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黑白世界 

恋爱 时间:2017-12-22 浏览:
黑白的世界 作者:徐原 GPS滚落山涧天灵兽出现 “呼——”一阵风划过了这个世界,少年瑞轩睁开了眼睛,问道:“这是哪里?”回答他的是一片无声的黑白,这是一个没有光彩的黑白世界。 他呆坐了一会儿,起源清理思绪:他是从一个迢遥的场合跋山涉水而来探险的

黑白的世界

作者:徐原

GPS滚落山涧天灵兽出现

“呼——”一阵风划过了这个世界,少年瑞轩睁开了眼睛,问道:“这是哪里?”回答他的是一片无声的黑白,这是一个没有光彩的黑白世界。

他呆坐了一会儿,起源清理思绪:他是从一个迢遥的场合跋山涉水而来探险的。不知怎么地,到了这里。这儿真是个寂寞的世界。

瑞轩胆小如鼠地站了起来,环顾四周,有山、有树、有水,但这一切非黑即白,非灰即墨,就像一幅水墨画,壮美的水墨画。

这儿收场是哪里呀?瑞轩心焦了。他掀开随身的包裹,起源翻找他的GPS定位仪。好不容易找到它了,可仪器的屏幕显示没有卫星信号,无法工作,明摆着这里地处偏远,荒无人烟。

“真倒霉!”瑞轩气呼呼地把定位仪往地上一放。这下可好,定位仪咕噜噜滚下山坡,只差几步就会滚入水中,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周围灌木丛里窜出了一只小兽,它企图让仪器停下。“三步!两步!一步!!”真乃步步惊心啊。所幸,定位仪在离水面最后一步时停下了,瑞轩忙不及地跑上前去,拾起仪器,松了一口气。旁边那只小兽看到他的窘态,强忍住不笑出声来。

“哎呀,’哥破斯’(GPS的昵称),你刚差点儿吓死我,你要好好感谢人家呢!”说这话时,瑞轩正小心性把GPS用布裹好,放进包里。

“扑哧—啊哈哈!”这时,小兽再也忍不住,大笑起来:“哈,你还挺有幽默感的嘛。嘻嘻!”

“这个……”瑞轩无语,他突然想到了至关重要的一点:“你是谁?”

小兽“叽”地一笑,道:“不告诉你,我们天灵兽……”当它意识到说漏嘴时,为时已晚。

天灵兽不美乐趣地笑笑说:“我是天灵兽,现在我带你去见我们的族长吧。”

瑞轩心里一阵激动,他想:“他们的族长少说也有几十岁了吧。那它该当知道这里为什么只有黑白两色吧。”

遇见族长如此黑白

不一会儿,瑞轩和天灵兽来到了族长的住处。不出所料,族长已是白须拖地,历尽沧桑的脸上写满了岁月的沧桑。

“族长,您贵庚?”瑞轩问道。

“一百一十八啦。”族长回答。

“那您知道这里为什么只有黑白两色吗?”

“嗯……咳咳。那是一百一十二年前的事啦。那时,我才六岁,我度过了六年快乐的童年年华。那时,山是翠的,天是蓝的,一切都是么静谧美好,直到有一天,一个,一个……”族长说到这里,呜咽起来,“一个化工厂在这里开发,天渐渐模糊了,水也混浊了,在五十几年前,我们的世界,就只有黑白两色了,呜,呜呜……”说到这里,族长已是泣不成声了。

此时,所有的天灵兽也都号哭了起来。瑞轩也明白了这个世界黑白的原因。他想:“我一定要帮这个世界复原本色!”

当瑞轩提出这个想法后,天灵兽们的叫好声顿时响彻天空。“大家安静!”族长维持纪律后用手指了指瑞轩,说:“哪位勇士愿意与他一起和人类谈判?”说完,只听呼啦啦一声,几乎所有的天灵兽都举起了双手。“你,你,还有你……“族长和瑞轩选了十名有勇无谋的天灵兽,和其它天灵兽目送十位勇士和瑞轩远去。

这十一名勇士一路上忍饥挨饿,披荆斩棘,迎他日出,送走朝霞,他们走了很久,走到双脚都麻木了,也没有一个说一声“累”,或叫一声“苦”。因为他们知道,同胞们正等着他们复原世界本色,平安归来。

路上,瑞轩不厌其烦地向着从未见过彩色的天灵兽们描画着绚烂的颜色:热烈喜庆的红,给人温暖的橙,闪亮耀眼的黄,生机盎然的绿,静而深沉的蓝,奇妙梦幻的紫……天灵兽们听着瑞轩的描述,遐想着,向往着。

经过四天四夜繁重跋涉,他们看到了一座冒着黑烟的巨大建筑物——化工厂。

捣毁机器发现玄机

“终于到了!”天灵兽们看到这个庞然大物,都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又感叹道:“哇!真大啊!”

瑞轩收场是人,他比较有远虑。他让天灵兽们在草丛边埋伏候命,自己先去打探。他一弯腰从门卫的眼皮底下溜进了大门。工厂内里九曲十八弯,有着种种关卡。凭着瑞轩的机智才智,他顺利地来到了目的地:化工厂机房。经过一番勘察后瑞轩又溜了进来,他朝天灵兽们挥了挥手,它们便在门卫闭目养神的空当挨个溜了进来。这下它们人多势众,除瑞轩带路,其它天灵兽见到工厂人员是“见一个打一个,见两个打一双。”当来到机房时,它们已是群情激昂,高喊口号:“打倒人类,还世界本色!”

天灵兽们对着机房里的设备一阵打砸,机器很快被消灭了,十只天灵兽也累得精疲力竭。瑞轩顿然想到,我们怎么可能这样容易地就毁了核心机器?不对,这里一定有玄机。

说着,一只天灵兽在机器碎片里发现了一个定时炸弹,上面裹着一张纸条,倒计时器正在缓慢地走着,只剩下三分钟了!事不宜迟,瑞轩撕下纸条,与天灵兽们缓慢地离开了场地。它们刚刚跨出大门,只听“轰隆”一声巨响,工厂在爆炸声中毁于一旦。

瑞轩拿出纸条,发现上面绘有一幅仿世界名画“蒙娜丽莎的微笑”的铅笔草稿。瑞轩心想,不管这幅图是什么乐趣,至多我们被骗。这个工厂并非真正的敌军大本营,而是拖延他们急救世界的。

根据纸条上反面的画,瑞轩觉得这幅图别有深意。一位见多识广的天灵兽说:“这可能是一幅地图。”经它提醒,瑞轩从包裹里拿出电脑笔记本,将这幅手稿拍照存了进去。随后,他发现这里竟然有Wifi!他感到奇怪:“为什么Gps无信号,笔记本却可以接收信号?”时间紧迫,瑞轩也管不了那么多了,他用电脑搜到《蒙娜丽莎的微笑》油画原稿图片,用软件将它们重合——惊人的事产生了。

“快看!”随着瑞轩的一声惊叫,众天灵兽们的眼光眼神也立即鸠合到笔记本上。两幅《蒙娜丽莎的微笑》中,有两条线完全重合在一起!这是什么乐趣?是仇人留下的陷坑,是友人提供的线索?还是一个巧合而已?

一位见多识广的天灵兽说:“这可能是一幅地图,曲线的尽头不是有个圈吗?那有可能就是敌军大本营。”瑞轩对着那幅图看了又看,但还是看不出个所以然来。他只得把“重合线”放在一边,向正在看图的一位稍稍年长的天灵兽问道:“你在找出路吧?我用笔记本上的软件定一下位。”说着,他趁着还有wifi,掀开软件,起源定位。可是软件刚刚连上,wifi断了。关掉软件,Wifi又连上了。瑞轩又试了好几次,奇怪的事周而复始,似乎是某些人不想让瑞轩一行找到出路。

瑞轩环顾四周,寂寥无人,只有黑色的树木、杂草在风中摇晃。瑞轩一行看到如此情景,绝望了。

发现出路地图暗语

瑞轩无法可想,只得不停地掀开软件,关掉软件,掀开,再关掉……经他不厌其烦地开关,也不知道是上帝保佑还是掌管互联网的网管一时疏忽,wifi竟然连上了。瑞轩赶快掀开软件,可还没来得及保存,互联网又断了。

“真是功亏一篑啊!”瑞轩无奈,趁着还有些记忆忙说,“第一个字是‘西’?”“不对,不对!”也看到信息的天灵兽七嘴八舌地说:“该当是南吧?”“哦,对,对!”瑞轩想起来了,说:“接下来,还有‘森’‘四’‘树’‘洞’……对吧?”

“该当是的,我记得,还有一个‘图’呢!”一只天灵兽接着说。“‘森’‘四’‘树’‘洞’‘图’?什么?”又一只天灵兽说。“我认为‘森’应指”森林,‘四’则是第四。‘树’和‘洞’该当连起来,至于‘图’——对了,是指地图!”一位大家公认的智者天灵兽大胆地说出了想法。“嗯,嗯。听起来挺有道理的!”瑞轩挑了挑眉毛,豁然开朗。

“难道说,南边的树林……”瑞轩话未说完,大家的眼光眼神便已齐刷刷地向南瞧去。不远处,几棵大树一律地排成一字。“一、二、三、四!”天灵兽们大叫起来“就是它了!”

那是一棵百年老树。遒劲无力的枝干上,叶子多而密,地面上凸起的树根盘根错节,这树十分庄重,让人看后不禁肃然起立。

瑞轩派了一只体型小巧的天灵兽爬入树洞看个究竟,自己和其它天灵兽在树下守候。很快,那只天灵兽爬了进去,嘴里还叼着一张泛黄的羊皮纸。

摊开羊皮纸,发现上面写了一首诗:

看诗首

摘叶莫摘花,掉果勿掉瓜。

树木须十年,上马犹念家。

一世无珍惜,片甲无所依。

假中亦藏奇,叶片犹此意。

诗后面还写着日期: 1998.07.12

诗中潜伏机密初入暗道探险

“摘叶莫摘花,掉果勿掉瓜?什么乐趣啊?”瑞轩一行绞尽脑汁也想不出个所以然。这时,天灵兽中的智者说:“大家先别忙着看诗,你们看它的题目叫《看诗首》。你们不觉得有些怪吗?”智者收场是才智过人,它注意到了没人注意到的细节。“合起来看,这没什么特别,这只是一首叫‘看诗’的一首诗,或者是‘看诗一首’,令人误以为是看了一首诗后的感悟。但分开看——”智者卖了一个关子,“不过机智人也该当明白。“‘看诗首’就是看这首诗每句的第一个字!”瑞轩叫道,“摘掉树上一片假叶!”众人豁然开朗,原来这是首藏头诗。

天灵兽们忙爬上树去寻找那片假叶。不多时,一只天灵兽已找到了那片假叶,它轻轻一扯,树叶飘落,落在地上。瑞轩心想:“或许以后会有用。”于是他拾起那片假叶,胆小如鼠地放入内衣口袋。正当它们准备离去时,只听得“嘎吱”一声轻响,大家的嘴都惊讶得合不拢了。

瑞轩和天灵兽们惊讶地发现,当那片假叶被摘下时,满树的树叶“哗”地一下竟全部落了下来,而那棵老树也轰然倒地,更离奇的是,树下有个地洞。

瑞轩迟疑片刻,决定自己先去探险,为了安全起见,天灵兽们给了瑞轩一条绳子:“你拉着绳子走,回来时不会迷路。如果有危险,你抖一下绳,我们拉你进去。”

瑞轩拿着手电筒,胆小如鼠,一步一个脚印地往前走。走了一会儿,他发现地洞后还有条隧道。

瑞轩返回地面后把情况告知众人。天灵兽们信了他。于是,由瑞轩带路,十位勇士紧随其后,来到了隧道入口。他们走进隧道后不久,麻烦来了,前面出现了一条岔道。

“我们是一起运动,先探其中一条道,再探另一条道?还是兵分两路,分头探路?“一只天灵兽问道。瑞轩也在思考这个问题,他沉吟了一会儿,说:“依我看,两者俱可,皆有利弊。”最终,他们达成一致,一组由瑞轩带领四只天灵兽,另一组由智者和一只年长的天灵兽带领其余四只天灵兽,分头探路。他们还约定,如果一方发现是死路,可以回到原地等第二方。如果岔路中还有岔路,也返回原地。

很不幸,瑞轩一行走的是条死路。他们根据约定,在折柳的岔路口静候另一组回来。

过不多时,另一组六人也到齐了,可它们也是垂头丧气的,一副式微的样子。瑞轩见此情形,不觉纳闷,询问年老的天灵兽:“产生了什么事?你们那条路也是死路?”“没有啊。”他回答道,“可是我们前功尽弃了。”瑞轩心里略知一二:“你们……前面有暗门?”“基本上吧。”长老说:“我们本来要走进来迷宫了,可前面有扇门挡住了出口。怎么办?”瑞轩想了一会儿个,问道:“那扇门的插销是什么样的?”“嗯,”年老的天灵兽沉默了一会儿说,“该当是椭圆形吧。”“椭圆形的钥匙?”瑞轩自说自话,猜测起来。

陷陶醉宫结识昭翎

“怎么会有椭圆形的钥匙呢?”瑞轩沉默了一会儿,向智者问道。“这很难说,”智者面露难色,沉吟了一会儿,回答道,“这八成是仇人布的局。至于钥匙,我想我们该当见过它,只是忘了完结。”说完,智者也思考起来。

大约过了一壶茶的功夫,那只曾爬上古树摘假叶的天灵兽叫道:“瑞轩,钥匙会不会是那片假叶?”

瑞轩一行猛然醒悟,他们赶忙由年长者带路来到暗门前,瑞轩把假叶从内衣口袋里取出,轻轻放入锁孔中,“咔嚓”一声,门开了。但款待他们的不是向往的光明,而是一大片深幽的黑色密林。

迷宫!这是典型的迷宫。包括瑞轩在内,大小天灵兽们是长吁短叹:“哎呀,刚才好不容易摆脱暗门,现在又来一个迷宫,这怎么走呀?”

瑞轩也是一筹莫展。但当他想起了抛弃一时的《蒙娜丽莎的微笑》重合线时,心中一亮,满腹愁云即刻抛之九霄云外。长老看到瑞轩表情的变化,不解地问:“你发现出路了?”“目前没有,但我觉得这事儿一定和‘重合线’有关联。”

“此言甚善。”智者不知何时冒了一句古文。“啊呀,你吓了我一跳。”瑞轩打了一个寒战,又问智者,“你也听了一会儿,你认为此事和重合线有关吗?”

这是,智者换了一副认真的表情说:“这事儿和重合线大有相干。说不定,这条线就是穿越密林的途径。”

瑞轩环顾四周,希望能发现一些与“蒙娜丽莎的微笑”相似的地形,功夫不负有心人,瑞轩问长老:“您看旁边那块巨石像不像蒙娜丽莎的眼睛?”“还别说,真挺像的呢。”长老回答,“重合线该当是蒙娜丽莎的一根头发,就在眼睛附近。反正现在无路可走,不如‘死马当活马医’,试一试。”

说干就干。瑞轩拿起之前下地洞时一直随身带着的一卷麻绳,在迷宫入口处的一棵大树树干上打了一个大结,又使劲儿拉了拉绳子,见它没松,就放心性拿着绳子走了进去。

他们拿着绳子,顺着那条重合线在迷宫里行走,越走越远,最后竟然走出了迷宫,进入了一座宫殿。

如果这个世界依然是五彩斑斓的,这将是一座富丽堂皇的宫殿:墙上翡翠宝玉极尽奢华,光泽璘璘;窗前金箔铜锡分为灿烂,金光闪闪。可在这个黑白世界里,反而成了一座阴森森的古堡。

瑞轩叫几只天灵兽去把绳子取回来,自己带着其余几只天灵兽进入宫殿。进入宫殿后,他们发现内里并灭有想象得那么恐怖,只是几盏孤灯幽幽地泛着白光。

没多久,那几只天灵兽扛着绳子回来了。瑞轩带着众天灵兽进入内殿。

顿然,他们听到一阵女孩的抽泣声:“嘤,嘤嘤……”瑞轩觉得很奇怪:“这里怎么会有人?”他们顺着哭声走近一看,发现一个小女孩独自在帐中哭泣。

小女孩似乎很怕生,听到人声,赶快蜷缩在帐中,停止哭泣,两只大眼睛中透出惊恐的神色。瑞轩想了想,派了一只可爱的小天灵兽去问小女孩:“你好,你是谁?你叫什么名字?你为什么在这里?……”

女孩并没有回答,她只是惊异地看着那只天灵兽,怜爱地抚摸着它问:“你是什么植物呀?好可爱。”说着,女孩破涕为笑。天灵兽见她不哭了,便说:“我叫天灵兽,你能告诉我你是谁?你叫什么名字?”女孩说:“我是昭翎公主。”说到这里,她自豪地舆了理长长的卷发。

这时,瑞轩他们才发现这是个明艳绝伦的小姑娘:年龄约摸十岁,皮肤皓白如雪,黑色的卷发披在腰间,十指纤纤,怎一个美字了得。更绝的是她的双眼犹如一泓秋水,好似两颗明星,真如天仙下凡一般。

女孩在那只天灵兽的带领下,来到了瑞轩的面前。天灵兽介绍说:“这是瑞轩。他是带领我们来复原世界本色的。”女孩本来低着头,当她听到“复原世界本色”这几个字时,不禁喃喃道:“父王也是这样说的。”瑞轩一惊,心想:“难道国王也去急救世界了?”女孩突然对瑞轩说:“瑞轩,父王临走前留给我一颗彩钻,他说,这能帮助复原世界本色。”说着,她摸了摸脖子上挂的宝石项链。

加入瑞轩发现工厂

瑞轩一行惊讶地发现,在非黑即白的世界里,她脖子上的那颗钻石却如故是绚丽多彩,熠熠生辉!女孩,也就是昭翎公主告诉大家,这颗钻石是她们家的祖传之宝,虽经历百年风雨,但依然璀璨。

昭翎人虽小,志气却大。她说,要为父亲完成愿望,更要帮助天灵兽急救世界!瑞轩本来就有接纳昭翎的乐趣,只是怕她自持,不愿出口。当他听见昭翎主动愿意加入他们时,很是打动。

昭翎幼时常在宫殿玩耍,前宫后殿的所有暗门和地道早已一清二楚。由她带路,大家毫不费力地就离开了宫殿。

昭翎深情地回望了宫殿一眼,只是没人发现,她的眼里噙满泪水。

由于他们带了一位小公主,他们不得不加快去工厂的脚步(他们穿越丛林迷宫后,发现顺着重合线走还没到尽头。于是他们继续顺着重合线行走。),几天后,他们根据地形占定这块地就是加工厂的根据地,他们不禁有些下奇怪。

“问题是——这里像有一个加工厂吗?”一只天灵兽道出了大家心里的疑问。真实,这里不仅荒无人烟、寸草不生,而且没有化工厂的浓烟滚滚与人声鼎沸。难道说,工厂不在这里?

这时,顿然传来几声闷响。大家正纳闷难不成开来一辆火车,个个是百思不得其解。瑞轩顿然看到了智者,它竟然面带微笑,轻捻银须!

他赶快询问智者:“您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了?”“八九不离十啦。”

又是一阵噪响。瑞轩不禁把耳朵贴在了地面上,豁然开朗。

昭翎也真是聪颖。她眨了眨明亮的大眼睛,问瑞轩:“下面有个地下加工厂吗?”瑞轩点了颔首:“是呀,你真机智。只是不知如何进去?”昭翎笑着说:“我知道。瑞轩,请你把那块石头搬开,底下自有玄机。”瑞轩依然,搬开石头,发现下面是个洞口。昭翎说的没错,地下或许会有什么伤天害理的东西。

真假昭翎天灵兽被困

瑞轩决定下去看个究竟,可这一想法遭到了大多半天灵兽的反对。只有三只天灵兽愿意一同前往,他们是愿助瑞轩一臂之力的长老和两只好动的小天灵兽。正当他们要去时,一个洪亮的声音响了起来:

黑白世界 

笑笑探险什么意思

“我也去!”说话的正是昭翎公主。瑞轩很惊讶,这样一位弱柳扶风,娇滴滴的小公主也愿意冒险?

瑞轩正准备婉绝,长老看出了他的心思:“让她去吧,不会出事的。”又在昭翎的一再请求下,瑞轩一行五人对七只天灵兽稍作交代,暂别它们。

“石头”下是条幽暗的地道。瑞轩从包中掀开手电筒,拉着昭翎,走下地道看个究竟。

它们走到了尽头,却没有发现工厂。他们在上面听到的声音,只是一个噪音机发进去的!它们被欺骗了!

瑞轩猛然醒悟,这也是个骗局。上面的七只天灵兽,会不会有什么危险?瑞轩正准备带领其余人撤退,更恐怖的事产生了:地道里,竟回响着令人毛骨悚然的奸笑声,而且声音是昭翎收回的!

这时,两只小天灵兽相互抱作一团,瑟瑟发抖。长老强打精神,护住他们。瑞轩心里也是很怕,但他必须问清楚这是怎么一回事。

“你是谁?!”瑞轩大声质问道。“鬼啊!”声音嘻皮笑脸地回答,似乎想吓倒瑞轩。瑞轩见她(他?)不愿以真名示人,懒得理他,但有一点必必要问:“昭翎呢?你把她怎么样了?”回答仍是阴森森的:“她呀,只是一个傀儡。”

“昭翎该当还活着。”瑞轩想。想到这儿,他甩开“昭翎”的手,拉着三只天灵兽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跑出地道,边跑边想:“昭翎姑娘一定是好人,那么难道她被调包了?”

好不容易逃上洞口,又一件事宛如晴天霹雳劈中了他们:七只天灵兽不见了!真是一波未平,又起一波啊。“难道它们被劫持了?”一只天灵兽问。“如果是这样,那么那些凌乱的脚印就是它们匆忙间留下的。”另一只小天灵兽眼尖,发现了几只小脚印。“对比一下你的脚,”瑞轩说,“这样就知道是不是它们留的了。”天灵兽伸出自己的小脚,对比了一下,发现除了大小不同,其他特征无一不符。“这就对了,追!”瑞轩命令到,大家顺着方向追去。

“前面有个岔路口。”一只天灵兽说。“难不成还是兵分两路?”另一只天灵兽接着说。瑞轩也是一筹莫展:“现在人太少,分两路不安全。长老,你有什么主意吗?”长老微笑道:“我们天灵兽会分泌一种特殊气味,只有天灵兽才闻得出。”说完,朝右路一指:“就是这条,追!”

循着气味,越来越浓重。长老推测天灵兽就在附近。瑞轩环顾四周,但是没有发现什么可靠的线索。

瑞轩与三只天灵兽在附近找来找去,还是一无所获。瑞轩心焦了,使劲一跺脚——不跺不要紧,这一跺,使地皮移动了三寸。

瑞轩大吃一惊,生怕出什么事。长老比较冷静,“这会不会是什么机关?”瑞轩俯下身,细细调查:“咦?这是什么?”两只天灵兽也围了过来,一只说:“像只脚印。”说完,把自己的脚轻轻踩入,发现完全吻合!

天灵兽重聚初闻外敌

顿然,地面猛烈地抖动起来,接着地皮产生移动,显现了一个地牢,内里被困的正是他们苦苦寻找的七只天灵兽!

“咦,昭翎呢?”一只天灵兽向瑞轩询问,“她不是和你们一起去地道的吗?”

“唉,说来话长。”瑞轩叹了口气,接着说道:“我们带着昭翎去地道看个究竟,没想到地下根本就没有什么化工厂,我们听到的噪音,只是一个噪音机收回的。昭翎被人冒充了,我们差点被困。”

智者也叹了口气:“我觉得昭翎前几天有些变了,我还怕我多虑,原来果真如此。”

瑞轩惊道:“您竟然发现了!您知道这大概是几天前的事吗?”

智者轻轻对瑞轩说:“这里人多眼杂,走,我们去边上谈。”

“人多眼杂?都是自己人啊?”瑞轩感到奇怪,但又想智者既然这样说,肯定事出有因。难道说,我们这里混入了外敌?

片刻,他俩来到了一片离其它天灵兽较远的场合。瑞轩蹲下,听智者诉说别情。

“你们刚去了地道不久,我们顿然闻到到一股迷香的滋味。大家头昏脑胀,陆续昏厥。

“我是倒数第二个昏厥的,我发现一只天灵兽竟然没有晕。

“我努力睁开双眼,发现那只没晕的天灵兽朝远处点了颔首,一个蒙面人顿然跑来,和它一起把我们装进一个麻袋。之后的事我就不知道了,还有就是醒来发现在这个地牢里。”智者含泪回忆道。

“还有!”智者又说道,“我记得昭翎好像在三四天前被那只天灵兽所叫走过,之后她就变了。”说完,它拉着瑞轩回到了天灵兽中。

“这样啊!”瑞轩明白了。不过,怎样才能找出外敌呢?瑞轩带着一连串问题,躺在草坪上思索着。

夕阳西下,朝霞布满天空。没多久,星星出齐了。月白风清,一月如钩,天灵兽们躺在草地上企盼着夜空。再过了一会后,草坪上已悄然无声。瑞轩也靠在一棵树的树干上浅睡起来。

然而,这里并没有万籁俱静。“哒,哒,哒……”一阵脚步声破坏了这份和谐,也惊醒了瑞轩。他定睛一看,眼前出现了一个蒙面人。这正是智者白天所描述的蒙面人!瑞轩正想冲下去,却发现四肢百骸懒洋洋地没无力气,动弹不得。眼见蒙面人走来,越来越近,越来越近……瑞轩猛地睁开眼睛,松了一口气:哪儿有什么蒙面人,他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被这个梦吓出了一生冷汗。

瑞轩正准备重新入睡,却发现耳边的脚步声挥之不尽。他四处环顾,发现竟然有只天灵兽正在走动。“那是外敌!”这个念头从瑞轩脑中蹦出,但他又觉得光靠直觉还不一定准确,就悄悄跟着那只天灵兽。

那只天灵兽行色匆匆,神情紧张。当它走到远处一片小树林时,停下了脚步。瑞轩躲在附近的一棵树后,发现它正在与一个人交谈着什么。

发现外敌制定计划

“任务完成了吗?”一个阴森森的声音响起。

“通知老大,已完成。”

“是么?不错,有上进。咦嘻嘻!”声音收回了几声令人毛骨悚然的奸笑,又继续说道:“不错,不错。”

“这个给你吧。这样,以后你就不消早晨大老远来向我汇报情况了。”说着,那人递给天灵兽一个纽扣状的小东西。

“这是什么?”天灵兽接过东西,问道。

“无线电接收器。别看它小,不起眼,作用可大着呢。它能定你所在的位置,还能和我对讲。”

“谢老大!”天灵兽接过接收器,千恩万谢。

“我得走了。再不走,他们该发现我了。”瑞轩心想,悄悄溜回了宿营地。这时,天色微明。

“瑞轩,快起来啦!很晚啦!”朦胧中,瑞轩似乎听见了妈妈的声音。他一惊,睁开双眼,发现是虚惊一场,一只圆滑的小天灵兽在与他开了一个玩笑。瑞轩打了个激灵,跳了起来,道歉:“抱歉啊,我起得太晚了。”

“谁让你睡得那么晚呢?”智者朝他眨了眨眼,说道。“难道智者都知道了?”瑞轩极度奇怪。

吃过早饭,瑞轩走到智者旁边,正想问些什么,智者发话了:“你别问了,我什么都已经知道啦。”随即又说:“请去把长老叫过来,好吗?我们得好好谈一下关于外敌的消息。”不多时,长老在瑞轩的带领下来到了智者面前。

智者先简要地把有外敌的消息告诉了长老,把长老愣得是一惊一乍。当听完智者地叙说后,长老甚至连胡子也翘起来了:“有这等事?岂有此理!”等长老平静下来后,瑞轩简要的介绍了一下他的一个对付外敌的计划。三人你一言,我一语,如此这般的制定好了计划。完事后,三人相视一笑,心领神会。

瑞轩在众天灵兽惊讶的眼光眼神下,出其不意攻其无备地抱住了外敌。接着,智者和长老紧随其后,给天灵兽搜身。他们不仅搜出了那个无线电接收器,还搜到了一个别在它心口的小仪器。

外敌先是猛烈地抖动着,可当长老摸到那个仪器时,它渐渐停止了挣扎,不一会儿,就昏厥了。瑞轩先收起了无线电接收器,接着小心性把别在它心口的仪器拿了下来。

众天灵兽们似乎也已经明白了什么,围在了瑞轩身旁:“那是什么?”它们七嘴八舌地问。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那么这个仪器将是掌管那只天灵兽的意志的掌管仪。换句话说,只要把上面的密码改回来,它就能恢复。”说话的是长老。它见多识广,天灵兽们很是信服它。

他们仔细端详起了仪器:手掌大小,分为两块。上面是液晶频幕显示仪,有几个数字在跳动。下面有着0至9十个数字。这倒像只手机,而不是掌管仪。

3972

频幕上四个数字和四个空格忽隐忽现,大家绞尽脑汁,思索起来。

“也许后面那个‘2’并不是密码,而是一个提示。”智者给出了一个关键性的提醒。“不然它为什么在圆框里而不在方框里?”

“我们路上基本没有接触什么数字呀。”长老一脸猜疑。用现在的话来说,它是个典型的“偏文不偏理”。对于数学,它往往一无所知。

(敬佩的读者啊,相信你们该当明白世上大凡机智人至多能干数理化,也就是理科。智者不仅如此,它饱读天灵兽界的诗词书篇,能干天灵兽界的理科难题,不愧于“智者”这种称号。)

没想到,长老随口发的一句抱怨,却是说者无心听者有意,给了智者很大劝导。智者顿然大叫:“羊皮纸上的年月日!”随即演算起来:“×2=!”话音刚落,叫好声绕梁三日。

接下来,不消多说。事不宜迟,瑞轩先是小心性把仪器别在了天灵兽的心口上方,接着挨个输出密码:9、4、2、3。

没想到,输出后竟然毫无动静。怎么回事?智者凑了上来,片刻,笑道:“瑞轩!最后一个是‘4’,而不是‘3’!”说完,用自己毛茸茸的小爪子改了回来。

解除掌管昭翎获救

“我这是在哪里?”大家听到了那只天灵兽的呻吟声,“哎呦,腰酸背痛脖子疼,我这是怎么了?”听到这话时,天灵兽们击掌而庆:“总算复原啦!成功!”

等那只天灵兽彻底清醒时,瑞轩问它:“昭翎呢?”天灵兽一愣,随即懊恼回答:“天哪,我做了什么事?!我把昭翎藏起来了!我疯了?”说完,它立即奔向远处,瑞轩等人赶快跟上。

远处林茂草丰,倒像是个不错的藏身之地。“一,二,三……十六!”天灵兽念叨着,随即叫道:“昭翎在这里!”瑞轩赶快赶来,可不是昭翎么。当天灵兽们咬断绑住她的绳子,取下她口中的麻核时,昭翎已是泪眼朦胧,楚楚可怜。

昭翎抱起了那只她喜欢的小天灵兽,她爱抚着它,它伸出舌头舔去了昭翎身上的尘土,多么感人的重逢啊!

之后,瑞轩,昭翎和天灵兽们稍叙别情,起源寻找工厂入口。

有了活泼可爱的公主昭翎,一路上,大家谈笑风生。一到早晨,昭翎就带着天灵兽们数星星,娓娓动人地讲着十二个星座的故事。

“哎!”昭翎顿然挑了挑眉毛。“怎么啦?”瑞轩问道。昭翎咯咯地笑道:“我们可以捉弄一下这些坏蛋。”瑞轩听罢,把口袋中的无线电接收器递给昭翎:“你要这个?”昭翎点了颔首,向远处已经恢复神智的“外敌”招了招手;“你过来!”

昭翎叮嘱它了一番,天灵兽乐呵呵地答应了。它对接收器说道:“老大!瑞轩一行被我困在了树林里!就是接收器的位置!”说罢,它奋力将接收器朝远处一扔——大家笑得前仰后合。

真相大白父女重逢

当瑞轩一行经过一个很普通的场合时,昭翎的那颗宝石项链顿然大放异彩。联络国王说的话,难道,这里便是,它们经历千辛万苦找寻的——化工厂?!

“这里……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昭翎顿然喃喃地说。说着,她轻轻把自己的项链平铺在地上。

一定是掀开了什么机关。一座宏伟的化工厂冒着黑烟,出现在他们眼前。

(与此同时,那些妄想阻碍瑞轩一行急救世界的坏人们正根据接收器的指示,正在树林里寻找瑞轩他们,却发现空无一人,感到十分奇怪。被昭翎他们耍弄一番,真是恶有恶报!)

瑞轩试探着踏进化工厂,发现内里横七竖八躺着昏倒的技术人员和守卫。“难道有人暗中帮助了我们?”瑞轩很奇怪,随后带领昭翎和天灵兽们也走了工厂。他们深入机房,在那里看见了一只年老的天灵兽!

“父王!”“族长!”这两个不同的称呼却用在了同一只年老而又慈祥的天灵兽上,它也正是天灵兽中的族长,可是它怎么会出现在这个工厂里?这只老天灵兽对瑞轩和天灵兽们说:“你们看到的昏倒的人们都是这里的工作人员。我制服了他们,但也受了伤。你们只要按一下边上那个红色按钮,再把昭翎的项链放入下面的凹槽,就可以彻底消灭工厂了。”说着指了指身边的按钮,倒在了地上。

“父王!父王!你怎么了?!”昭翎跑到他身边心焦地叫道。昭翎的父王像是不放心似的,慢慢睁开眼,慈祥地对昭翎说:“翎儿,记住,咳、咳咳,你要永远幸运,快,快乐啊!”说完,闭上了眼睛,慢慢倒在了昭翎的怀里,永远闭上了眼睛。

“父王!您不能死!”昭翎失声痛哭,随即抱起了族长,哭着对瑞轩说:“父王他被那些有超能力的坏人变成了植物,没,没想到他竟然还能帮助我们!父王!”

“这是怎么一回事?”一只天灵兽吃惊地问道。昭翎呜咽着回答:“在我五岁之前,我和父母生活得很美好,天灵兽们也时时来我们家。但我五岁那年,我的母后被,被那些坏人,杀害了……呜呜……之后的日子,都是父王一个人带着我过的。在,在你们遇见我的几天前,那些坏人又来了。这回他们想伤害我。父王竭尽全力保护我,受了重伤,还被变成了一只小天灵兽。我的天灵兽友人们也想保护我,结果全都被那些坏人无情地杀害了!呜呜……最后坏人们奸笑着,得意地离开了……”说到这里,昭翎早已梨花带雨。过了好一会儿,她才恢复过来,继续娓娓道来:“最后父王都几乎不认识我了,不知他怎会又认出我?我也都认不出天灵兽了,它们不知还认不认得我?”

世界复原离奇梦境

瑞轩按下了按钮,昭翎放入项链,机房慢慢倒塌。“快走!”他拉起昭翎,带着天灵兽们迅速离开工厂。转眼间,工厂成为了废墟。

这时,顿然下起了濛濛细雨。景物变得模糊了,接着,又清晰了——只是变得有颜色了!天灵兽们喜极而泣,大喊着“看到了,看到了!”昭翎笑了,随即又哭了:“是父王用他的生命换来了世界的五彩缤纷。”不知为何,瑞轩发现天灵兽们“狡黠”地相视一笑。他正纳闷呢,可不一会儿就明白了:天灵兽们抬来了两个彩虹般美丽的花环!它们先给昭翎带上,接着又给瑞轩带上,他们相互对望,想到了很多,很多。

霎时间,雨过天晴,天边架起了一道美丽的虹!

赤橙黄绿青蓝紫,谁持彩练当空舞?

“叮铃铃!”睡眼蒙松的瑞轩被闹钟惊醒,睁开双眼,发现自己正躺在自己的小床上。“这是个梦?”瑞轩怜惜。“可是一切犹如刚刚还在眼前啊!”不知为何,他头上痒痒的。伸手一摸,摸到了一个花环!是梦?非梦?梦里醒来一场空?

“瑞轩!”耳畔顿然传来一声洪亮的叫响。抬头一看,来者是个明艳绝伦的小姑娘:年龄约摸十岁,皮肤皓白如雪,黑色的卷发披在腰间,十指纤纤,怎一个美字了得。更绝的是她的双眼犹如一泓秋水,好似两颗明星,真如天仙下凡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