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专访《嫌疑人》导演苏有朋:演员阵容会有意外惊喜

华语影坛 时间:2017-12-26 浏览:
这一次,苏有朋把拍摄过程视为一场人生,学习包容、沟通、体谅,学习带领全剧组一起扎结壮实地摸爬滚打。 作为华语偶像小生的先行者,在这个小鲜肉没关系红遍天下的时代,苏有朋[微博]却一扭头关起门来做了导演。他甚至都不愿再多提演员生涯往事,当今的他,

这一次,苏有朋把拍摄过程视为一场人生,学习包容、沟通、体谅,学习带领全剧组一起扎结壮实地摸爬滚打。



作为华语偶像小生的先行者,在这个小鲜肉没关系红遍天下的时代,苏有朋[微博]却一扭头关起门来做了导演。他甚至都不愿再多提演员生涯往事,当今的他,一门心思都扑在了第二部导演作品《疑心人X的献身》上。


这部电影的原著小说鼎鼎大名,是推理大师东野圭吾的代表作,在此之前也已经分别有日版、韩版电影珠玉在前。敢挑战这个项方针,毋庸置疑是个在导演身份上有野心的人。


苏有朋说,他厌倦了做“被得很好的艺人”,本想去做闲云野鹤,意外被推到了导演的上。但既然做了,就要让爱挑刺的人都无话可说——和许多其他座导演一样,苏有朋也是个事必躬亲、吹毛求疵的人,自己,也全剧组。他坦言自己在片场会急到爆粗,还霸气:营销和票房不关我的事,但导演范围内的事情,别来碰!


9月20日,经过三个多月的拍摄,《疑心人X的献身》终于杀青。新浪娱乐第一时间奔赴冰城,独家与刚刚走出片场的苏有朋进行了对话。他穿着薄风衣,托着下巴思考说话,思维敏捷语速极快,竟也有了点大侦探的味道。“我活在这个心理里太久了,需要离开一下”,他说。他坦言,三个多月的持续高负荷运转令他倍感疲惫,中间一度要崩溃,是剧组小家庭相互支持才扛了下来。


这一次,苏有朋把拍摄过程视为一场人生,学习包容、沟通、体谅,学习带领全剧组一起扎结壮实地摸爬滚打。


苏有朋


作为华语偶像小生的先行者,在这个小鲜肉没关系红遍天下的时代,苏有朋[微博]却一扭头关起门来做了导演。他甚至都不愿再多提演员生涯往事,当今的他,一门心思都扑在了第二部导演作品《疑心人X的献身》上。


这部电影的原著小说鼎鼎大名,是推理大师东野圭吾的代表作,在此之前也已经分别有日版、韩版电影珠玉在前。敢挑战这个项方针,毋庸置疑是个在导演身份上有野心的人。


苏有朋说,他厌倦了做“被得很好的艺人”,本想去做闲云野鹤,意外被推到了导演的上。但既然做了,就要让爱挑刺的人都无话可说——和许多其他座导演一样,苏有朋也是个事必躬亲、吹毛求疵的人,自己,也全剧组。他坦言自己在片场会急到爆粗,还霸气:营销和票房不关我的事,但导演范围内的事情,别来碰!


9月20日,经过三个多月的拍摄,《疑心人X的献身》终于杀青。新浪娱乐第一时间奔赴冰城,独家与刚刚走出片场的苏有朋进行了对话。他穿着薄风衣,托着下巴思考说话,思维敏捷语速极快,竟也有了点大侦探的味道。“我活在这个心理里太久了,需要离开一下”,他说。他坦言,三个多月的持续高负荷运转令他倍感疲惫,中间一度要崩溃,是剧组小家庭相互支持才扛了下来。


除了演员阵容暂时要继续失密以外,苏有朋大方向小浪独家分享了许多幕后故事,包括剧本如何改编,剧情如何本土化,取景地和演员如何选取等等。据苏有朋透露,这次的中国版《疑心人X的献身》会是一部情节缜密的高智商电影,与美式推理类似,关于谜底的所索都会放到前面的剧情里,决定信念十足地期待观众来挑战。


苏有朋这样总结自己的上一部导演作品《左耳》:很苏有朋,没那么完美,但也没那么差。这一次,他把拍摄过程视为一场人生,学习包容、沟通、体谅,学习走出被的象牙塔,学习带领全剧组一起扎结壮实地摸爬滚打。


目前你想知道的关于《疑心人X的献身》最全幕后,就在我们的这次里。


苏有朋执导《疑心人x的献身》


[杀青]


想拍一部兼顾商业和文艺的电影,有我想要的稳重感


演员阵容暂不公布,会有意外惊喜


新浪娱乐:终于杀青了,拍了三个多月,感觉如何?听说按原计划应该早一天杀青的。


苏有朋:今天是插两个空镜,本来就延迟了一些,所以制片组一直很着急这个事情,就一厢情愿的通过排练觉得昨天没关系完成,我觉得完成不了,果然今天就补了两个空镜。


新浪娱乐:延期的原因是什么呢?


苏有朋:剧本难拍,剧本做得斗劲细,很多时候只是一行字、一个三角形就要耗我们半天甚至一天的时间,所以一开始我觉得在筹备的时候,大家做的整个电影的大表就有点过于乐观,低估了它的难度。


新浪娱乐:作为一名新导演,为什么拣选一个这么有挑战的题材?


苏有朋:跟光线传媒有两部电影约,《左耳》做完之后,光线希望我做另外一个题材,觉得那个题材跟我有点关系,还挺商业的,我想了半天,专访《嫌疑人》导演苏有朋演员阵容会有意外惊喜。不知道该何如处理这件事情。想起来之前有一次聊天提过《疑心人X的献身》,就说那这个没关系吗?就这样子开始了。


我在选题材方面本来就不太喜欢纯商业的东西,完全依照个人喜好、做纯文艺的东西又怕老板赔钱,所以从《左耳》的时候就希望做一些斗劲商业和文艺兼顾的东西。《疑心人X的献身》的故事很都雅,本身也有很商业的因素,要深挖还是有不少东西没关系做。


新浪娱乐:悬疑推理电影在国内也斗劲少。


苏有朋:对,我们开始做前期筹备的时候,这个题材还没火呢,算是斗劲高冷、文艺,年轻人喜欢的东西,最近开始越来越多了。


新浪娱乐:类型小众,预算超支,这期间会受到老板施压吗?


苏有朋:老板还真是没有给我压力,我会给自己压力。我觉得我就是剧组里其中一个负责执行的人,因为还有制片部门在管着导演,每天的进度要发班表什么的。我没有他们会排表,你们就用你的专业,每天把表给我,我努力去把这件事情做到无愧于心。我就只能拍这么多了,你把我逼死就是拍不完,就没那么简单,我只能做鞠躬尽瘁,没想法了。


新浪娱乐:为什么拣选在取景?这是一个大银幕上不太常见的都市。


苏有朋:这说来话长,本来应该是过了农历年就希望开机的,可是那时候一个演员没档期,因为要找小说迷心目中汤川和石神的人选其实不是很容易。等我们好不容易锁定了人以还,又有档期题目,就延到了6月份。我们开拍就会是七八月,全部人都会汗流浃背,整个电影就会充斥了燥热的气息。可我觉得又不是一个纯粹的爱情电影,爱情电影大家爱得很炽热,我穿着短袖,女生穿着小吊带之类的,很,大家汗淋淋的再滚个床单看起来很都雅。可是这个故事不是呀,我觉得这个故事是一个斗劲的故事,它需要一些斗劲阴冷、阴郁的气息。糟糕了,演员只有6月份有档期,可是我这个电影又希望呈现这样的气息,所以大家只好放弃我们之前所有找过的点。往西南找。


我那时候根本的要求就是,根本上算是一个接近最北的大都市了。我那时候也徘徊,因为作为导演,我每天可能要做100个决心,我尽量这100个决心内里,每一个都不要错,像这种一开始在开拍之初那种大方向性的决心,每一步都要走的非常小心。来西南这件事情,就是连结这部电影气质,它必需是一个冷调的电影,不能变成一个热的东西。那时候委实也有摆荡不定过,后来还是了这件事情,事明了的很对。


包括摄影师、美术都很反对这件事情,说你以为就会凉吗?到时候画面内里全部都是绿树,何如看起来都会是夏天的气质,你不要。我这件事情,我说不是这样的。我一定要让演员必需不能穿短袖,哪怕是穿一个薄风衣,在画面内里要够稳重。因为我自己做演员,我知道如果在很热的地方,你硬叫大家演冬天的戏,穿长袖就能够是冬天,每个人眼内里都是火气,都要喷火,汗不停的流,不可能的,就尽量找一个最冷的地方。


这里据说之前没有太多电影取过景,没有很多外联制片,所以必需每一个点都要自己去采,自己去开发,难度就增加了。


新浪娱乐:所以会多花一些时间。


苏有朋:多花一些时间,可是当今证明是对的。我硬生生把拍出了一个……我们希望故事是产生在中国某南方都市的,我不希望大家看出来它是这样的,这边有很多俄罗斯建立,我们把这些东西通通避掉了。


新浪娱乐:为什么到当今还不公布主演,是会有惊喜吗?


苏有朋:暂时还不会公布,有惊喜,值得期待。会综合考虑我要的演技,还有老板需要的市场。




苏有朋在拍摄现场


[重构]


东野圭吾要求每次翻拍都有创新,剧本他都要亲自审


偏向美式推理,改编后情节贴合中国国情


新浪娱乐:这本小说被改编过多次了,如何保留精华的同时拍出新意?


苏有朋:作者东野圭吾先生着名度太大了,亚洲大部分国度几乎都是把他奉为“推理小说之神”的。据我所知他的版权斗劲复杂,一直没有人无机会翻拍,就是因为版权大家搞不定。东野圭吾先生有一个要求,每一次的翻拍必需要跟前面的版本不一样。


比方说日本版,原来小说内里内海薰这个角色是,但日本版是柴崎幸演的,跟草根汤川有感情线,让整个办案过程不要那么硬,这个创意是富士的,你就不准用。知道他的规矩之后,才明白为什么韩国版会变成那样子。韩国版直接把警方这块变成一个人,强调匪方的爱情故事。等到我知道这件事情的时候,剧本已经写了好多稿了,天打雷劈。你突然跟我讲前面的人用过的创意不能用,学习

华语乐坛第一人专访《嫌疑人》导演苏有朋演员阵容会有意外惊喜专访《嫌疑人》导演苏有朋演员阵容会有意外惊喜
我们就开始修剧本。


我们那时候在开拍前,剧本做到一个水平以还,我们要花时间把它翻译成日文,东野先生本人要看过你的改编,他要同意,你不能瞎改,故事面目全非。任何的改动,他不同意你就得重写,所以压力非常大。




新浪娱乐:你的创新或许会体当今哪个方面?


苏有朋:这个当今不能告诉你。原来的精华、该说的故事根本上是一样的,可是我们在做一些角度的调整,主题就没关系不一样。


新浪娱乐:有没有加入一些吻合中国国情的部分?


苏有朋:肯定要,所有东西都要,挺多的。


新浪娱乐:没关系举几个例子吗?比如说什么细节要改,什么剧情在日本适用,但是在中国可能人们不会这样做,所以要改。


苏有朋:比方说那个靖子,在日本版里是卖早餐的,每天石神上班去学校教书前都会去她那边买一个便当,等到中午的时候吃。我们看小说的时候从来没觉得这件事情有什么离奇,有一天突然有人说,在中国哪有一大早就卖中午的便当的,待到中午都冷了,每天吃冷饭呀。我说对呀,看小说的时候从来没发现过,我们要去务求它的合。


新浪娱乐:所以很多细节都要一个一个改?


苏有朋:对,我记得刚刚对表面发布我要改编这个题材的时候,其实还蛮多不太看好的声音,所以我们就会对自己的要求很高。我们的美术李先生对于如何、悬疑推理这些东西非常的善于,所以他会时时挑战我。


原来小说内里最后石神处理尸体是丢到河里去的。我们本来有一个版本,是把他埋到山上去了,就没想到李先生的反应特别特别大,他说导演这个太不专业了,埋在山上,带着猎犬随便一闻就穿帮了,石神这种高智商的人何如可能犯这种错,就在我们的编剧群里吵起来了,讲话也不是很友善,直接就说那你爱这样就这样了随便你。编剧也很不开心,说山那么大,我埋在有什么不没关系,就这样,我时时夹在这些人中间,大家都是专业的,大家都非常尊重东野圭吾的作品。有很多比我还亲密的推理悬疑小说迷在我们这个组里,所以他们每天都要监视我。


从这个事宜产生以还,我就开始觉得“好,那走着瞧”,就弄每个细节,每个地方都弄到合理,让你们这些想挑刺的人没刺挑。




新浪娱乐:编剧团队是何如组建的?


苏有朋:我们的编剧其实还挺多人的,因为每个人善于的东西不太一样,剧本做了好多稿,最后完结的是第10.09版了,特别多。有人善于做构造,做分场,有人善于写金句,有人善于台词,所以我们编剧的过程挺冗长的。


新浪娱乐:作为一个推理小说,我觉得观众斗劲看中的一点就是你这个故事能不能讲圆,别最后一看有一个大bug,所以说何如能制止这种处境呢?


苏有朋:大家就一起挑,先从小说,小说内里其实也有一些小部分了。比方说,我记得它是2005年的小说,在小说内里石神跟靖子联系方式是跑去家旁边的一个公用电话亭打电话,以当今的科技技术,我就好了,你们俩哪无机会联系呀。光解决这个题目我们也是想了半天。我们也是在读者挑我们刺之前,我们先努力的自己先挑刺。


新浪娱乐:之前国内拍一些推理题材的时候,大家可能会说,因为国内观众授与度有限,所以他可能觉得如果一个故事留白太多,构造太花哨的话观众可能看不懂,所以要有一些闪回、一些话外音说明。那你在导演处理手法上,何如考虑内地观众的授与度的题目?


苏有朋:我觉得该楚的还是要楚的,这些悬疑片有很多种方式,一般像美国的,或许就会把所有的线索,前面也都摊给你,我童叟无欺,不要说我前面都没告诉你,我说的东西可都是有拍给你,只是你自己当时没发现。有一些日系就是我什么都没说,最后就是这样子。我们是把事情说清楚,要合理,斗劲倾向美式的那种,所有的线索其实都有放在内里,我们电影内里有很多小细节。


新浪娱乐:就是说聪明的观众是没关系猜出来的。


苏有朋:我们不,所有该有的东西其实都是合理的,除了这个之外还有蛮多其他斗劲深的东西,这个电影还蛮需要动脑的,光“悬疑”两个字没有想法概括它,它还是一个高智商的电影。


新浪娱乐:改编一个已经红了十来年的作品,涉及到剧透的题目何如办?可能看过小说的人会说不用看我已经知道凶手是谁了。


苏有朋:所以我们要做到,你即使知道了,我还是要让你觉得很精彩。


苏有朋现场指导


[转行]


做导演是一场,压力太大一度要崩溃


我不是一个能被钱打动的人,更向往做闲云野鹤


新浪娱乐:都说座斗劲挑剔、完美主义,在片场你有没有自己的时候?


苏有朋:我不知道这叫不叫,我觉得一个导演的工作就是把不对的东西变成对的,通过器,会知道节拍不对,这个地方不对,构图不对,演出不舒服,大家没搭好,这就是导演的工作。我除了发现题目之外,我还要想办决这个题目。后来整个组内里逐渐也都变成这个风格了,每个部门大家也都很小心,很仔细,因为知道导演希望不要有什么特别大的瑕疵。


比方说,因为我们是斗劲有推理色彩的电影,所以很多细节必需要合理,进一个新的场景,我就要先把所有在这个场景产生的东西,每一场内里可能需要的道具,全部要先放在对的,我不能拍这一场的时候想这一场,突然拍那场想,糟糕,这一场需要一个垃圾桶,我何如一开始的时候垃圾桶就没在那个呢?到时候我就连不了戏呀。


我记得第一次去的时候,我们的道具,我们都叫他“道哥”,会在墙壁上挂一些画。通常一般我们有时候可能虚焦就行了,没有人注意,可我们的摄影风格就恰恰是很喜欢带前景,时时就是沿着墙推过去,没法随便找一张画就挂上去。这次摄影师给我的monitor特别特别大,专门让我们找不合理的、穿帮的东西。在进口,因为靖子是一个独居的女人,我说这件外套何如这么离奇呀,这不是男用的夹克嘛。那天后来我就提前出工了,得让道具师知道这件事情的严重性,今天没有想法拍,就是因为你们乱搞。


新浪娱乐:导演在片场风格不太一样,很多导演都会爆粗,因为性屠杀劲急。


苏有朋:我也会爆粗呀,我自己觉得越拍到前期我的脾气越来越好了,因为我在。我突然觉得整个拍戏的过程也是一个、的过程。比起以前只是一个艺人,被得很好,某种水平上没关系说活在象牙塔里,出来到一个电影的剧组,一个大家族内里,五湖四海凑起来的人,尤其导演这个工作,要学习把大家贯串在一起,你需要很多的包容力。相处、沟通,学习体谅,要求的同时,别忘了给大家一点糖吃,人都是需要鼓励的。有一些人适合用激将的方式,有些人适合用鼓励的方式,不太一样。


我后来发现,当他们得到一些赞美,他们就会在镜头内里发光,我就开始赞美。虽然座喜欢挑刺,可是我要用一些大家舒服的方式去到达我要的戏剧效果。


新浪娱乐:剧组里的大家长的感觉。


苏有朋:其实我不是天生喜欢做大家长,我斗劲喜欢做闲云野鹤的那种。因为当今把我带到这个,我就要去做这件事情,它也是一个很好的。不过剧组一杀青,我还会继续飘走。


新浪娱乐:最开始为什么决心做导演呢?以大众的眼中看来,可能演员更光鲜一些,赚得也更多一些。


苏有朋:做演员也有演员的辛苦,赚得更多是真的。做导演更累就是。一开始我不想做导演的,从来没打定。这件事情找下去的时候,也是我在一个对演艺工作斗劲倦怠的时候。毕竟出道这么多年了,自己对于剧本或是角色的这种要求又斗劲高,就很厌倦。那个时候就觉得(做导演)这个事情,向我冲来的势头有点猛,有点推不掉,这件事情犹如我没想法不做,后来就想通了,要随缘,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所以还来就让自己跟着大势走,看看事情会变成什么样子,结果就在这样的处境下被带着把这件事情做完了。


另外一个,我的特性就是既然要做就尽全力,做就要完成,但不是在我计划中的事情,我只是试着让自己随缘而已,在过程中尽力无愧于心。


新浪娱乐:跟光线签了两部电影的约,合约完成之后呢,接下来自己还想继续再执导吗?


苏有朋:不知道,累死了。中间真的有几天斗劲低潮,觉得扛不下来了,爱谁谁吧,就这样子。身体出了一些状况,我们组内里大家的身体都在这个巨大的压力。我们的摄影指导汪大勇先生,他在前期的时候总是看起来很累的样子,但我有巨大的进度压力,我也没有想法特别特别的体谅他。座不太会找理由饶过自己,我也累,我不扛着谁扛着呢?我觉得我都扛着,你也不能不思考,我们要完成进度。


一直到昨天,我们一到开工现场,等我到的时候,刚都雅到他上车离去,现场的人告诉我,他说他去医院,一开始我想偷懒吧你,今天杀青进度要不完成我何如办,结果传回来消息,他去验血,肝的一个什么指数一千多,快爆肝了,急性肝炎,你就知道我们这个组有多。还好这是一个蛮有爱的大团队,有些时候副导演昨天没睡好,失眠了,也许刚好那一天我的状态好一点,那我就多跑几趟,有时候我不行了,蔫了,也许导演组其他人就帮忙分担一下。有时候脑子快转不过来了,这个镜头到底题目在哪里呀,实在揪不出来了,旁边人也会帮忙想一下,会不会是这里,会不会是那里。大家相互扛着,扛过来的。


新浪娱乐:上一部作品《左耳》票房不错,还获得一些项和提名,当今回过头来看,你怎样看这部作对你导演身份的意义?


苏有朋:我是一个记性特别差的人,关于《左耳》,其实它已经过去了,我根本上不太想这件事情了。《左耳》内里其实放了很多我的苏有朋的东西在内里,可能因为是新导演吧,内里有些东西处理的没有那么成熟,可能也因为没有那么成熟,或者大家对于青春片的某种厌倦,没有人愿意特别去研究这部电影。对我自己来讲,我是觉得它还蛮苏有朋的,还算是以它为傲,它是没有那么完美,可是它也没有那么差。当今我已经开始做《疑心人X》了,我不是很在乎票房好不好,我是斗劲多的动机都是把事情做好。


新浪娱乐:那一页就翻篇了。


苏有朋:早就翻篇了,过一段时间我就忘记了。我也没觉得票房很高呀,对那种东西就不,我不是一个能被钱打动的人,我没有想法只为钱工作。


新浪娱乐:不会因为上一部票房不错,这部压力更大?


苏有朋:那是老板在算,因为我很尊重专业。像营销有营销的专业,排档期有排档期的专业,分析电影市场,那是老板的事情,关我什么事呀。我负责艺术创作,我负责把作品做好,其他不归我管的半分都不会管。没兴趣的事情,别跟我说,不想听。但在创作内里的事情,谁没有经过我同意,我跟你打到底,归导演范围负责的事情,别来碰。


新浪娱乐:你这是一个导演斗劲愿望自愿的状态,就是有话语权,还没有后顾之忧。


苏有朋:一般来说是吧。我当今速即走,不做导演完全没所谓,我没有特别求这件事情。我就喜欢当闲云野鹤呀,扛义务很累好吗?


新浪娱乐:闲云野鹤的意思是这一部拍完可能要休息一阵?


苏有朋:休息肯定是要休息的,在开始前期之前,应该要先跳离开这个圈,我活在这个心理内里太久了,去年的寒假左右就已经开始酝酿这个案子了。我需要离开一下,再重新进入。


(何小沁/文)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