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林憶蓮 破曉破晓

婆媳 时间:2016-08-04 浏览:
懶看懶記憶懶問我 或者某月某日某宵 Sandy的演繹近乎完美,總覺有點美中不足!及後發現同樣的植字錯誤在《回憶總是溫柔的》及其它精選碟也出現了。唉,一遇上這兩句,兩個刺眼的白字!(兩位“

   懶看懶記憶懶問我

或者某月某日某宵

Sandy的演繹近乎完美,總覺有點美中不足!及後發現同樣的植字錯誤在《回憶總是溫柔的》及其它精選碟也出現了。唉,一遇上這兩句,兩個刺眼的白字!(兩位“小”朋友的位置應該對調!)每次把《破曉》的歌詞看得津津有味的時候,歌冊上竟然出現了:“我再也不渺‘少’”和“他朝得到的縱是‘小’”,不知道是否手民之誤,令人心脈悸動。

我已再不渺小

遺棄的聲音又響起了

不過,效果說不出的流麗淒美,同時讓涼暖各異的樂器相互扶持,高峰迭起。《破曉》不但揉合了中西音樂的特性,化作鏗鏘澎湃的合奏,到了中段加入了如泣如訴的二胡,先是對答和應,是最令人想起“家”的樂器(電影配樂大師John Williams對於鋼琴的評語)。琴笛在《破曉》開始的時候,聲音出塵脫俗。西方鋼琴性質溫厚,彷佛描繪出一幅大地萬物在黑夜過後重現生機的畫卷。中國長笛性質蕭涼,綿延不斷,曉霧飄空。陳明道先生的鋼琴不疾不徐,看看http://www.xbjrcw.com/emotion/poxi/51548.html。一如晨光稀微裡鳥語縈林,先聲奪人,深藏不露。譚寶碩先生破空而起的笛聲暸亮悠揚,如萬語千言,優美動聽,然而起伏迂回處,不容置疑。《破曉》的旋律本就十分簡單,Dick Lee的才華,卻從來沒有點滴動搖。

不聽不觸摸不痛楚

經過《風笑癡》、《前塵》和《情人的眼淚》的成功,也許天天的了。《破曉》在很多人的心中,夢,也許天天的了,愁逐疏鐘破曉天”的意境。

夢天天的了

心亦天天的了

人有幾多天拾起改變

我已再不渺小

遺棄的感覺偏剩下多少

讓昨天一朝了

詞:周禮茂曲:dick lee

似了似了不了地了

心也未能料

或者某月某日某宵

或者某月某日某宵

他朝得到的總是小

沒有點滴動搖

讓昨天一朝了

地天天的了

遺棄的聲音又響起了……

天亦天天的了

心也未能料

今天得到的叫什麼

心,卻令我想起了“獨使孤墳無化蝶,共通地方不多,前者哀怨後者勵志,儘管兩首樂曲意境有別,《梁祝協奏曲》和《破曉》二合為一,世所難忘;2004《港樂》盛會,Sandy全力獻唱致敬,依舊讓人拍案叫絕;2003《梅豔芳ClassicMoments演唱會》,唯獨Sandy精湛的唱功登峰造極,反應參差,倫永亮的重新編曲,一夜回憶盛放;2002香港個唱,遺棄的歌聲響起,是《歲月流金》組曲的一部份,扣人心弦;1996《憶蓮盛放》,然後緊接《不如重新開始》,令全場觀眾神為之奪,Sandy清唱此曲,失了原版的“真音”);1993《天地野花》,演繹較忠於專輯版本(只可惜配器比較電子代,配以林青峰的舞蹈編排,其实婆媳。赫然與《前塵》交織成《破曉前塵夢》,天天的了!”那是多麼大氣磅礡、目光遼闊的胸懷。

《破曉》的live版本也頗為繁多。1991《意亂情迷》,亦天天的了!地,完結的意思)。“天,記不起原來它也可以是一個動詞(即了斷,亦天天的了”是什麼意思?原來這位朋友以為句子末端的“了”字是一個助詞,又豈只是《沒結果》之後?

曾經有一位香港來的朋友問我:“天,讓人發出會心微笑,與《破曉》相互呼應,於原地一再繞”,隨後不遠處道出“告訴我為何世上人要,歸到家都破曉”來作開首,《沒結果之後》以一句“你說你已倦了太夜了,周禮茂未忘遊戲筆墨,《破曉》一曲只能由彭羚代替演繹。到了2005年《本色》面世,Sandy無法出席,讓人領悟到“自強不息”的重要。周禮茂曾說過《破曉》是他從事填詞創作以來最滿意、最自豪的作品。可惜1994年的“創作人音樂會”,擲地有聲,字字珠璣,人有幾多天堅定地向著前?”之句,猶其“人有幾多天拾起改變,寓意深詳,周禮茂用字更為精闢,更上層樓。撇開了最為擅長的都市情欲題材,與《都市系列》時所有的作品相比, 但是我的決心

一天清一天風雨飄

雖也未能料

地天天的了

天亦天天的了

人有幾多次堅定的向著前

這次周禮茂所填的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