,不过拿出你们的精神来,年轻人!”

“你们行将承担起保卫地球的重担,来!我现在安排你们的工作”他拍拍手,卫青递来一叠原料,“这是你们从小到大一切有关的原料包括父母的和家里的一切关系,昨晚,我看过了,神鹰飞侠你是学机械制造及主动化的毕业生对吧,你以后更适合学这个,担当队里的机械师,飞影车王,你固然学的是生物技术,但你更适合开车,以后你担任司机。”智者说。

“你们来打枪,我看看再说。”智者说着让卫青给他们上枪。我们都拿到了一把步枪,我们“咔啦”一声上了子弹。“砰砰”几声智者上前查看,“黑暗鬼魄,枪法等级中上,侦查员;铁血杀手,枪法中下,龙的传人,中上,你们是冲锋枪,光明使者,中级,后防,机关枪。说来说去,蓝海龙王有了疑问,“他奈何知道队名,又是奈何知道队友的名字呢?不过,对于这几点,她并没有提出来。

“蓝海龙王,你的枪法不错,狙击手。

智者看表,已经过了半个小时。

“今天,是我们的第一课,研习关于我们敌人和我们的常识,我,叫武敬。”智者说。“在宇宙之外,有一片比宇宙更辽阔的世界-----青海,在那片领域有亿亿万万,无数个像地球一样拥有生命的星球。其中,在一个星系-----恶狼系里有一个星球名WK4.简称W星球。这就是我们的敌人,详细些,是W星球黑蛇集团。”智者说完又托付卫青几句话,卫青一眨眼不见了。智者从口袋里抽出一张磁盘插进手表,“滋”的一声一道光射过,我们心里都明白,这是高科技全息图。“这就是敌军的领导人。”

我们看见了一位英俊潇洒的青年,屏幕下方逐渐打出字来。

戴维斯,黑蛇最高领导人,29岁。

武功等级,367GN,HN蓝晶级。

智者关了屏幕。

“下面有许多你们不懂得只是,GN是光明能量,HN为黑暗能量,这两种能量间是有必定关系的。

智者的手表又亮了,光屏上显示

GN=光能4HN=1GN

HN=黑能

“现在先容我们的情况,在智者山庄里有两万精兵。(黑蛇有数千万大军)就算他只有一千万,按我们的兵力也只是1比500.

智者收起磁盘

突然,感触到我被一阵暗影..,不由得一阵紧张,抬头一看。

居然……..

初度对决

居然是一架直升机,智者冲直升机打打招呼。

直升机缓缓地降落在智者旁边。

“上来!”卫青对我们喊到。

机上我竟然未发现任何救生设备。

随着机翼旋转的巨大声响,飞机离开地面向蔚蓝的天空驶去。

“我们将从空中俯视智者山庄,请仔细观察。”

地面越来越小。“现在,我们在智者山庄的正中间,我们下面是练武场。东偏南10度200米是兵营。兵营南边是一片草坪。练武场东边100米是发电厂。西边100米仓库。北边50米是大厅。入口在北边500米。”智者想了想“你们回去准备,午饭我会让人送过去。下午一点半集合,我带你们去敌军基地探险。

我们兴奋异常,尤其是那些男生,笑的合不拢嘴。

“好了,别高兴了。”智者看一眼脚下的土地,我们正处于50米的高空。“抓紧我”智者刹时消失,我们由于被拉着手,被拉了一下,也消失了。

我睁开眼睛,此时,我已经稳稳当当地站在地面上了,多么奇怪的感触,回忆起来那一刻,有种时空逆转的奇妙感触,轻飘飘地,也说不出是什么味道。

忽然觉得晕晕的,耳边又响起智者的声音:“这是一种名为刹时转移的速度技能,能在刹时内将物体移到某地。不过技能等级为15级。”

在宿舍里。我和蓝海龙王绘制着一张地图,

“这只是一张简易草图,只标注了一些紧要地点,想要了解这个古怪的地方,我们就需要更加详细的地图。”蓝海龙王对我说。

我奈何听奈何像都要交给我的口气。

门铃响了。

“大概是有人把午饭送来了。”

门外站着卫青。

我接过两份午餐,递给蓝海龙王一份。

“不错,午餐挺厚实”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着,阳光逐渐暖和,太阳似乎被寒气冷的缩进了云层里。

我披上外套,去草地集合。

海木精英兴致勃勃的谈论着什么,我发现,他们肩膀上多了一把新枪,智者给了我一把步枪,我发现只有蓝海龙王除了背着主动步枪外,腰上还多了把特别的手枪。

智者简单的对我们进行培训后,带上我们刹时转移不见了。

黑蛇基地门口站着两名持枪队员。

蓝海龙王拿出相机,关了闪光灯,拍下了黑蛇基地门口的情形。

智者从腰间抽出飞刀,突然听见一声大喝。

我们蹲在附近的草坪上,一动不动,大气都不敢喘一口。

智者很稳重地站了起来,回过头。

同时,蓝海龙王按下了录像按钮。

是一个黑蛇小队约20人,领头的那个拿着枪对着他,“把武器放下!”

智者不动声色的抽出枪,放在地上。“对付你们,不需要枪。”

“你,你别太自负。小……小心老子打死你”

蓝海龙王认为,在气势上,智者已经压倒他们。

那领头的一哆嗦,“砰”地开了枪。

那子弹打在智者的脑门上,竟然被弹了下去。

智者很不屑,“我的敌人,很少有知道我长啥样的恩,知道为什么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