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短篇小说《平安夜的苹果》3

性情 时间:2017-12-23 浏览:
平安夜的苹果,送给最爱的人——那一行字猝然撞入了他的眼底。黑色电子屏,十二个字,十个是绿色大字,惟有苹果两字是大红的,字体也大得调皮,好像一对汁液饱满的大苹果在那里绚烂地笑呢。一个念头流星一样划过了他的脑际。他一把拉住她的手,也不解释,间

平安夜的苹果,送给最爱的人——那一行字猝然撞入了他的眼底。黑色电子屏,十二个字,十个是绿色大字,惟有苹果两字是大红的,字体也大得调皮,好像一对汁液饱满的大苹果在那里绚烂地笑呢。一个念头流星一样划过了他的脑际。他一把拉住她的手,也不解释,间接推开了玻璃门。是个水果店。我不想吃水果,刚吃过,吃太饱了,这会儿吃不下水果。她一看这是要买水果,赶忙解释。她心里有那么一点点的不愉快,由于他猝不及防拉她的时候她的目光正在街道斜对面的一家甜品店招牌上留恋,最近休假无聊的时候她跟上同屋的几个姐妹看泡沫剧,一出青春偶像剧,富二代偏偏爱上了一个穷得要死的女屌丝。就死缠烂打地追,其实就是拿着他老子的钱砸,雪片一般红灿灿的票子只把这穷家女砸得眼花错落昏头转向。同屋的女孩儿都是爱做梦的年纪,看着肥皂剧里虚假得离谱的情节,对比自己身处的实际,一个个又懊丧又羡慕。大家最羡慕的是富二代带着那穷家女一步一步接触和见识高级消费场所的场景。由于每个人都清楚,这样的场景自己可能这辈子都没机会出入,只能靠着虚拟的视频过过眼瘾了。记得同屋一个大龄姐姐一边往嘴里塞着爆米花一边不无幽怨地说这么傻逼又有钱的土豪,我怎么遇不上一个呢?不用他这么辛苦追我,只须向我一招手我立马就把自己洗净了端上去。现在,她的目光捕捉到了熟悉的场景。甜品屋。剧中男主常和女主约会的地址。女主喜欢吃甜品,男主投其所好,每次都点一大堆,吃不完也不用带走,反正他们不缺钱,每次都是间接刷卡。她被拉进去,站在大小高低不同的水果筐子和篮子、纸箱子跟前,闻着一股南边特有的潮湿和水果轻度霉烂后发腻的腐甜味儿,心思还是没有回到实际中,她在想象,要是有人也能像那个富二代一样牵着我的手,深情款款地为我点上我喜欢的甜品,然后看着我一口一口吃,我不高兴的时候腆着脸用银光闪闪的勺子喂我……老板,我要买苹果。小伙子目光明确,快速扫视完了店里,从门口拐角处逮到了躲在电脑后背的一张明显发福的中年男人特有的油脸。就剩箱子里那几个了,你自己挑。一个无所谓的声音应对,这声音让原本灰溜溜的男孩显现了一瞬间的愣怔,他借着有些幽暗的灯光谨慎看了看那个神情明显萎缩的男人。他确认这声音不是从电脑里收回,千真万确是从人的嘴巴里飘出。男孩听到了另一种声音,一听就是时装影视剧的声音,由于一个接近猖的女人正用冷酷的声音说话:又是甄嬛这个贱人,本宫……男孩看了看箱子,三个苹果,一个大的,两个小的。大的有他的拳头大,小的只能有半个拳头大吧。品相都不太好。他左右看看,还有好点的吗?我要带包装那种。就剩那点了,要不要你看着办,不要就拉倒。男人的声音没有温度,目光只管粘着屏幕。他有一点儿不耐烦。卖了一天苹果,收钱找零忙得他手腕子都酸了。这最后三个挑剩的果子,他都懒得起身打包装了。我要个大的吧,你给包装下。小伙子指着苹果,有些固执地等待着。中年男人只能按了暂停,起身找包装纸和剪刀。五颜六色的包装纸就在柜面上。小伙子自己挑拣。剪刀呢?老板埋头找了找,顺遂的地址都找了,居然没找到。手落在了一把弧形水果刀上。水果店里水果刀自然是常备的,就丢在电子枰下方的泡沫板上。这把具备着一个柔和半弯弧度的不锈钛钢水果刀,不知道让多少水果在它的刃口下开膛破肚,流出颜色不一的汁液。最近一次切开的是一个甜瓜。由于买水果的总是会质疑甜瓜会不会不甜,为了让他们安心,老板特意切开了一个个头最大品相最好的摆在那里做样品。不相信,你自己瞅瞅,熟得多好。还不相信,闻闻啊,一股黏糊糊的蜜味儿直冲鼻子呢。再有不相信的,可以切一小块尝一下。但其实这样的顾客是没有的。谁也不会较真到那个地步去。老板用水果刀裁纸,他闻到了一股瓜液凝固后带腥的味道。五彩塑化纸,很快将一个苹果包裹起来,然后投进了一个外形好看的纸盒子。又用彩带围绕着纸盒走了一圈,打了一个蝴蝶结。女孩子目光看呆了,她有些不相信地望着老板胖乎乎的指头,那么粗短的指头,公然真的打出了这么漂亮的蝴蝶结?这不是变魔术吧?多少?小伙子一眼就喜欢这包装的造型,拎起那个已经荫蔽起来的苹果,随口问。十五。老板不知道从哪里抽出了一片卫生纸,正埋头擦拭刀刃。男孩子那张被灯光映得红彤彤的脸膛蓦然蓝了,阴错阳差地问出一句:这么贵啊?要是这个年轻人仅仅问出这一句也可能不会有什么事儿。毕竟事情是真的,真的不甜头。但是他紧跟着嘴巴里挤出了另外一句话:你抢钱呢你?

这句话一出口,两个男人都愣住了。中年男人看样子还沉醉在剧情里不能自拔,神情有一刹那间的迷离,但是他很快回过神来,嘴里冒出回击的话来:你知道这日是什么特殊的日子吗?平安夜,全中国的人都在给情人送平安,平安用什么来体现,自然是苹果了哇——你嫌我这苹果贵哇?贵了就别买!满小巷甜头货有的是,你纵然去买!说完他施施然坐回到位子上,取消了暂停。清宫里那一帮女人又开始你死我活地掐了。小伙子受了一顿抢白,拉一把女孩,气哼哼说走吧,咱找家甜头的,一个苹果十五,真敢开口要啊,现在的人心都黑透了,血管里流的肯定都他妈是铜臭——两个年轻人掀开透亮水晶帘子走出去,小伙子回手的时候使了劲,帘子噼噼啪啪摔打成一堆。老板屁股下面一阵发痒,站起来冲到门口,却又忍住了,人不出去了,扯着脖子把一个汗腻腻的声音砸出去:买不起就别买,兜里都叮当响了还他妈装大款,别吃不着葡萄就说葡萄酸。我卖了一天苹果,也没哪个不长眼的嫌弃我苹果贵呀!穷鬼——

两个小年轻已经搀着手走远了,噪杂的夜色里,这句话却偏偏追赶着他们,间接钻进了两个人的耳朵。小伙子硬生生收住脚,身子一沉,女孩拉一把他胳膊:走吧,买什么苹果呢?十五一个,比抢还过分!平时一斤才三元多,最好的富士也就五元吧。这句话像一束干柴,丢进了正在燃烧的火堆,小伙子直咬牙:这个臭王八蛋!敢他妈这么糟蹋人!女孩懒懒的,她将目光又一次钉在了那家甜品店招牌上,那牌子做得太诱人了,灯光照亮,光线里充满富丽堂皇的诱惑,让她对那里面的情景充满了向往。但是她知道自己不可能有机会走进去。这辈子都不一定有机会。小伙子心有不甘,又好像要和女孩表白什么,嘟嘟哝哝说着一个苹果和一斤苹果那个更不要脸。女孩忽然心里一阵失落,这个身边人紧贴在耳边的抱怨让她觉得实际是这么残酷这么真实,一个真实而贫乏的未来在等待着她,穷屌丝钓上富二代,对于她来说比童话里的灰姑娘还玄乎,还遥不可及。她忽然就很不耐烦了,把两个人扣在一起的手甩开了:走吧走吧,其实没有资金顶背离的调整一般不会太深。不就一破苹果吗?我才不稀罕呢!小伙子撵上去又抓住她的手,她的手有些凉,小伙子留恋着这种微凉,两个人心不在焉地走路。小伙子究回味着女友话尾巴上透出的意味,他固执地觉得她的话是含着深意的,清清楚楚摆在那里,他听出来了,她是在乎那个苹果的,或者说,她在乎包裹着苹果的那一层彩纸和盒子,还有系在盒子外面的那个像梦幻一样闪烁着光泽的蝴蝶结丝带,更宽泛点说,她在乎包装之后的苹果附带的东西,是一种感觉,是生理上的一种虚无的东西。

你等等我。他忽然松开了女孩的手,飞跑着冲进了水果店。那个苹果,我要了,十五就十五。一张跑得血气喷张的脸,在有些幽暗的灯光下收回一层墨绿色的光。老板刚坐下,手还没来得及点一下鼠标,画面停止着。老板用眼角的余光扫了一上去客,把一声忽视的轻笑压进肚子里,用南边特有的糯软口音说:十五不卖,涨价啦,十八。小伙子眼珠子一瞬间暴突了一圈儿:十八?刚才不是十五吗?涨价也没这么快呀?老板不动声色,看着

短篇小说《平安夜的苹果》3

性的重要

学着那个在后宫的女人堆里快要磨练成精的女人那样处惊不变,说:今晚所有水果店苹果脱销,不信你出去了解,十八要不要,不要拉倒!口气比刀子还硬。小伙子的目光死死盯着那个躺在框子里的带着包装的苹果。不是他没有十八块钱,而是,太贵了,刚才经过了前面那一系列的窒碍,他生理上好不容易接受了十五这个价位,但现在后背又涨上去了三块钱,这让人怎么接受?这不明显在欺负人吗?他挣钱不容易,三块钱也需要站在流水线上多干好多件儿活呢,就这样白白给了这个人,他不甘心。十五吧,十五我拿了。他口气生硬,他还没有学会人在江湖的息争和世故,他平时都是面对着机器和流水线,可以不说话,不交流。所以他简直已经不怎么会和大活人交流了。中年人那颗大脑袋摇了摇。十五吧,十五我真心拿了——他听见自己的声音有些不真实,底气里带着一丝儿不幸巴巴的恳求。他看到那颗大脑袋也有些不真实。它摇曳的动作却异常真实。他清清楚楚看到了。十八就十八吧——他听到一个软塌塌的声音从自己脖子里的某个地址冒了出去。一个手脱离了他大脑的左右,从兜里摸出钱递了过去。二十块钱。对面的大脑袋不动声色,把包装盒子推出来,接着丢过去两块钱。他捧着盒子,他觉得轻飘飘的,十八块,就这么一个屁一样轻的果子?究竟为什么?我疯了吗?我兜里钱多烧的不行吗?这不是自己找不自在吗?一个声音在某个地址阴阴地嘲笑着。他走到门口,腿颤抖得厉害,他抬不起步子迈出门槛。老板点一下鼠标。暂停命令解除,一个女人说:贱人,甄嬛你这个贱人!小伙子忽然转过身来,急冲冲靠近电脑:十五行不行?十八太贵了!没人理他。大脑袋一心看电脑屏幕,嘴角咧出一丝薄凉的笑。小伙子不甘心,提高了声音:不少的话我要退掉,我不买了!还是没人理会。好像这房间里装满了厚海绵,把他的声音都给吸没了。他忽然把手里刚才找零的两块钱递到电脑跟前,二十可以吗?这个苹果二十块我拿了。大脑袋疑惑地抬起头,那个保养得不错的白腻肥手接住了钱,问,你……小伙子看到对方清淡腻的大嘴里好半天才泛上卡在嗓子里的东西,不是没说完的话,而是一大堆正在迅速扩大、破裂的血泡沫。大脑袋忽然站了起来,但是他又摇摇曳晃坐回原地,目光不再盯着电视剧,而是望着小伙子脑后那一片空白的墙。墙那里摞着好几个空纸箱子,那都是这日调进来然后一个一个卖掉的苹果箱子。那些苹果都长什么样儿,他已经没一点印象了,他心里倒是记住了那些买苹果的人,年轻人最多,中学生很多,成双成对的小男生小女生更多。一张张大同小异的脸蛋像一枚枚长相各异的苹果。现在这些脸蛋全部幻化成一个个苹果,向着他不断地涌来,压得他喘不上气来,他伸手撕扯肺部,却抓到了热乎乎的一把黏液,这液体正沿着一个出口欢快地奔涌着。他猛然又站了起来,直挺挺站着,固执地站着,好像要通过这个姿势向别人宣示一种什么东西。他听到耳边那一群女人在激烈地辩论着,宫斗抵达上升了。他的腰慢慢弯下了,有些留恋地埋头去看电脑屏幕,却看到那把水果刀稳稳插在自己胸口向左的地址。这可是把好刀啊,刀刃上那个弯曲的弧形地址尤其犀利,他用它宰割了多少水果,他根本就记不清了。

女孩在门口等她的男友。她投向斜对面的目光捕捉到了一对情侣,他们手挽手停在甜品店门口。她忽然心跳得厉害,她觉得一件很大的事就要发作。他们穿的是情侣装,看不到女子的脸,只能看到披散的头发和简练的服饰,就像一句广告词说的,简约却不简单,她一眼就看出那女的和自己是两个世界里的人。那身材,那背影,那衣着,那一举一动,离自己都很遥远。男人为女子掀开了玻璃门。就在男人转身的那一瞬间,她看到他手里拿着一枚巨大的车钥匙。那种钥匙她只在工厂老板的手里看到过。他们进去的一瞬间,身影被店里的装饰灯照亮了,却又很快朦胧了,只留给玻璃外面两个面对面亲密而坐的隐隐身影。女孩撤回来了目光,她觉得自己的目光忽然很累,飞倦的鸟儿,不知道在那里停泊,心里的某个地址在强烈地作痛,之前她一直向往的地址,看到进入的是那样的女子,她甘心了,释然了,这辈子进不去也没什么了,原本是不同世界里的人啊。她回头找她的男朋友。是什么时候做出了决定,决定让这个苦苦追求自己的小伙子做自己男朋友的呢,她自己都糊涂了,但是她笑了,这个一直悬而未决的事情,这日终于答案落地,她的内心何尝没有一种豁然开朗的喜悦呢?就算接上去他带她逛到夜深处,然后去某个小旅馆开一间房,她也决定不再圮绝,既然关系确定了,那么一切都是逆水成舟合情合理的事情,厂子里那些姐姐妹妹不都是这么过去的么。她看到自己的男朋友出来了,手里抱着一个花花绿绿的盒子,她知道那里面躺着一枚体态圆润颜色鲜亮的大苹果,那是平安夜的苹果,是情人之间爱的表白。她隐隐地笑了,分明预见到一个温馨而奥妙的夜晚就要在少女的眼前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