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推荐阅读:《格言障壁》

隐私 时间:2017-06-10 浏览:
《格言联璧》 引言 《格言联璧》一书是集先贤警策身心之语句,垂后人之良范,条分缕晰,情给理明。全书严重内容包括学问类、存养类、持躬类、摄生(附)、敦品类、处事类、接物类、齐家类、从政类、惠吉类、悖凶类。所谓是成己成人之宝筏,希圣希贤之阶梯也

《格言联璧》

引言

《格言联璧》一书是集先贤警策身心之语句,垂后人之良范,条分缕晰,情给理明。全书严重内容包括学问类、存养类、持躬类、摄生(附)、敦品类、处事类、接物类、齐家类、从政类、惠吉类、悖凶类。所谓是成己成人之宝筏,希圣希贤之阶梯也。[清]金兰生先生编述

处事类

处难处之事愈宜宽,处难处之人愈宜厚,处至急之事愈宜缓,处至大之事愈宜平,处疑难之际愈宜无意。

[译文]处理难处理的事,越应宽大;与不好相处的人在所有,越应宽厚,处理紧急的事,情绪越要和缓,处理重大的事,态度越应平和;处理有疑难的题目,心中越应没有意见。

不自反者,看不出一身病痛。

不耐烦者,做不成一件事业。

[译文]:不自我反省的人,看不出自己一身的病痛;不耐烦的人则不能造就成果一件事业。

日日行,不怕千万里。

常常做,不怕千万事。

[译文]:天天走路不怕千万里路遥,天天做事则不怕千万件事多。

过去事丢得一节是一节。

而今事了得一节是一节。

未来事省得一节是一节。

[译文]:过去的事不必多计较,而今的事能做多少是多少,未来的事不必自寻烦恼。

居处必先精勤,乃能闲暇。凡事务求停妥,然后逍遥。

[译文]:生活工作首先勤快才能有所闲暇,一切事务都能处理得当才能自在自在。

无心者公,无我者明。

[译文]:心中没有成见则处事公允,心中没有自我则光明正大。

任事者,当置身利害之外。

建言者,当设身利害之中。

[译文]:当事人应置身于利害之外,提出倡议的人则应设身于利害之中,才能知道利弊得失。

无事时,戒一偷字,有事时,戒一乱字。

[译文]:没事要戒掉一个“偷”字,有事要戒掉一个“乱”字。

提得起,放得下,算得到,做得完,看得破,撇得开。

[译文]:有见识的人做事能提得起,放得下,算得到,做得完,看得破及撇得开。

救已败之事者,如驭临崖之马,休轻策一鞭。

图垂成之功者,如挽上滩之舟,莫少停一棹。

[译文]:挽救失败的事,就好像驾驭悬崖边的马,不能轻拍一鞭。对于行将成功的事,就好像拉船上沙滩,不能少停一桨。

以真实肝胆待人,事虽未必成功,日后人必见我之肝胆。

以诈伪心肠处事,人即一时受惑,日后人必见我之心肠。

[译文]:用真挚待人,事情虽不一定成功,日后他人一定知我真心诚意。以欺骗的心肠处事,别人一时或许受到迷惑,但日久必见我心肠狡诈。

天下无不可化之人,但恐诚心未至。

天下无不可为之事,只怕立志不坚。

[译文]:天下没有不能教化的人,只怕诚心不够。天下没有不能成功的事,只怕志向不坚定。

处人不可任己意,要悉人之情。

处事不可任己见,要悉事之理。

[译文]:与人相处,不能随自己的意志,要了解人情世故;做事不能固执己见,要明白事情的道理。

事到手,且莫急,便要缓缓想。

想得时,切莫缓,便要急急行。

[译文]:事情到且则,不能着急,要周全考虑解决的方法。想到解决的方法时,不能怠缓,一定要尽快果决执行。

事有机缘,不先不后,刚刚凑巧。

命若蹭蹬,走来走去,步步踏空。

[译文]:事情的成功有很多机遇,若不能把握机遇而任时间消逝总做不成一件事情。

接物类

事属明朗,要思回护他,著不得一点攻讦的念头。

人属寒微,要思矜礼他,著不得一毫傲睨的气象。

[译文]:属于人家的隐私,要想着维持,不能有一点说谎言的念头。对于贫寒卑微的人,要想着礼遇他,不能有一丝骄傲轻视的态度。

凡一事而关人终身,纵确见实闻,不可著口。

凡一语而伤我长厚,虽闲谈酒谑,慎勿形言。

[译文]:凡事关系人一生的名誉,即使亲眼目睹,也不能说出去。如果某句话有伤自己的厚道,即使喝酒闲谈,也要谨慎不说。

待己当从无过中求有过,非独进德,亦且免患。

待人当于有过中求无过,非但存厚,亦且解怨。

[译文]:严于律己,不断地检讨过失,不仅使自己的品德增进而且能免除祸患。对待别人应从过错中看到他的长处,不但能保厚道,而且能化解对方的怨恨。

事后而议人得失,吹毛索垢,不肯丝毫放宽;试思己当其局未必能效彼万一。

旁观而论人短长,抉隐摘微,不留些须余地;试思己受其毁,未必能安意顺承。

[译文]:事后议论别人的过错,有意挑剔,一点一滴也不放过,如果换成自己,未必能如他。在一旁对别人说长道短竭泽而渔,想想如果换成自己遭人谴责,能否就默默承受呢。

人好刚,我以柔胜之。人用术,我以诚感之。人使气,我以理屈之。

[译文]:别人好强,我则以柔克刚。别人用心计,我用殷切感染他。别人动怒气,我用道理折服他。

柔能制刚,遇赤子而贲、育失其勇。

讷能屈辩,逢喑者而仪、秦拙于词。

[译文]:柔能克刚,当大力士孟贲、夏育遇到小孩子时,他的勇力也无处可用。木讷能制服,即使像苏秦、张仪一样的善辩家,当他遇到哑巴时,也无计可施。

何以息谤?曰无辩。

何以止怨?曰不争。

[译文]:如何制止毁谤?只有不去辩解。如何遏制怨恨,只有不去争辩。

人之谤我也,与其能辩,不如能容。

人之侮我也,与其能防,不如能化。

[译文]:别人毁谤我,与其与他辩解,不如宽忍他。别人欺负我,与其提防,不如化解。

律身惟廉为宜,处世以退为尚。

[译文]:自律只有谦洁最适宜,处事以不争先为崇尚。

径路窄处,留一步与人行。

滋味浓底,减三分让人尝。

任难任之事,要有力而无气。

处难处之人,要有知而无言。

[译文]:路窄的地方,要留一点地方让别人通过。好的味道,要留一些让别人品味。负责处理困难的事要有力而没有怨言。与难以相处的人在所有,要心中有数而口中不说。

轻信轻发,听言之大戒也。

愈激愈厉,责善之大戒也。

[译文]:轻信谣言而随便动怒是听别人说话的大忌,劝人从善不能用激烈的方法,否则将事倍功半

施在我不足之惠,则可以广德。

留在人间不尽之情,则可以全交。

[译文]:尽我的力量帮助需要帮助的人,则可以增广德性。人情留给对方,则朋友之间的交情可以长久。

古人爱人之意多,故人易于改过;而视我也常亲,我之教益易行。

今人恶人之意多,故人甘于自弃;而视我也常仇,我之言必不入。

[译文]:以前的人教导别人,多出于爱意,所以人乐于改过,关系也亲近,所以教导容易推行。而今的人教导别人,多出于厌恶,所以被教的人宁可自暴自弃,关系也不融洽,所说的话对方也难以接受。

喜闻人过,不若喜闻己过。

乐道己善,何如乐道人善。

[译文]:喜欢听别人的过错,不如喜欢听自己的过失。喜欢说自己的优点,不如说别人的善行。

听其言,必观其行,是取人之道。

师其言,不问其行,是取善之方。

[译文]:听对方说的话,一定要观察他是否能做到,这是选择人才的方法。只领会他的好坏,而不过问他的行为,这是择善的方法。

存养类

涵养冲虚,便是身世学问。

省除烦恼,何等心性安和!

[译文]:涵养虚心便是做人学问。去除烦恼心性天然平和。

存养宜冲粹,近春温。省察宜谨严,近秋肃。

[译文]:存养人道的功夫,要像春天寻常温和。省察自己的缺失要像秋天身般正经。

人心如谷种,满腔都是生意,物欲锢之而滞矣。

然而生意未尝不在也,疏之而已耳。

人心如明镜,全休浑是光明习染薰之而暗矣。

然而明体未尝不存也,拭之而已耳。

[译文]:人的心就好像稻谷一样,遍地都是生机,只因物欲掩盖了生机,但生机始终存在。人心像明镜一样,充满着光明,只因外在的污染而变暗,然而光明并未消失,只不过少了擦拭而已。

人之心胸,多欲则窄,寡欲则宽。

人之心境,多欲则忙,寡欲则闲。

人之心术,多欲则险,寡欲则平。

人之心事,多欲则忧,寡欲则乐。

人之心气,多欲则馁,寡欲则刚。

[译文]:人的心胸欲念多则狭窄,欲念少则心胸宽广。人的心境多欲则忙乱,少欲则悠闲。人的心术多欲则险恶。少欲则和平。人的心事多欲则忧愁,少欲则快乐。人心之气象,多欲则软弱,少欲则顽固,

宜寂静,宜从容,宜谨严,宜减削,四者切已良箴。

忌多欲,忌妄动,忌坐驰,忌旁骛,四者切已大病。

常操常存,得一恒字诀。勿忘勿助,得一渐字诀。

[译文]:宜安静、少说话、从容不迫、严谨及减削,这些都是监督自己的良言。避多欲、盲动、心不专一,以此避免自己的缺失。在实践这些修养的过程中,能体会到恒字的秘诀。而在不间断的过程里,能体验出渐字的秘诀。

忿如火,不遏则燎原。

欲如水,不遏则滔天。

[译文]:忿怒如火,不阻止则会烧掉一切,欲望像洪水,不阻挡则淹没一切。

敬守此心,则心定;敛抑其气,则气平。

[译文]:谨慎坚守善良的本性,则心灵沉着,收敛抑制浮躁之气,则心气平和。

心一松散,万事不可收拾。

心一疏忽,万事不中听目。

心一执著,万事不得天然。

[译文]:心如果松散则凡事做不成,心如果疏忽则凡事不能专心,心如果固执则万事不得真义。

一念疏忽,是错起头。

一念决裂,是错终归。

[译文]:一念疏忽是过失的开始,一念不能有始有终便是过失终归。

名誉自屈辱中彰,德量自隐忍中大。

[译文]:名誉从屈辱中彰显,德性雅量从忍耐中壮大。

谦退,是保身第一法。安祥,是处事第一法。

涵容,是待人第一法。洒脱,是养心第一法。

[译文]:谦虚退让是保身的第一法;安静平和是处事第一法;包涵容忍是待人的第一法;潇洒脱俗是养心的第一法。

静能制动,沉能制浮,宽能制褊,缓能制急。

[译文]:安静能号衣浮动,沉潜能号衣浮躁,宽和能号衣偏狭,舒缓能号衣急躁。

天地间真滋味,惟静者能尝得出。

天地间真机括,惟静者能看得透。

[译文]:天地间的真义,只有心静的人才能体会。天地间的玄妙,只有心静的人才能看明白。

气忌盛,心忌满,才忌露。

[译文]:脾气切忌旺盛,心志切忌餍足,才情切忌显露。

世俗烦恼处,要耐得下。

世事纷忧处,要闲得下。

胸怀牵缠处,要割得下。

境地浓艳处,要淡得下。

意气忿怒处,要降得下。

[译文]:处于世俗烦恼,要能忍耐;处于世事纷扰,要能清闲;胸中牵挂处,要能抛得开;处于浓艳境地,要能淡然处之;处于失意愤怒时,要能稳定情绪。

观操存,在利害时。观精力,在饥疲时。

观度量,在喜怒时。观镇定,在震惊时。

[译文]:看一私人的操守,在其利害得失时,看一私人的精力,在其饥饿疲倦时,看一私人的度量,在其面临喜怒哀乐时;看一私人的沉着,在其有惊吓时。

大事难事看担当,窘境顺境看襟度。

临喜临怒看涵养,群行群止看识见。

[译文]:面临大事与难事,可看出一私人的仔肩;处顺境窘境,可看出一私人的胸襟气度;遇丧事怒事,看一私人的涵养;与同辈相处,可看一私人的见识。

持躬类

浓于声色,生虚怯病。浓于货利,生贪饕病。

浓于功业,生造作病。浓于名誉,生矫激病。

[译文]:纵情于声色虚怯病,热衷于财货生贪婪病,嗜好功名生造作病,看重名誉生矫情偏激之病。

经一番挫折,长一番识见。

容一番横逆,增一番器度。

省一分经营,多一分道义。

学一分退让,讨一分好处。

去一分奢侈,少一分罪行。

加一分体贴,知一分物情。

[译文]:经历一番挫折,才能增进一分见识。经过一番磨难,才能增一分度量。省一分利益的经营,则多一分道义。能学一分退让,可得一分好处。去掉一分享受,则减少一分罪行。对事物多一分认识,而多知一分物情。

人心如谷种,满腔都是生意,物欲锢之而滞矣。

然而生意未尝不在也,疏之而已耳。

人心如明镜,全体浑是光明,习染薰之而暗矣。

然而明体未尝不存也,拭之而已耳。

[译文]:人的心就好像稻谷一样,遍地都是生机,只因物欲掩盖了生机,但生机始终存在。人心像明镜一样,充满着光明,只因外在的污染而变暗,然而光明并未消失,只不过少了擦拭而已。

有真才者,必不矜才。

有实学者,必不夸学。

[译文]:有真才能的人不依恃才能,有真学问的人不夸耀学问。

诿罪掠功,此君子事。掩罪夸功,此众人事。

让美归功,此君子事。分怨共过,此盛德事。

[译文]:争功诿过是君子的本事,掩饰过错、夸耀功劳是凡人的本质,功劳美好谦让于别人是君子的行为,替他人担当罪行是造就成果德行的事。

毋毁众人之名,以成一己之善。

毋没天下之理,以护一己之过。

[译文]:不要谴责众人的造就成果而归功于自己,不要埋没天下的事理以掩饰自己的过失。

读书有四个字最要紧,曰阙疑好问。

做人有四个字最要紧,曰务实耐久。

[译文]:读书最要紧的就是勤学好问,做人最要紧的就是实实在在的而持之以恒。

物忌全胜,事忌全美,人忌全盛。

[译文]:事物忌讳到达极点,事情避免极端完美,人则忌讳平步青云。

步步占先者,必有人以挤之。

事事争胜者,必有人以挫之。

[译文]:凡事抢先一定人挤兑,而凡事争胜则必有人打击。

护美观,不如重廉耻。求医药,不如养性情。

立党羽,不如昭信义。作成福,不如笃至诚。

多方说,不如慎隐微。博声名,不如正心术。

恣豪华,不如乐名教。广田宅,不如教义方。

[译文]:注重美观不如注重廉耻,求医药养生不如调养性情,结交党羽不如重信义,作威作福不如忠笃诚实,多说不如谨慎自己的缺失,博取名声不如端正自己的意念,纵情享受不如因名设教,积聚田宅不如教子有方。

度量如海涵春育,应接如流水行去,

操存如春天白日,威仪如丹凤祥麟,

言论如敲金戛石,持身如玉洁冰清,

襟抱如光风霁月,气概如乔岳泰山。

[译文]:度量要大如海能容纳一切,如春风润育万物;待人接物如行云流水般清白,情操像春天白日般光明,威仪如丹凤呈祥,言论如敲金石般响亮,持身如玉洁冰清般纯洁,胸襟抱负有如和风明月般和蔼,气概则如泰山般崇高。

心术以光明笃实为第一,

容貌以正大老成为第一,

言语以简要真切为第一。

[译文]:心境以光明诚实为最重要,仪容外貌以老成持重为最重要,说话以简捷殷切为最重要。

勿吐有益身心之语,勿为有益身心之事,

勿近有益身心之人,勿入有益身心之境,

勿展有益身心之书。

[译文]:不要说对自己有益的话,不做有益身心的事,不接近有益于自己的人,不进入有益身心的环境,不看有益身心的书籍。

此生不学一可惜,此日闲过二可惜,此身一败三可惜。

[译文]:人生有三件事最为可惜:第一是不进修,第二是虚掷年光,第三是败坏身心。

休诿罪于气化!一切责之人事。

休过望于世间!一切求之我身。

[译文]:不要把过错推诿于气愤,应平息一切责难他人的事,不要过于期望世间,一切事情应求助自己。

自责之外,无胜人之术。

自强之外,无上人之术。

[译文]:除自我反省之处,再没有胜过别人的方法。除了自我发愤之外,再没有超过别人的方法。

聪明者戒太察,顽固者戒太暴,温良者戒无断。

[译文]:聪明的人戒太明察,顽固的人戒暴躁,温和的人戒优柔寡断。

以恕己之心恕人,则全交。

以责人之心责己,则寡过。

[译文]:以留情自己的心留情别人,则交情深。以责备他人的心责备自己,则过错少。

见人不是,诸恶之根。

见己不是,万善之门。

[译文]:只看别人的一切缺欠,是恶的根源。能明察自己一切的缺失,才是所有善的根基。

品诣常看胜如我者,则愧耻自增。

享用常看不如我者,则怨恨自泯。

[译文]:常看修养品德胜过我的人,则惭愧耻辱油然而生。常看物质享受不如我的人,则埋怨情绪天然消失。

将劳役者比,则优闲自乐。将疾病者比,则康健自乐。

将祸患者比,则平安自乐,将死灭者比,则生存自乐。

[译文]:与饥饿的人相比,则能温饱的人快乐;与寒冷的人相比,则得到温暖的人快乐;与吃苦力的人相比,则悠闲的人快乐;与生病的人相比,则壮健的人快乐;与多祸的人相比,则平安的人快乐;与死灭的人相比,则生存的人快乐。

对失意人,莫谈得意事!

处得意日,莫忘失意时。

[译文]:对失意的人,不要谈得意的事!处于得意的时候,不要忘记失意的日子。

贫贱是苦境,能善处者自乐。

繁华是乐境,不善处者更苦。

[译文]:贫贱是受苦的境遇,但是若能特长调理,便苦中有乐。繁华是快乐的境地,但不特长调理的人则乐中生悲。

好讦人者身必危,自甘为愚,适成其保身之智。

好自夸者人多笑,自舞其智,适见其欺人之愚。

[译文]:喜欢攻讦毁谤他人的人必遭祸患,大智若愚的人可保全他内在的智慧;喜欢自夸的人多遭人讥刺,自以为智的人可看出他自欺欺人的无知。

惩忿窒欲,其象为损,得力在一忍字。

迁善改过,其象为益,得力在一悔字。

[译文]:对待心中的欲念,放纵即有所损,所以关键在于忍。改过向善,努力即有所助益,所以关键在于悔。

欲心正炽时,一念著病,兴似寒冰。

利心正炽时,一想到死,味同嚼蜡。

[译文]:欲念旺盛时,能想到招致疾病,兴趣即能冷却如寒冰。利欲熏心时,想到死后全无,即索然无味。

事不可做尽,言不可道尽,

势不可倚尽,福不可享尽。

[译文]:凡事要留不足地,话不能说穿,势力不能倚尽,福气不能享尽。

难消之味休食,难得之物休蓄。

难酬之恩休受,难久之友休交。

难再之时休失,难守之财休积。

难雪之谤休辩,难释之忿休较。

[译文]:难以消化的食物不吃,难得的财物不存,难以报答的恩惠不受,难以长处的朋友不交,难以重逢的时光不失,难以守的财富不聚,难以澄清的诽谤不辩,难以释怀的忿怒不计较。

谦,美德也,过谦者怀诈。

默,懿行也,过默者藏奸。

[译文]:谦虚是美德,但过于谦虚的人心怀诡诈;缄默是好的行为,但过于沉静的人则胸藏奸伪。

圆融者无诡随之态,精细者无苛察之心,

方正者无乘拂之失,沉静者无阴险之术,

诚笃者无椎鲁之累,光明者无浅露之病,

劲直者无径情之偏,执持者无拘泥之迹,

敏炼者无轻浮之状。

[译文]:性情圆融随和的人没有诡诈的神态,精明仔细的人没有苛刻审查的心思,行为方正的人没有乘戾的行为,沉着的人没有阴险的手段,诚信笃实的人没有无能的牵累,光明正大的人没有肤浅的缺点,刚直的人没有性情上的偏失,果决的人没有拘泥的毛病,达练的人没有轻浮的外貌。

私恩煦感,仁之贱也。直往轻担,义之贱也。

足恭伪态,礼态贼也。苛察岐疑,智之贼也。

苟约遵守,信之贼也。

[译文]:恩惠授予私人,是仁的危害;轻率从事而无担当,是义的危害;伪装恭敬的仪态,是礼的危害;细察而多疑,是智的危害;不能坚守诚信,是信的危害。

摄生(附)

慎风寒,节饮食,是从吾身上却病法。

寡嗜欲,戒烦恼,是从吾心上却病法。

[译文]:注意风寒,控制饮食,是从身体上预防疾病;减少嗜好欲念,是从心理上预防疾病。

少思虑以养心气,寡色欲以养肾气,

勿妄动以养骨气,戒嗔怒以养肝气。

薄滋味以养胃气,省言语以养神气,

多读书以养胆气,顺时令以养元气。

[译文]:减少思虑烦恼以养心气,少色欲以养肾气,不乱动以养骨气,不发怒以养肝气,少吃喝以养胃气,少说话以养精神,多读书以养胆气,不逆时令以养元气。

忧愁则气结,忿怒则气逆,恐惧则气陷,

拘迫则气郁,急遽则气耗。。

[译文]:忧愁使气郁结,愤怒则气受阻,恐惧则气陷逆,压抑则气闷,急速则耗气。

行欲徐而稳,立欲定而恭,

坐欲端而正,声欲低而和。

[译文]:行动要慢而稳重,站要直而恭敬,坐要端正,说话声音要低而温和。

多静坐以收心,寡酒色以清心,去嗜欲以养心,玩古训以警心,悟至理以明心。

[译文]:常静坐以收心,少酒色以清心,省嗜好以养心,鉴古训以警卫,悟道理以明心。

宠辱不惊,肝木自宁。静以敬,心火自定。

饮食有节,脾土不泄。调息寡言,肺金自全。

恬淡寡欲,肾水自足。

[译文]:宠辱不惊则肝宁,动静皆诚敬则心定,饮食有控制则脾不病,调整呼吸少说话则保肺,平淡少欲则肾水足。

道生于安静,德生于卑退,

福生于清俭,命生于和畅。

[译文]:道生于安静,德见于谦让,福生于清俭,命生于平和。

天地不可一日无和气,人心不可一日无喜神。

[译文]:天地不能一日没有和气,人心不能一日没有喜悦的神情。

言语知节,则愆尤少。动作知节,则悔吝少。

爱慕知节,则营求少。欢乐知节,则祸败少。

饮食知节,则疾病少。

[译文]:说话有分寸则少得罪人,行为有控制则少悔恨,爱慕有控制则请求恳求少,快乐有控制则祸败少,饮食有控制则疾病少。

人知言语足以彰吾德,而不知慎言语乃所以养吾德。

人知饮食足以益吾身,而不知节饮食乃所以养吾身。

[译文]:人都知道说话可以显示自己的优点,但不知说话谨慎可以培养德性;人都知道饮食可以有益生命,却不知控制饮食可以养生。

败德之事非一,而酗酒者德必败。

伤生之事非一,而好色者生必伤。

[译文]:败坏德行的行为有许多,而酗酒一定败德;伤害生命的行为也有许多,而好色一定伤生。

敦品类

人以品为重,若有一点卑污之心,便非顶天立地汉子。

品以行为主,若有一件愧怍之事,即非泰山北斗品格。

[译文]:人的品格最重要,有一丝污秽的心便不是顶天立地的男人。品格以行事为主,若做了一件愧对良心的事,品格便不如泰山北斗般崇高。

君子之事上也,必忠以敬,其接下也,必谦以和。

君子之事上也,必诌以媚,其待下也,必傲以忽。

[译文]:君子对待比自己地位高的人一定忠敬,对比自己地位低的人必然谦虚和气。君子则相同,对上趋炎附势,对下则骄傲无礼。

贵人之前莫言贱,彼将谓我求其荐。

穷人之前莫言贫,彼将谓我求其怜。

[译文]:在有地位的人面前不要诉说自己的卑贱,否则他会认为请求恳求他推荐。在富有的人面前不要说自己的贫困,否则他会他为在求他可怜。

君子专望人恩,恩过辄忘。

君子不轻受人恩,受则必报。

[译文]:君子专门期望他人的恩惠,但受恩后就忘;君子则不轻易受人恩惠,若受恩于人,则一定想法图报。

处众以和,贵有强毅不可夺之力。

持已以正,贵有圆通不可拘之权。

[译文]:以平和的态度与人相处,但贵在有坚定不移的原则。对待自己须刚正,但贵在处事圆融通达而不拘泥。

使人有面前之誉,不若使人无背后之毁。

使人有乍处之欢,有若使人无久处之厌。

[译文]:在别人面前受称赞,不如背后没有人说谎言。与人相处能使人获得短暂快乐,不如与人长久相往而不使对方厌恶。

遍地伛偻,笑伊首何仇于天,何亲于地。

终朝筹算,问尔心何轻于命,何重于财。

[译文]:遍地卑躬屈膝,可笑你的头为什么有仇于天而又有恩于地而抬不起头来?终日谋尽计算,问你的心为什么轻生命而重钱财?

学问类

收吾本心在腔子里,是圣贤第一等学问;

尽吾本分在素位中,是圣贤第一等工夫。

[译文]:把仁心存在自己心中是先贤的最高学问,行为中尽自己的本分是圣贤的最高功夫。

万里澄澈,则一心愈精而愈谨;

一心凝集,则万里愈通而愈流。

[译文]:事理明白则心愈能清楚而专一,心能专一则事理愈能通达畅达。

宇宙内事,乃已分内事;

已分内事,乃宇宙内事。

[译文]:将宇宙万物的事视为自己的事,自己的事也就是宇宙万物的事。

观天地生物气象,学圣贤克己工夫;

下手处是发愤图强,造就成果处是至诚无息。

[译文]:观察天地万物天然的景象,进修圣贤克己养性的工夫。行动上就是事必躬亲,奋斗不止,而最终的目的就是存诚天然。

以圣贤之道教人易,以圣贤之道治己难。

以圣贤之道出口易,以圣贤之道躬行难。

以圣贤之道奋始易,以圣贤之道克终难。

圣贤学问是一套行王道必本无德。

后世学问是两截不修己尽管治人。

[译文]:以圣贤的道理教导别人很容易,自己实践却是不容易的事。以圣贤的道理开始奋斗很容易,但坚持终归却很难。圣贤的道理与实践相纠合,行暴政必本于德性。后代则相同,学问与实践不能同一,不修持自己的德性,而尽管治理别人。

接人要和中有介,

处事要精中有果,

认理要正中有通。

[译文]:待人要平和而有原则,待事要明确顽强,待理要正直而通达。

古文学者,得一善言,附于其身。

今之学者,得一善言,务以悦人。

[译文]:古时的学者,得一嘉言便事必躬亲;而今的学者得一嘉言则希望取悦别人。

心不欲杂,杂则神荡而不收。

心不欲劳,劳则神疲而不入。

[译文]:心境不能杂乱,杂乱则精神恍惚而不能专心,心不能劳累,心劳累则精神疲倦,就没有收获。

心慎杂欲,则不足灵。目慎杂观,则不足明。

[译文]:内心摒除杂念则天然清明。眼睛不看杂乱景物则天然清亮。

把意念沉潜得下,何理不可得!

把志气奋发得起,何事不可做!

[译文]:使意念沉稳,任何事理都能通达。有志发愤图强。任何难事都能成功。

齐家类

勤俭,治家之本。和顺,齐家之本。

谨慎,保家之本。诗书,起家之本。

忠孝,传家之本。

[译文]:勤俭是治家的根基;和顺是齐家的根基;保家的根基是谨慎;起家的根基是诗书;传家的根基是忠孝。

父母所欲为者,我继述之。

父母所重念者,我亲厚之。

[译文]:父母亲生前所期望的,我要继承;父母亲所垂念的人,我要厚待他。

兄弟和,其中自乐。子孙贤,此外何求!

[译文]:兄弟友爱,其中自有和乐。子孙贤良,此外还有何求。

心术不可得罪于天地。

言行要留好样与儿孙。

[译文]:心术不可违背天地意志,言行举止要给子孙做样品

近处不能感动,未有能及远者。

小处不能调理,未有能治大者。

亲者不能联属,未有能格疏者。

一家生理不能全备,未有能安养百姓者。

一家子弟不率规矩,未有能教诲他人者。

[译文]:亲近的人不能受感动,就无法感化远处的人。小事情不能调理,就不能治理大事。亲友不能联属,就不能匡正关系疏远的人,一家的生计不能照料,就不能安养公民,家中的子弟不守规矩,就不能教诲他人。

雨泽过润,万物之灾也。

恩崇过礼,臣妾之灾也。

情爱过义,子孙之灾也。

[译文]:雨下太多,不仅不能润泽万物,反而酿成渍灾。恩宠太多,超过礼仪,是臣妾的灾害。情爱多于义,则成为子孙的灾害。

安祥恭敬,是教小儿第一法。

公正严明,是做家长第一法。

[译文]:安祥恭敬是教导小孩的第一法,公正严明是做父母的第一法。

未有和气萃焉,而家不吉昌者。

未有戾气结焉,而家不衰落者。

[译文]:从来没有家庭和睦而不兴旺发达的,从来没有家庭不和而不衰落的。

无正经人交接,其人必是奸邪。

无穷亲友往来,其家必然势利。

[译文]:没有正派人交往,这私人一定是个奸诈之徒;没有穷困的亲友往来,这个家庭一定是势利眼。

齐家类

勤俭,治家之本。和顺,齐家之本。

谨慎,保家之本。诗书,起家之本。

忠孝,传家之本。

[译文]:勤俭是治家的根基;和顺是齐家的根基;保家的根基是谨慎;起家的根基是诗书;传家的根基是忠孝。

兄弟和,其中自乐。子孙贤,此外何求!

[译文]:兄弟友爱,其中自有和乐。子孙贤良,此外还有何求。

近处不能感动,未有能及远者。

小处不能调理,未有能治大者。

亲者不能联属,未有能格疏者。

一家生理不能全备,未有能安养百姓者。

一家子弟不率规矩,未有能教诲他人者。

[译文]:亲近的人不能受感动,就无法感化远处的人。小事情不能调理,就不能治理大事。亲友不能联属,就不能匡正关系疏远的人,一家的生计不能照料,就不能安养公民,家中的子弟不守规矩,就不能教诲他人。

雨泽过润,万物之灾也。

恩崇过礼,臣妾之灾也。

情爱过义,子孙之灾也。

[译文]:雨下太多,不仅不能润泽万物,反而酿成渍灾。恩宠太多,超过礼仪,是臣妾的灾害。情爱多于义,则成为子孙的灾害。

安祥恭敬,是教小儿第一法。

公正严明,是做家长第一法。

[译文]:安祥恭敬是教导小孩的第一法,公正严明是做父母的第一法。

未有和气萃焉,而家不吉昌者。

未有戾气结焉,而家不衰落者。

[译文]:从来没有家庭和睦而不兴旺发达的,从来没有家庭不和而不衰落的。

无正经人交接,其人必是奸邪。

无穷亲友往来,其家必然势利。

[译文]:没有正派人交往,这私人一定是个奸诈之徒;没有穷困的亲友往来,这个家庭一定是势利眼。

从政类

眼前百姓即儿孙,莫谓百姓可欺,且留下儿孙田产。

堂上一官称父母,漫道一官好做,还尽些父母恩情。

[译文]:做官的人要视百姓为子女,不要认为百姓可欺负,更要为自己的后代积德。百姓称你为父母官,不要认为官好做,应尽到视民如子的仔肩。

居家为妇女们爱怜,朋友必多喜色。

做官为衙门人欢喜,百姓定有怨声。

[译文]:为顾及妻儿而疏远朋友,则朋友不高兴。做官只求和亲属亲近而疏远百姓,百姓则有怨声。

住世一日,要做一日坏人。

为官一日,要行一日功德。

[译文]:活在世上一日要做一日坏人,做官一天就要做一天功德。

无功而食,雀鼠是己。

肆害而食,虎狼是己。

[译文]:无功于民而食俸禄就像老鼠、麻雀一样;蹂躏百姓而食俸禄,则是猛烈的虎狼。

毋矜清而傲浊,毋慎大而忽小,毋勤始而怠终。

[译文]:不要孤芳自赏,不可只谨慎大事而忽略小事,做事要有始有终。

居官廉,人以为百姓受福,予以为锡福于子孙者不浅也。

曾见有约己裕民者,后代不昌不耶?

居官浊,人以为百姓受益。予以为贻害于子孙者不浅也。

曾见有瘠众肥家者,历也得久长耶?

[译文]:做官的人清廉,别人都觉得百好有福,但我认为他的子孙受福最多,可曾见过对待自己减削而厚待百姓的官,他的后代有不昌盛的吗?做官不清廉的人,人以为百姓受益,但我认为他的子孙受益更多,可曾见过压榨百姓的官而厚待自家的人,他的后代能长久吗?

古之从仕者养人,今之从仕者养己。

古之居官也,在下民身上做工夫。

今之居官也,在上官眼底做工夫。

[译文]:古代做官的人以百姓为重,而今则以自己为重。古代做官的人在百姓身高下功夫,而今则在上司面前做功夫。

职业是当然底,每日做他不尽,莫要认作假。

权势是偶然底,有日还他主者,莫要认作真。

[译文]:职业是一辈子做不完的事,要认真不做假;权势是偶然的,有朝一日会换成别人,所以不必把权势看得认真。

陷一无辜,与操刀杀人者何别?

释一大憝,与纵虎伤人者无殊!

[译文]:执法时,陷害无辜,与持刀杀人有什么分离别离?开释坏人,与放虎伤人没有什么不同。

针芒刺手,茨棘伤足,举体痛楚,

刑惨百倍于此,可以喜怒施之乎!

虎豹在前,坑阱在后,百般呼号,

狱犴何异于此?可使无辜坐之乎!

[译文]:用针芒刺手或以荆棘刺脚,全身都会感到疼痛,用刑则更残酷,怎么可以凭自己的喜怒用刑呢?猛兽掉落陷阱,哀号不断,与人身陷囹圄有何不同,怎么能让无辜之人坐牢呢?

惠吉类

开卷有益,作善降祥。

[译文]:读书有好处,作善得吉祥。

崇德效山,藏器学海。

群居守口,独坐防心。

[译文]:修养自身的德性要效法平地,内心宽广要像海寻常辽阔。与人在所有要谨慎说话,自己独处要防胡思乱想。

以镜自照见开容,以心自照见吉凶。

[译文]:自己照镜子可以看到五官长相,用心作镜子可见吉凶祸福。

善为至宝,一生用之不尽。

心作良田,百姓耕之不足。

世事让三分,天外地阔。

心田培一点,子种孙收。

[译文]:善心是最宝贵的,一生用不完;善心作良田,后代子孙绵亘耕种不完。凡事能退让一点,天地宽广;心中培养善念,子孙自有收获。

留福与儿孙,未必尽黄金白镪。

种心为产业,由来皆送美宅良田。

[译文]:留给子孙不必都是黄金白银,以善心为产业比得上是美宅良田。

存一点天理心,不必责效于后,子孙赖之。

说几句阴骘话,纵未尽施于人,鬼神鉴之。

[译文]:心存一点天理良心,不必苛责子孙进修,而子孙自会有所依赖。说几句公道话,即使没有完全施予他人,上天自会知道。

勿谓一念可欺也,须知有天地鬼神之鉴察。

勿谓一言可轻也,须知有前后左右之窃听。

勿谓一事可忽也,须知有身家性命之关系。

勿谓一时可逞也,须知有子孙祸福之报应。

[译文]:不要有欺人的念头,要知道天地能明察一切。不要随便说话,要知道有人会偷听。不要疏忽小事,因其可能关系一家人的性命。不要逞一时之快,须知子孙会有报应。

作践五谷,非有奇祸,必有奇穷。

爱惜只字,不但显荣,亦当延寿。

[译文]:耗损粮食,即使没有新鲜的灾祸,也会有极端地贫穷。爱惜纸张,不但能荣华繁华,也能益寿延年。

形之正,不求形之直而影自直。

声之平,不求响之和而响自和。

德之崇,不求名之远而名自远。

[译文]:自己身体正直不必求影子正直,则影子必然正直。名声好不求他人附和,名声天然远扬。道德崇高,不求声名远播,天然有人知道。

从热闹场中,出几句清冷言语,便扫除无限杀机。

向寒微路上,用一点赤热心肠,自培植许多生意。

[译文]:在纷乱的场合中,说几句公道话,便能化解许多麻烦。对贫困的人,用一点热心肠,能栽培许多有用的人。

知足常乐,能忍自安。

[译文]:知道餍足即能快乐,能忍一时之气便能保平安。

悖凶类

繁华家不肯从宽,必遭横祸。

聪明人不肯学厚,必夭天年。

[译文]:繁华人家不肯宽厚待人,必将遭遇意外的祸害。聪明人不肯进修厚道,必使寿命夭折。

暗里算人者,算的是自家儿孙。

空中造谤者,造的是本身罪孽。

[译文]:暗地里算计别人,算计的将是自己的子孙,无中生有地毁谤别人,是为自己造孽。

位尊身危,财多命殆。

[译文]:居高位的人不知进退,将有生命的危险;聚财富而不做善事的人,也将有性命的危险。

肆傲者纳侮,讳过者长恶。

贪利者害己,纵欲者戕生。

[译文]:骄傲放浪的人容易抛致侮辱,忌讳过错的人易滋长罪恶。贪利的人蹂躏自己,放纵欲望的人戕害生命。

飞蛾死于明火,故有奇智者,必有奇殃。

游鱼死于芳纶,故有美嗜者,必有美毒。

[译文]:飞蛾死于明亮的火光,所以极端聪明的人必然有极端的灾殃。水中的鱼死于芳香的鱼线,所以偏好美味的人必遭美味的毒害。

吉人无论处世平和,即梦寐神魂,无非生意。

凶人不但作事乖戾,即声音笑貌,浑是杀机。

[译文]:吉祥的人处世平和,即使梦中,也充满着生机。凶恶的人做事暴戾狠毒,在其音容笑貌里都充满杀机。

仁人心地宽舒,事事有宽舒气象,

故福集而庆长。鄙夫胸怀苛刻,

事事以苛刻为能,故禄薄而泽短。

[译文]:有仁心的人,心胸宽广,凡事都有宽舒平和的气象,所以福气聚集而仁泽广泛。鄙俗的人心胸狭窄斤斤计较,所以福薄而恩泽短暂。

精工言语,于行事毫不相干,

照拂皮毛,与性灵有何关涉!

[译文]:能说会道与认真做事没有关连,外面的皮毛与内在心灵毫无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