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装饰材料本性论--关于使用建筑装饰材料的一些观点

性情 时间:2017-12-28 浏览:
如今伴随着科技和技术的前进,征战、装饰原料也有着全新的富强发财,不说新型原料,单是在保守原料基础上研发的新款类,就足以让人眼球迷乱。就玻璃来说,现在就有镭射玻璃、彩印玻璃、热熔玻璃等等,再也不是二十年前的模样了。同时,原料间的连接技术也是

如今伴随着科技和技术的前进,征战、装饰原料也有着全新的富强发财,不说新型原料,单是在保守原料基础上研发的新款类,就足以让人眼球迷乱。就玻璃来说,现在就有镭射玻璃、彩印玻璃、热熔玻璃等等,再也不是二十年前的模样了。同时,原料间的连接技术也是绝后富强发财。

毫无疑问,这对付现在的设计师们和业主来讲是幸运的,可以有更多选择余地来自在地运用这些原料语言来表达设计的概念和意图,这是其他任何一个艺术种类都无法相比的。

事物都有一个两重性,可供选择的对象多了,可能也就没了主张。

原料的选用也一样,既然原料多了,就每种都用点吧,甚至有些设计作品没有尽其可能地发挥原料的本性,所以更多的只是注重原料在环境档次上的表现功能,或是单纯地经由过程原料来展现设计手法的多样性而埋没了原料自身的性情。设计师选择什么样的原料用在作品中,如同作曲家选择何种乐器来演奏其创作的曲子一样,一个乐器有自己的特性和性格,和曲调配合,就表达出作曲家想要的了。每一种征战装饰原料和乐器一样也有自己独有的特性,和设计者制定的样式相纠合来表达设计的意图。作曲家要熟识熟练每种乐器的特性,在曲子中要完美展现所用乐器的本性,设计师当然也要熟识熟练每种原料的本性,在作品中来展现他。

原料的本性包括有形态、肌理、颜色、力学、光学和化学性能等等原料自身的固有特性。表现好原料的本性,不能漠视和歪曲他,说出原料到要说的话,要是是这样,对付原料来讲,也是幸运的。那么,设计师就要对原料的性质做长远的研究,很好地了解石材、木材、玻璃、砖、陶瓷片、水泥、混凝土、钢材、铝板等等装饰原料的本性,并且还要仔细了解工艺技术的性能,将其二者纠合起来使用这些原料,这也异样是大自然的幸运。

现代的征战原料可以分成自然原料和待遇原料两类,自然原料主要有石材和木料;待遇原料则种类单一,主要有玻璃、金属、塑胶制品、化学原料、混凝土、砖、陶瓷片、水泥等等。

征战师赖特说过这样的话“每一种原料都有自己的语言,每种原料都有自己的故事”、“对付创造性的艺术家来说,每一种原料都有他自己的信息,有他自己的歌”,“原料因体现了本性而获得了价值,人们不应当去厘革他们的性质或想让他们成为别的”。可以说,充分表现原料的内在性情和外在形态,按原料的特性去使用他们,每一种原料就有一种新的形式,这是我们设计师的职责。

在人类社会中,对自然原料应用最理想的时期是古代中国和日本,对原料的天然特性都给予了足够的尊重,表现出原料自身的美丽。

石材,其基本特性是质地坚硬、有重量感,并且肌理和颜色雄厚、变化微妙。从体积形态来讲,石材是无规则块状体,经由机器加工可以成片状体,不论怎样加工,也无法厘革其自身质朴的特质。另外石材还有其自身的地域性,在地域文化界限模糊的本日,原料的地域性能否可以仔细挖掘呢?使用石材时可以仔细体会各类石材在这些方面的独有性情,石材有他自己所要表达的思想,只能理顺他的思想和人自己要表达的思想来统一。在古希腊、罗马等地的征战中,人们只使用了石材质地坚硬和受压性强的特点,在装饰上只使用了石材的可雕琢性和抛光后的光洁性,却完全歧视了石材的自然性,甚至一些作品已经不象是石材了。古代中国和日本在石材使用上是近乎完美地表现了石材的所有本性,这是和当时的思想哲学相关的。古代哲学把“天人合一”作为思想的第一境界,这是和其他地域完全不同的哲学观,这样的思想自然也渗入到征战装饰当中,因此,在石材的使用上看到了万物的本源,也看到了石材的本性。

木材是自然中最富饶感情的原料,性子温和,纤巧修长而美丽。其纹理也是和顺有秩,光泽隐现。颜色自然雄厚,含蓄、内敛。更重要的是他具有温和的结构性,即使加工成板材,起结构性也继续保持着。这是木材的本性。在使用木材的时候就要在保护这些本性的同时,遵守他的规律,发扬他的本性。比如加工工艺的实施,木材表面施加不透明的混油,木构件之间的连接使用铁钉等,这些是对木材本性最大的破坏。而透明的轻油、榫卯的连接是最明确地显示了木材的性能,这在古代的中国和日本等西方国家都获得了充分的发挥。然而在宫廷征战中,只使用了木材结构和力学上的本性,却把木材温和的颜色、美丽的纹理隐藏起来,统一以红、绿的颜色和图画,当然,这是为了满足封建皇权的需要。但在家具制作上则完美地实现了木材的本性。

砖,是由粘土经过高温煅烧形成的。烧成前,其黏土有着灵活的可塑性,烧成后质地坚硬,耐高温,有着良好的透水、透气性,表面简朴无华,色泽饱满温和,接近土地,又因其特有的地域性而形成个性,施釉的砖颜色雄厚斑斓,纹理则泄露出无意识的自然正派,抛光后光洁清朗。这是砖的本性,另外,砖累积起来后完全间纹理的次第感也是其性格中的又一特点。砖是经人为加工厘革其构成结构的原料中最贴近自然的一种。

混凝土的本性在于他的可塑性,体积感,重量感,平整感和连续性。其纹理轻松、颜色简朴。混凝土初时柔软干燥后则坚硬,因此他的可塑性是在干燥之前,并且干燥后无须在另行加工便可定型,这一点区别于砖。这是待遇合成原料在美学上的价值。在使用时重在强调他的可塑性和连续性相配合的潜力。运用混凝土本性获胜案例是赖特的古根海姆博物馆和约翰逊制蜡公司。

在所有原料中,玻璃是具有现代意义的代表之一,玻璃的透明和对光的反射、折射、慢射功能是玻璃本性的特点,他在空间的错觉和虚幻上是雄厚多姿的。并且玻璃在和另外原料纠合时所表现出的温和、谦让的中庸表现,则是玻璃本性中的美德,也是最具有中国文化特色的一种现代原料。贝聿铭在汉考克大厦中对玻璃的运用可谓是将玻璃的本性表现到及至。
金属原料,以钢、铜、铝板为代表是现代化的发端,其规矩性、耽误性、韧性的物理和化学性能在结构上所具有的作用是任何原料都不能替代的。他所具有的“骨感”是他的本性,让他象木材那样均衡自然而含蓄则是不可能的。即使被加工成片材、卷材,其本性也是不曾厘革的。

诸如这些在自然中提取合成的原料中,都有其自身的美学价值,设计师有责任去完美地来呈现。

对自然原料和待遇原料的使用不能为了单纯的形式或是其他什么需要去厘革他们的本性,包括对原料外在的审美方面和内在的力学、化学性能等方面的隐藏和厘革。可以肯定地说:只有对原料本质中的无限可能性进行挖掘和理解后,才有可能理解形式的概念,这时原料就已经成为表现形式的手段了。也就是经由过程原料的本性来表现形式的自身,形式自身是无法被发明出来的。所以,为了形式去厘革原料的本性,也就没有了真正意义上的形式。真正的设计是在原料本性和功能纠合后所派生的秩序下进行并产生的。

在使用原料时,要依据特定的环境和设计的目的来选择原料,来真实地表现原料的本性,在每种原料中寻觅自身的风格,或是说原料的“真面目”。就是说:木材就是木材,石材就是石材,金属就是金属等,他们都不是别的,都各自属于自己,我们不能把他们做的象别的什么。

对自然的顺应然后才合于自然的思想在我们的春秋时期就已经形成,可以说是对原料应用最早的也是最完美的思想请示,并且也创造出对原料完美使用的方式。到了技术全面富强发财的现代,原料加工和施工技术有了绝对的进步,使得原料的形体发生很大的变化,原料间的连接方式也有很大改进和富强发财,使得在同一个空间中使用多种原料成为可能,反之,技术的富强发财所产生的多种原料也让这些连接方法有了使用的场地,可人们不能由于技术的前进而破坏了原料本性的完美,原料本性来自于大自然,是和大自然相依的,我们把他挖掘出来使用的同时,也要将他归还给自然,破坏原料的本性而建造的环境将和自然相悖,他不属于这个自然。破坏或隐藏了原料的本性即是对自然的破坏,随之,环境的美感和原料的美感也会丧失殆尽。

那么这些美感到底表现到何种程度,则由设计师理解、运用原料的能力和对自然认识的深度来决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