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世纪之交

隐私 时间:2017-06-14 浏览:
1998年5月2日凌晨0点时分,一对夫妻正在家里看着从音像店租来的光盘,电视机播放的是《泰坦尼克号》,这部电影我直到2012年重映时才看过,而这对夫妻倒是蛮赶时髦,首映半年后就在家里看上了。 他们有没有被感动或被逗乐我不得而知,只知道妻子腹部一阵剧痛

1998年5月2日凌晨0点时分,一对夫妻正在家里看着从音像店租来的光盘,电视机播放的是《泰坦尼克号》,这部电影我直到2012年重映时才看过,而这对夫妻倒是蛮赶时髦,首映半年后就在家里看上了。

他们有没有被感动或被逗乐我不得而知,只知道妻子腹部一阵剧痛,无法缓解,丈夫连夜将她送到了合肥市妇幼保健院。早晨8:45,男孩出生了,身长50cm,体重5斤8两,也就是2.9Kg。陈家圆了男孩梦,爷爷奶奶抱上了大孙子。可是……这孙子如何看下去比他爷爷还老?眼睛睁得开吗?抬头纹还那么重。

这孙子不仅长得老,还特能吃喝,爷爷奶奶年轻时用的大瓷杯用来盛牛奶,他都能一下喝一杯。所以两周岁以前,这娃都特别胖。(母亲不产母乳,孩子只能喝牛奶)

那么题目来了,叫他什么名儿呢?外公提议了,希望他少展鸿图,叫“少鸿”如何?不行不行,“鸿”有点难写,而且字里带“水”,不好。那……外孙子出生于红五月,换成“红”吧?不行不行,“红”像女孩子了。那就……“宏”?这个没关系。

我叫陈少宏,出生于1998年5月2日早晨8:45分,合肥市妇幼保健院。

我的家庭近亲人数不算少。父母都不是独生子女。爸爸有个小3岁的弟弟,我喊他二叔,他那时应当26了,不过还单着呢。妈妈是家里的老二,有个大姐,三妹和小弟,也就是我大姨,三姨和舅舅,后两人也是未婚。

我爸妈在我看来……真是没啥夫妻相因为……听说我爸最高的时候168.9cm,而我妈165cm。好在当时我爸还算瘦,跟我妈站一起还委曲看得过去。

我爸除了遗传奶奶的小眼睛,以及他个子矮腿短,外貌的其他部分没关系说还不错了。高鼻梁厚嘴唇,头发浓密身体结实,所以他在液压件车间工作。都因为当年他们不重视英语,高考遽然加上了这一门,所以没上了大学,只能学一门手艺。

我妈没关系说很文雅了,年轻时有点俄罗斯姑娘的感触。身材比例协调,大眼双眼皮,其实她的双眼皮是曾经害眼后不测进去的,所以基因上我爸妈都是单眼皮的隐性基因,所以我铁定是单眼皮啊!话说回来,当时的我妈还是尖下巴,鼻梁也高挺,总喜欢穿长裙,如何个样子,本身脑补吧。

巧的是我综合了他们的舛错长了——我妈的油性发质,以及她的细丝卷发;同样是她的抬头纹;我爸的单眼皮和油性皮肤;他俩叠加而成的大鼻子;还有我爸的身高和上下身长比例。

2000年之前,我都住在爷爷奶奶单位分配的房子里。那里有个名字,叫“高压开关厂”,位于现在合肥市包河区徽州大道和屯溪路的交口。那里离市焦点蛮近的,边上就是合肥大剧院和包河公园。

高压开关厂的宿舍楼都是现在罕见的低层平房,我们住在一楼,房屋组织是一路通到底,从进门一条直线就能走遍所有房间——门口小屋(吃饭,乘凉,储物),主卧室,客厅,卫生间,次卧室,厨房。我在这里住到了2000年,直到我爸单位房子盖好了,才搬了出去。

一岁抓周时,我在桌上选择了手机和计算器。然而现在除了喜欢玩手机,我的生活貌似与这两样东西没有关联。如果当时桌上有一部相机,或许我会去抓它。不过听说当年小孩儿们花了很久,才让我知道,上了桌子,是要抓东西的,不是坐着休息给一家人围着看的。

我比其他婴儿更早地学会走路,却比他们晚很久开口说话。我貌似几个月就会走路了,而说出第一个字是两岁此后。当时开口之前,点读机一类的玩具都买尽了。然而我刚开口说话一年多,就染上了口吃,至今没有完全纠正过去。

据我妈说,2000年搬到新家后,总有住在那的爸爸的同事问我,“小老虎你家住在哪啊?”(没错小时候小区里的人都这么喊我)我就回答:“液…液…液…压件厂。”时间久了,我就说不好话了,拖音,反复,改不过去了。

新家是合肥长源液压件厂的单位宿舍房,也是我住到现在都没搬走的家,位于合肥市蜀山区,安徽大学老区西门和合肥科技馆那一块。谁知道16年后我考到了安大,不过是新校区,不然每天都没关系在家过夜了,因为走路5分钟就能到学校了。

当时合作化路还没有高架桥,还没有拓宽,普普通通的水泥路。光明路当时叫贵池路,新庄路和东流路根本还不存在。我家就在路宽大约5米的光明路(老贵池路)这个小巷往里走。那是一个上坡,两边是各种私人店面,理发店,大排档,小商铺,北边是光明小区,南边是不知其名的城中村建筑。往里走大约100米,就是我家小区了。

小区8幢楼,4幢5,6层4单元的平房,2幢3层4单元红砖房,2幢1单元七层楼。我们家63平方米,现在看蛮小的,但我非常喜欢这个大小的空间,只是有时跳舞有点挤。

小区里的住户基本都是同一个单位的员工,所以相互之间都认识,邻里之间见面打招呼都很热情,经常串门。夏天晚上妇女们就喜欢在我家前门(其实是在阳台本身开的门,因为小区只有一个朝南的大门,而楼道口朝北)边上聊天,孩子们也喜欢在那附近玩耍,所以一般晚上9点之前,我家那里都会比较热闹,睡觉我家一楼,还地处“旺盛地段”呢?

爸爸几个同事经常来串门,也很喜欢我这个刚来的小生命。他们大都比较关闭,经常开我的玩笑,比如叫我给他们看我的隐私部位,或者屁股伸进去给他们打,只因为我不听话。当然,我懂事后也并不在意,因为那些叔叔真的很有趣,也蛮好的。他们经常给我带吃的,只为看我幽默可爱的样子。自后他们都叫我“小老虎”,我们家也被称为“老虎家”。

在这里我结识了人生中第一批小伙伴,他们年龄层次有别,但玩起来根本不分年龄,全看你懂不懂我们的游戏规则了。

张鸿亮跟我难兄难弟,他出生于1998年7月29日,从那天起平昔比我矮半个头,而且,我俩都口吃。
夏育丁和张金权都是97年的,不过我们同一年上学,夏育丁给我的感触就是凶的时候都带着一丝温柔,张金权就不一样了,他就像我们这一届的大哥,总是看下去那么雄赳赳气昂昂。
郑延康和管睿杰是一对基友,也是出了名的淘气鬼,从小就欺负我调侃我,“性感陈少”与“色诱陈少”都出自他们之口,当时不到10岁的我还跑去问我二叔“性感”是什么乐趣,尴尬的他只能注解,“就是…说你很有本性。”从此对待“性感陈少”这个称谓我欣然采纳。对待郑延康我们也喊他“郑延屎蛋”。
还有一些哥哥级别的,龙润华,陈光辉,王子跃,合德星,叶浩然……他们有的蛮好的,有的……比如某某曾经就带人对着空瓶子撒尿,往我身上泼。

出生的基本环境就是如此。毕竟是来自20世纪的尾巴,我大概从始至终都带着一些上世纪的守旧吧。

跨世纪的时候我还不记事,那时的国际是什么情景?欢愉?平静?我全然不知。我只知道,我那时正在努力学说话,和减肥。

后背的故事等我先复习一波再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