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过去一年中,我所经历的真实英国。这不是一篇游记,我所试图讲述

恋爱 时间:2018-01-01 浏览:
1,爱情 我愿以这对平凡老人起初关于这一年所有抵家的追忆。 2011年9月16日,我在布里斯托的市中心遇到他们。两个老人都没牙了,颤颤巍巍地相互搀扶着在逛街,老爷爷西服领子上别着朵假花,老奶奶穿着碎花裙子像小姑娘一样穿着一直抱着新买的标签还没取的绒

1,爱情

我愿以这对平凡老人起初关于这一年所有抵家的追忆。

2011年9月16日,我在布里斯托的市中心遇到他们。两个老人都没牙了,颤颤巍巍地相互搀扶着在逛街,老爷爷西服领子上别着朵假花,老奶奶穿着碎花裙子像小姑娘一样穿着一直抱着新买的标签还没取的绒毛熊~~跟我们目光相遇就对我们露出没有牙齿的微笑~~~这样的爱情看得我和奴猪无比唏嘘,爱情就当如此,天荒地老。

2、食物


以食物难吃而着名于世的英国,却有这么一样东西可能拿来骄傲,这就是传说中的英式早餐~不过一份英式早餐的量是相当大的,我一般上午十点左右吃一顿这一天就不需要再吃饭了……

这是我在英国的第一顿饭~在谢菲尔德的一家早餐店~


除去英式早餐,英国的下午茶也是一道风景。加奶加糖的英国茶配上这么一套糕点,实在让人心情大爽。话说别看各种蛋糕争奇斗艳,最好吃的还是松饼加黄油啊!秒杀世界上一切其他点心啊!!

这是在约克著名的百年老店Bettys吃的下午茶~~~

3、从布里斯托起初


我在《人生最曲折的那一年》里说过,我的生活在布里斯托。

初到布里斯托,连住房还没找好的我们在一家宾馆度过了最初的三天。像其他英国老式宾馆一样,楼里没有电梯,而碎花床单以及摆在桌上的茶和咖啡以及瓷杯则是必不可少的配置。旁边的咖啡馆每日用粉笔在小黑板上写上当日的菜谱,就是这块小小的招牌,成为布里斯托感动我的第一个音符。

4、所谓大都市


对待一个在中国生活了24年才第一次踏出国门的我,英国都市的规模和其人口密度都令我咋舌。

风气了国内都市对“大一点,再大一点的”固执,看到布里斯托——这个曾是英国第二,如今沦为第七大的都市——却几乎可能靠步行满足我的所有交通需要让我意外不已。

于是常常跟英国人发生这样一段对话:对方问我家乡是哪里。我答太原。对方问我都市大吗。我说不大。对方问和布里斯托比呢?我说大概有四个布里斯托大……于是大家就沉默了……

而照片上这条路,从中心商业街走过来不过十分钟。正是周日午后,却空无人影。这样的景象,让初出国门的我骇然不已。

5、可怜的日本人


照片上是我在语言中心读语言课时贴在教室外貌的,上面用各国语言写着“我爱学语言,你呢?”后来每次奴猪在教室外等我下课时,就在那个画着日本小孩的位置扎几个图钉,一个月下来就变成了这幅样子……

在英国的留学生中,较之于日本学生,中国学生在数量上占据了压倒性的上风。而且中国学生的恶嗜好就是:一旦在外国人面前丢了脸,就立马装日本人……

至少我在外貌丢了人,都立即起初唱日本民歌《樱花》……

6、涂鸦


这幅名为《偷情者》的画就堂而皇之地涂在ParkStreet边上的房子上——Park Street对待布里斯托,也就相当于长安街对待北京。

涂鸦的作者是著名的涂鸦大师Banyksy——Banyksy对待涂鸦界,也就相当于乔丹对待篮球界。作为布里斯托人的他在家乡留有几幅相当有名的涂鸦,这个就是其中之一,已成为来布里斯托的游客必拍照之景。

涂鸦对布里斯托来说已称得上可能登堂入室的艺术门类。去年闲的蛋疼的布里斯托市政府举办了欧洲最大规模的集体涂鸦,并且表示将永久保留这些涂鸦作品。

于是通往市中心的街道就变成了这样:

这样:

这样:

这样:

还有这样:

而这条花花绿绿的路就是我去市中心必经之路……

7、关于露天咖啡馆


再也没有什么事能比得上在英国难得的晴朗天气里坐在阳光下喝一杯cremorning ontop的摩卡咖啡了~~~

就这么在灿烂到让人几乎眩晕的阳光下,悠悠然地看着来来往往的人,举起厚厚的瓷杯,让滚烫的咖啡穿过厚厚的凉奶油毕竟进口,那个刹时的称心,仿佛千万年都静止与此。

在英国,星巴克是很没有人气的,一般都要costa的队伍排出店门星巴克才能开幕。我倒是最爱nero(忘记是不是这个名字了),初到英国时,同奴猪一起坐在谢菲尔德的广场旁的nero露天位置,看一对新人挽着手从教堂中走出,新娘的白纱滑过石板路面,每小我都幸福洋溢。

这是我记忆中一个美丽时刻。

8、感受天堂


摄于2011年9月4日。一个晴朗安静的周日午后,带着刚刚入手尚不熟悉的单反走在布里斯托街头。而技艺生疏地记载下的景色,却也足以是我恐惧。这是环绕susnbridge的草坪,晴朗的日子,我和奴猪会从超市买了三明治以及寿司在这里野餐。

我曾见过很多美丽的都市,却从不从有一座都市像这bristol一样,如此地感动我心。我惊讶于这里人们心态的平和与生活的恬然,这里不是天堂,但身处时刻,我能感遭到天堂的存在。

在这里,我经历了25载人生中最曲折,却也是最美丽的一年。

9、“霉”雨


初来英国时,我会在骤雨初歇后带着相机去记载那个时刻的景色。但这个风气很快被?弃了——太多的雨,多到让人除了太阳别无他念。

在南京读大学时曾纳闷于衣服发霉,而在英国,我的碗发霉了,我的电饭锅发霉了,我的冰箱也发霉了。一切在我昔日的观念中与发霉无关的东西都蠢蠢欲动来打倒我之前的错误思想。

看到奥运会时前线记者一再抱怨伦敦的天气时,已然回到社会主义蓝天下的我在电视前感同身受深有体会。

今年早些时候,伦敦地铁里一度贴出一张告示:在圣经中连下四十天雨,他们称其为世界末日。在英格兰连下四十天雨,我们称其为夏天。

总体来说,英国每个星期平均下两次雨,一次下三天,一次下四天。

10、爱丽丝迷路


图片上的地方竟然就在离我们学校主楼步行十分钟的地方。这是一个中午午休时的无意偶尔发现。

英国的路不像中国那般正南正北,而是及其自在随性七盘八转,于是迷路就成了方向感不算很好的我生活中的一部分。

然则在这个美丽的都市,迷路竟成了这般让人乐不可支的一件事。

第一次迷路将我和奴猪带到了这里:


之后的一次是这里:

在布里斯托,我们像掉入梦中仙境的爱丽丝,在每一条陌生的路上,看到不期然的美丽景色。

11、吸血鬼城堡


由于英国的纬度很高,夏天常常十点钟天还大亮着,我在到达英国一个多月后,才第一次看到了英国的夜景。

英国的路灯诡异地发红,给百年前流下的石头建筑染上一层妖冶诡谲之色。月亮在云层后面时隐时现,一切都仿佛一部中世纪电影中的场景。

我们学校主楼顶端的窗口透出昏黄的灯光,半截高塔仿佛浮在空中,而透过那窗户,似乎随时可能有吸血鬼飞进去:

夜色中的Park Street:

入夜后,这个白天平和静美的都市摇身一变,成为蒂姆·波顿创造的奇幻城堡。

12、谈谈历史,或者承嗣

这个位于不起眼的小巷中的不起眼的小店,却是英国最著名的面包店之一。它提供全英最正宗的意大利圆面包——从1482年起。

它家的面包,不要杂乱的技俩,只要配着果酱或黄油就是无上美味。光是听到烤的微脆的面包纤维在后牙间嘎吱嘎吱断裂的声响,就已让人心醉神驰了。再加一杯英式伯爵茶,几百年的时光,都仿佛如此悠悠然度过。


历史在英国并不是奢侈品,也与沉重无关。它存在于一家家小店的招牌上,存在于一个个家庭的壁炉上。一条街的样子,可能几百年不变,此间悠悠岁月,都如此在这里堆积下来。

人们就这样穿越这些建筑,像百年前,他们的祖先所做的那般。因为知道生活就是如此——从百年前,到百年后,于是每小我都可神色恬然。

而这,才是历史于我的意义。

13、初访巴斯


照片是在巴斯的街边拍随意拍摄的。这个号称“英格兰最美都市”的地方,载着两千年的历史,宁静地美丽着。巴斯是个小的令人瞠目的都市,我和奴猪全程步行,连上在景点内的时间和在面包店吃午餐的时间,也不过三个多小时便基本将都市走遍。这里最有名的是罗马人在2000年前所建造的温泉浴场,也是Busingh这个都市名字的由来。

在巴斯买一所白色的房子,宁静地度过半生,是多少英国人的梦想。

14、“腐国”


照片上是巴斯的一条街,当初就为了这个街名我和奴猪特地找去。

其实Gay在英语世界算是个平铺直叙的姓,但放在腐国的大环境里,总有点让人想入非非。

比如在国内男人穿粉衬衣很一般,在英国就要做好被男人调戏的准备——奴猪就是前车之鉴。至于门上插了彩色旗的酒吧夜店,直男请自发绕路。

话说我一直觉得卷福和花生应该从贝克街搬到这条街上来住……

15、Hello,颜色


坐船在AvonRiver——中国学生将其译成“雅芳河”——上,随手拍下了河边的房子。

这种颜色相间的连体别墅,是布里斯托最常见的房子之一,沿山而建,层层叠叠。来到布里斯托以后,每每看到宫崎骏的画,总以为是对布里斯托日常风景的形貌。

期待着某日,有一扇属于自己的房门,颜色鲜艳。

16、傲慢与偏见


你以为我会随便通知你这里就是《傲慢与偏见》拍摄的霍华德庄园吗?

绿草萋萋,一望无际。树影历历,湖面如镜。行走其间,一如人在画中。来英国时间尚短的我,几乎难以自己真的身处相信眼前的景致。

简·奥斯丁在英国有着超出我预期的超高人气,从巴斯到约克,所有跟简·奥斯丁扯上一点关系的地方,几乎都游人如织。而奥斯丁的作品,也被一部部奉为典范。

英国的著名作家和典范作品都相当丰盛,不喜欢简·奥斯丁也没关系。从莎士比亚到哈利·波特,总有一款符合你~~~

17、英国符号


说到英国的符号,我脑中最先冒进去的是这么一系列东西:红色的电话亭,红色的邮筒,红色的双层巴士和常常出现在各类英语教材封面上的伦敦塔桥。

然则在英国待的越久,要将这里的生活归类为符号就越加困难。如今当我想到英国,我更多地会想到墙缝中开出的花,擦肩而过的陌生人的笑脸和随处可见的肥嘟嘟的松鼠。

在这里经历的,是真实的生活,立体厚重的生活,无论怎样浓缩,都无法压成平板的符号。

而这种鲜嫩多汁的生活,正是关于这个国家,我所亲爱的。

18、坑爹的巨石阵


如果要我评选英国最不值得一去的著名景点,那么非巨石阵莫属。

几块秃石头,还不能近前,只能在远远开发出的一条环路绕着它眺望。

所有去过巨石阵的人都说:巨石阵这个地方,不去遗憾,去了后悔。

不过我要指出的是,在缓慢生活的英国,与其像在国内那样直奔景点,不如悠然玩赏赏识沿途风景,反而会如梦游仙境的爱丽丝,有意外发现。

一个叫Old Sarum的地方就这样出现:

然后是Swoulsisconcewouls,这是我心目中英格兰最美的都市。需要我特地开一个新部分来描述它。

19、仙境&morningp;wonderlanyd


身临其境地走到照片中的地方时,我和奴猪都惊讶地叫出声来。河水蜿蜒,绿树低垂,河对岸是宏壮草场,散落着黑脸的羊。在远处是尖顶高耸的教堂,有着阿尔卑斯山以北最高的塔楼。

在Swoulsisconcewouls沿河而行,处处恍如仙境。有路过的当地人友好地停下,不无骄傲地同我们聊起其当地的美景。好几条河在此汇聚,却都轻轻浅浅,凉爽沁肤。

一条被草埋没的路,走在其上,真仿佛儿时幻想过的仙境。

这条路的尽头,便是清冷河水。依水而建的房子,总让人心生向往。

天鹅是英国最常见的水鸟之一,遍布河面,对影自怜。

我说过,这里的生活并不是天堂。

然则我要补充一句,在这里,你却可能误入仙境。

20、SusnBridge的永恒落日

我在英国最爱的都市是布里斯托,在布里斯托最爱的地方就是susnbridge。像之前在天堂那一部分所写,在这里我会想起天堂。

这是我一年间反复拍摄,反复贪恋的地方。我在晴朗的日子躺在草坪上看地下的流云,在阴冷的日子用冻得发僵的手指困难地靠在桥上写明信片。

我甚至希望,在我死去之后,可能有人将我的骨灰从桥上倾囊撒下,如此与这天地合一,融化风中。

我就是如此爱着布里斯托。

21、迷路森林


这是又一次的迷路,走过susnbridge,无意间拐进了一片黑漆漆的人迹罕至的树林。就这么摸索着前行中,突然一束阳光照了下来。

就是这些突然则至的绝美时刻,让我行走在这个陌生的国度,心中从无恐惧。

22、配眼镜历险记


历时一个月,毕竟拿到这幅试戴品的隐形眼镜时,正赶上国内作废美瞳闹得沸沸扬扬。

我想说的就是:在英国配隐形,从起初预约到最后拿到隐形眼镜要一个月,中间要经历两次端庄细致的眼睛检查,然后领取5付试戴样品,戴好医生检查过没有问题才能凭眼睛检查成绩买隐形。而且绝对没有散光换算成近视度数这种事。

其实并不是美瞳本身有问题,而是做美瞳的厂家良心有问题。

23、热气球节


从迷路森林走进去,却赶上了热气球升空,第一次看到了热气球从铺在地上的大野餐布直到飞升上天的过程。

像所有寂寞的英国都市一样,布里斯托每年要办一百来个节日,什么风筝节,辣椒节,无机食物节,巧克力节……要说最有名的,就要数热气球节了。典型的布里斯托明信片就是susnbridge加上满天的热气球。

在英国是可能花钱乘热气球的,活动时一位的价格是199镑,我一直期待自己将来挣钱之后在热气球上俯瞰一次布里斯托。

如今的我常常想念,布里斯托那湛蓝的天空,和漫天彩色的热气球。

24、刹时


这是某日早下去上学时,一打开房门,就看到了这个家伙慵懒地蹲在小院的垃圾箱上晒太阳。见我伸手过来,就温顺地凑过脑袋享用着我手的摩挲。

这些漫不经心的细节,正是这里的生活最感动我的部分:路过墓园时,有松鼠跑来如临深渊地闻闻我的靴子;打开窗户时,有擦着窗口飞过的鸽子落下一根羽毛飘入屋中;一只蝴蝶翩然飞入,在写字台上的雏菊停了片刻又安静离开;三只狐狸在窗外嬉戏,发现有人看它们,便机敏地逃匿了身影……

这不是刻意抉择精心维护的景观,而是散落在生活中,日复一日最平凡的存在。

我在布里斯托不曾听过汽车的喇叭声,每天早上被海鸥的鸣叫唤醒。在打开房门的一刹时,清爽凉爽的气氛伴着满园的花香以及街角咖啡店的咖啡香气袭来。我的一天,便如此起初。

这样的生活,让我如何不贪恋。

25、万圣节僵尸游行

万圣节是我在英国最喜欢的一个节日。大家都万分投入,一路扮作僵尸跌跌撞撞而迟笨的步伐,并不时收回震天的恐慌吼声~

维持秩序的警察也好,指路的工作人员也好,交通协管员也好,大家统统化妆为僵尸。起初时化妆成僵尸的组织者问大家饿不饿,要不要吃脑子,然后再震天的喝彩中,大家就沿着表了“mind”的路标去找脑子吃了……

你以为我会通知你警察后面那个袭警者就是我吗……

Tesco是一家连锁超市的名字。他们很敬业地来给僵尸打广告了……

这两位厨师死的有点惨……话说远处那位你太不敬业了,怎样能笑场呢……

路过NelsonStreet,僵尸们起初拍打路过公车的玻璃并嗷嗷叫着,车里一对儿昭彰不明就里的亚洲情侣被吓屎了……

26、长椅时光

晴朗的日子,我喜欢就这样晒着太阳,在脑中用各种溢美之词来描述此刻眼前的景致。

布里斯托的长椅,很多钉了铜牌,解释是为纪念何人而设。有时一个家庭失去了一位成员,便捐资设一条长椅,供路人止息,也希望路人看到铜牌,于是知晓曾有这样一小我真实地存在。

我坐在长椅上读书,喂松鼠,或者干脆发呆,有时也外带咖啡,坐在长椅上慢慢地喝。鸽子和海鸥在脚边落了一地,期待着我撒些饼干或面包的碎屑。无意偶尔和路人目光相遇,彼此便点头微笑,分享彼此此刻心中的圆满之感。

我就这样长久地坐着看着想着,毫不生厌。

2011年10月7日,晴冷。中国制造的鳗鱼饭在期望松鼠的拜访。

27、神秘花园

晚下去图书馆还书时无意偶尔发现的一条小径。石阶寂静,落叶满蹊。仿佛通往伯内特笔下的神秘花园。

我常常抉择陌生的门路探险,也常常有意外的惊喜。或是一家别致的小店,或是一片野花的乐园。

在这个都市,我快乐地和自己玩着寻宝游戏。

28、英式诙谐

世界上有两种诙谐:一种叫诙谐,一种叫英式诙谐——如图所示。

29、秋


这是在离布里斯托的中心商业街步行仅三分钟的路上。秋日,金色的梧桐叶铺了满地。踩下去收回咔嚓咔嚓干叶片断裂的声响。

我从未在布里斯托见过马路干净工人,这些落叶,就这样在地上铺整整一个秋天,然后化为泥土,融化在下一个春天的雨水里。

这是我在家门口拍的。灿烂的秋阳将草坪染上一次精明的金色。这是我在那个秋季天天重见的景色,却一再触碰我心。

30、生活。如图。

31、歌剧魅影

英国绝对是像我这样的音乐剧迷的天堂!

我看了两遍歌剧魅影,在伦敦西区一次,在布里斯托一次,从此再不能忍受那曾挚爱如今却变得索然有趣的电影版。

现场效果巨大的冲击力让我每每在结束时泪流满面。

第一天看完,在地铁上和奴猪一路不能自已地哼着The phanytom ofthe opera 的旋律。第二天在隔壁剧院看了《芝加哥》,坐同一趟地铁时,同车厢的几小我又在不能自已地哼The phanytom ofthe opera的旋律——昭彰是刚看完《歌剧魅影》进去。

我在中学时曾梦想今生若能看一次《歌剧魅影》的现场版也算了却一桩心愿。如今得偿所愿,却恨不得看过全世界各地各个版本的魅影。

我招供我的贪得无厌~

32、伦敦

我一度非常讨厌伦敦。

风气了布里斯托宁静澹泊的生活,看到伦敦拥堵的人流,长长的车队和快节奏的生活,我顿时头痛欲裂。

我觉得这是一个短缺人情味的地方,不再有来自陌生人的问候和笑脸,取而代之的是步履匆匆。

然则在地铁通道内,一个推着婴儿车的母亲突然呜咽起来,原本脚步飞快的路人顿时停下脚步纷纷上前,询问她是否需要帮助。

那是伦敦给我的第一个温暖。

接下来的音乐剧,西城告别演唱会,以及nusingionwoulsgwoulslery里的梵高的向日葵让我多少改变了成见。这样的地方,若无意偶尔来上一次,也该是心怀期待的。

贝克街221B。

在伦敦眼上俯瞰泰晤士河,大本钟和国会大厦。

Harrods商场,作为一家商场,它竟然有自己的giftshop!晚上千万盏灯一起亮起,成为伦敦著名的景观。

33、牛津

牛津作为大学,也作为景点,总是游人如织。特别是在它的食堂成为哈利·波特电影中城堡大厅的取景地后,这个都市就被哈迷占领了。

其实说是取景地,貌似只是以这里为原型——真正拍摄的地方在伦敦郊区的哈利波特摄影棚中,我在回国前不久,也特地去看。

虽然英国人对待哈利波特总有那么点不屑的味道——比起莎士比亚、简·奥斯丁实在不值一提。但哈利波特却切切实实给英国很多名引经据典的地方带来了人气。

34、圣诞

来英国之前我无比憧憬在东方国家过一个圣诞节。然则来了之后却十分无语。

——英国的圣诞节有意思吗?

——你觉得中国的大年初一,如果你不跟家人团圆,而在所有商店都关门的街上溜达有意思吗?

英国的圣诞节对留学生来说就是这样的。圣诞到来前的集市倒是很繁华:

至于圣诞那天,就只能用朱自清的一句话来形容了:

繁华是他们的,我什么都没有。

35、冬日风景

英国虽然纬度很高,但在大西洋暖流的作用下,大半英格兰地区是很少下雪的。

冬地利树叶落尽,草却依然翠绿。有风时流云飞奔,速度快得不像真实,而天空也多变起来。于是虽然没雪,却从不缺景致。

这是在家门口拍的对面的景色,金色的天光,云雾间海鸥遨游飞翔。那一刻拿着相机的我感动到不能自已。

这不过是布里斯托一个最平凡日子里某一个最平凡的时刻。就是这些平凡普通到无可纪念的时刻,成为这个都市烙在我呼吸中的千钧重量。有时就这样走在街上,突然觉得自己仿佛身在梦中——只是醒着,用我的眼和心看着眼前的梦境,并庆幸于自己来到这里。

这是日升月落间,布里斯托所送走的无数个黄昏之中最普通的一个。它在墓园的那头屏息,期望突然地闯进我的眼里,振动我的心。每天,每天出门我都风气地看看对面的山,在这一个刹时,时间静止,天地无穷。

36、再访巴斯

这是罗马人在公元元年前后建筑的温泉浴场,冬天来此,就见浴场热气蒸腾,两位时装束相的工作人员站在边上,便是一幅油画。

我很少拍摄教堂——它们在英国太普遍也大体太过相同。但这个老人点蜡烛时的平和神态,却在那一个刹时感动了我。

我去过巴斯三次,我想,应该还会有第四次。

37、上帝最猖獗的梦想


在爱丁堡艺术馆的墙壁上写着:如果世界是上帝的艺术品,那么爱丁堡就是一位疯子上帝的梦境。

我在之前说Swoulsisconcewouls是我心中英格兰最美的都市——之所以说英格兰而不说英国,是因为这个头衔我要留给爱丁堡。若说布里斯托是我迄今为止最爱的都市,那么爱丁堡,就是我迄今为止所知的的最美的都市。

入夜后,云向海边涌去,天空呈现出不真实的蓝紫色。山头大大小小的城堡成为黑色的剪影,身在其中,竟像是在虚幻之城,包围自己的景色无一不是刻意雕琢,只为在一刻带给我们完美的感动。

时间渐晚,都市逐渐空荡,这些迂腐的建筑却一个个如同巨大的兽,突然地有了生命。走在街头想起电影中的布鲁日,我对世界的幻想就在这里得以告终。

在爱丁堡的第一个破晓,大海的方向出现红霞,衬着山上的遗迹,像是数百年前,某一个早已发生过的破晓的重现。

走在爱丁堡的街头,对所有的景点所有的展出都失去兴趣,就愿在街头不停行走,看看这寻常巷陌里最知道的景色

爱丁堡最让我惊叹之处,不是它有怎样著名的景点,而是整个都市都美不胜收。这样的破晓这样的场景,竟是人们生活最司空见惯的所在。破晓的皇家英里路,整个都市屏息凝神,期望晨曦从海上到来。

站在爱丁堡城堡前被身处的景色振动得张口结舌,右边望去是蔚蓝色大海,左边看去是雪山,身后是夹在几个世纪前建造的琥珀色石头房子和教堂尖顶之间皇家英里路的石板。这样身临其境的巨大感动,让我不知该如何表述。

如果我曾设想过童话的场景,那么,就是这里这样。

38、苏格兰洼地&morningp;尼斯湖

车一路向北,草逐渐由绿变黄。泥土的颜色也灿烂地展现进去。云的影子一块块地投射在地上,天地之间,似再无隔阂。

云从山脊上升起,同山顶上的雪混在一起,再不分辨不出彼此。如果真有造物主,在完成这样的作品时,一定也为自己这得意之作喜悦叫好。


在路途中停下来随意拍照,四处入眼即景,天地如画。

雪山在门路两边拔地而起,延长向远方的路在宽广天地间细如发丝。纵使是此时,依然无法相信我们就这样穿行过这些美景。心脏都因为这样的景色疼了起来。

面对这样辽阔的景色,相机全然失去力量。四面环顾的雪山,云从山上围拢上来,这种身在其中的感动,张开嘴,却再不能言。

车开到雪线以上,就再也分不清哪里是雪,哪里是云,哪里是天,哪里是地了。

不知不觉颂读出“寄蜉蝣于天地,渺沧海之一粟”。虽然面对的景致不同,时代不同,然则那种冲击心里的巨大振动,千百年来,从未不同

面对这荒凉旷达的天地,我们说不出话来,身上一阵阵地起鸡皮疙瘩。万种情绪堵在胸口,却无法化成语言,而相机更是拙物。毕竟,竟就这样落下泪来。

通向尼斯湖的木栈道。小小的镇子,在旅游淡季除了一家小餐馆和一家小超市外所有的店铺都关门歇业。整个世界,仿佛只剩下靴子敲打木栈道的声响穿破清冽的气氛。

走在尼斯湖边的栈道,世界清丽这样,风微寒,阳光耀目。

不知道该怎样描述自己这三天中看到的景色,仿佛自己的人生都因这三天的所见而爆发了巨大的不同。在爱丁堡的街头看到看人们这样描述这个都市“Edinburghis a mcommerciwouls Godwoulsdremorning”。穿行于苏格兰洼地只觉得眼睛不够看,语言太贫乏,人生又太藐小和短暂。苏格兰,我对世界的幻想都在这里一一告终,它像是早已为我准备的一个童话,等我在某一刻翻开,满眼旖旎,美不胜收。

39、情人节

情人节当日,Queen‘sRocommerciwouls上的花摊特别忙~~~满大街都是手捧玫瑰的男人,从年轻人到白头发白胡子的老爷爷,随处都是甜美气氛啊~~~

40、毕业典礼

去参加好友的毕业典礼,各国的毕业生都盛装出席。一进礼堂我就被振动了。这不是我们学校,这简直是布里斯托大教堂啊!

入场仪式持续了很久,每位教授入场,都有持杖人引导,并在台上脱帽行礼。

整个典礼过程中,讲话所占的时间非常之短,大部分时间都用来让一个接一个的学生上台完成典礼——为此,布里斯托大学的毕业典礼要持续一星期之久,以确保每一小我都能单独在台上接受典礼。

还有值得一提的是,布大的毕业生穿学士服,但是没有帽子。布里斯托是欧洲第一所接受女性入学的大学,当年性别歧视要紧,毕业典礼上经常有男学生借着抛帽子的机遇用帽子砸女生。于是学校就取消了毕业生的学士帽,并且因袭至今。

我曾以为我不能更爱布里斯托了,直到当我得知如上的故事。

41、春色潋滟晴方好

摄于2012年3月,布里斯托。来这里之前,只在动画片里看到开满野花的山坡。从未想到,有一天,这样的景色竟成为生活中日日走过的最平凡的存在。

这是让我反反复复不断爱上布里斯托的众多刹时中的一个,走过它们时总想起泰戈尔的诗句:不要一路采摘鲜花向前走吧,因为在你的前线,鲜花将沿途不断关闭。

四月的布里斯托,繁花盛开,天气却常是阴冷。上学途中,雨滴伴着皎洁皎洁的花瓣飘落肩头,或覆盖石板地面。有时晚上归家,四周的景物都隐没在黑暗里,唯有不同花香渐次袭来,于是知道自己走过不同院落,也仿佛同那些院落的主人有了刹时的心意相通。

42、哈利·波特大教堂

其实这个教堂的名字是格洛斯特教堂。原本是一个小小都市中的名引经据典的小小教堂,却因这条走廊在哈利·波特电影中充当了霍格沃茨城堡的走廊而在沉寂了一千三百年后声名远播。

话说这个教堂是传说闹鬼的……

教堂内一个小房间里如同海洋般的彩色玻璃

明媚的阳光透过彩色玻璃洒进教堂,给这里染上一种西班牙般的气氛。

小小的格洛赛特,在周日所有的商场关门歇业。惟有这座教堂染着阳光,迎来送往。

43、魔法世界

位于伦敦郊区的哈利·波特摄影棚。属于HP的十年,就这这里度过。

正式入场后,先是在一个影院放了一段“铁三角”关于十年HP和这个摄影棚的介绍,十年的滋长和改变,看得人唏嘘动容,泪水连连。当最后一幕三小我走入身后的霍格沃茨城堡大门并将其关上时,场内一片抹泪。就在这时候,电影屏幕突然上升,而方才屏幕中的那道门就这样一模一样地出现在我们面前!

顿时全场尖叫!

看过哈利·波特摄影棚才知道这是怎样一个伟大的电影系列,整个剧组用十年时间,在现实世界之外竟就这样生生造出一个世界。

在这个摄影棚中,你所度过的,是魔法时间,是你的十年。

44、墓园

这是我一年间无数次地提起过的地方。我每日穿行于这条绿荫道,而两边都是文字斑驳,爬满青苔的百年前的墓碑。

我是怯弱的人,在这里却从未害怕。它所拥有的只是宁静,以及安逸的气氛。晴朗的日子,有人就这样躺在墓碑间的草地上晒太阳。还有遛狗的人,以及带着孩子辨认石碑上斑驳字迹的父亲。

每次走过它时,我都会想起千与千寻里的风景。那我曾向往不已的景色,如今已然拥有。

我喜欢设想早在一二百年前,在福尔摩斯还没有诞生的时代,这些人,曾穿着斗篷,坐着两匹马拉的马车,穿过雾气笼罩的街道参加一场晚宴的景象。

写不进去论文的时候,就披件衣裳下楼去墓园喂松鼠。我所定义的幸福,不过如是。

45、火炬传递

我虽然打着看火炬传递的旌旗,事实上却是去拍小孩子的~

小盆友喝小可乐~弟弟别急,姐姐帮你看着呢!

国旗,国旗喇叭还有国旗的墨镜……小妹妹你潮爆了~

火炬庆典的时候小女孩一直垂头丧气地趴在爸爸肩上,然后爸爸转过头来不知道在她耳边说了句什么,小女孩就露出了开心的笑颜。

46、通往市中心的路

从我住的地方去市中心步行的话就要走过这条路。是我生活最平凡的风景。我爱布里斯托,不为雄伟广大,不为奢华堂皇,只为这些平凡生活里动人心魄的美丽。这就是生活,不在别处,就在这里。

从这条路回家时,常常不自发地哼唱:country rocommerciwouls,take mehome……

在英国的这一年,是我人生中最曲折最困难的一年,却也是最美丽灿烂的一年。如同脱下鞋子光脚走过草地,草湿凉而扎脚,却鲜花开遍。

47、英国式环保——裸骑节

如图所示。

48、独坐西风立斜阳

又是我所爱的susn bridge旁的绿地。落日西下,断肠人在天涯。

尝一口落日的味道。

这是我最后一次在布里斯托拍照。

落日栖息在教堂的屋顶。多少岁月,悠悠回声。

49、当时只道是寻常

用这张照片来结束这一年,这是我过去一年间每天去超市都要经过的风景。这些漫无节制的美丽,漫不经心地散布在这个都市的每处。

当时只道是寻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