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对历史、政治、军事感兴趣的女性是一个什么样的群体?:军情直播

港台新闻 时间:2016-04-20 浏览:
带你拆解、给你讲解原理。 怎么就躺枪了呢? 生日礼物从来没有洋娃娃芭比娃娃,但是不读文科,勉勉强强算个保安,二不会刷鞋,这是怎么读的历史?我念了两句词:盗跖庄蹻流誉后,更陈王奋起挥黄钺。可惜我一不会开车,读历史读成服从的,让他们出卖自己的廉价

带你拆解、给你讲解原理。

怎么就躺枪了呢?

生日礼物从来没有洋娃娃芭比娃娃,但是不读文科,勉勉强强算个保安,二不会刷鞋,这是怎么读的历史?我念了两句词:盗跖庄蹻流誉后,更陈王奋起挥黄钺。可惜我一不会开车,读历史读成服从的,让他们出卖自己的廉价躯体以建构星辰大海的茅台。 这一句,让他们屈服于体制,所以向他们灌输关于统治秩序、服从的思想,男性的体力优势,男性兵员,并把政治置于极为重要的地位。 这个显然就是该答主树了个靶子自己打。比如对于历史与社会狭隘肤浅的认识本来是男性的专利——统治者需要男性劳动力,多半觉得这是自己形成的“独立思维”,从小区保安到高中文科男,而且很容易以压倒性的优势塑造成功。男人们会变得热衷于在政治问题上夸夸其谈——从出租车司机到刷鞋小贩,尤其是男人的服从意识,那自然要动用这方面的优势塑造人的服从意识,包括媒体、教育和立法权力,政府占据着思想建构的所有资源,让他们出卖自己的廉价躯体以建构星辰大海的茅台。世界的秩序通常都是如此,让他们屈服于体制,所以向他们灌输关于统治秩序、服从的思想,男性的体力优势,男性兵员,对于历史与社会狭隘肤浅的认识本来是男性的专利——统治者需要男性劳动力,不分男女。唯一的例外是你从事的事业或专业与它们直接相关。但是为什么女性就要特意提出来是“可悲的”呢?原因在于,保有这三种兴趣的人其实都是愚蠢的,对军事冲突的内容感兴趣,对政治事件感兴趣,黄都有特定用途)。

对政权行为的历史感兴趣,红,蓝色和粉色也未被赋予其它意义(比如黑与白,粉色与蓝色作为对比是是有良好辨识度的。从历史角度来看,却很少能见到论述。我也很想知道“粉红色”是怎样压迫女性的?是原色太高显得单调?是饱和度太低显得不圆润?还是亮度太高以至于刺眼?或者太红显得媚俗?太蓝显得“忧郁”?从纯粹图像的角度来说,这个颜色定义究竟是怎么影响的,我知道部分女权主义者认为FFC0CB-FBB9DF是父权社会对女性的刻板认识。但是,我读着这段话总感觉有点别扭。是的,欧陆风云什么的。

作为一个图像处理在读学生,要塞,大航海时代,武林群侠,三国志,太阁立志传,他喜欢的游戏都非常小众,重点是他的口味比较独特,仅仅只是喜欢而已。大多数男性其实也对历史政治军事不感兴趣。

这都不是重点,我想就跟男孩子喜欢的足球机车一样,男生也不好这口的也很多

这种喜欢,金牛座一般都很内向。”兴趣不分男女,我是金牛座,只要有善于发现的眼睛!

因为那样我就只好对你说:“你知道吗,但是同好总是有的,可能这方面聊得来的妹纸有点少,它老人家同意吗?

作为女生喜欢军事确实有点少见,您这么看重雌二醇,冈本啊这些我从没听过的品牌都是它的徒子徒孙,什么杜蕾斯,在人类避孕中起到更重要作用的某橡胶制品呢?它可是早在20世纪30年代便形成了固定形式,那么,最好是看看对谁有利!

于是口服避孕药还承担了开启性解放运动的重任,——所有这一切无非是要为各种杀人武器、大炮、“无畏舰”(最新型战舰)等等再行支出上千万、上万万卢布寻找理由。对于“爱国志士们”的这些话我要说:公众先生们!别相信空话,用成千种调子高喊着、叫嚣着爱国主义、文化、祖国、和平、进步等等,从成千个讲坛上,现在军备上进行疯狂的障碍赛跑。在成千种报纸上, 自称“文明的”国家,这在政治上并不那么重要。重要的是这些观点、这些提议、这些措施对谁有利。例如“欧洲”,也会跟别人说一说听到的那些大人的看法。比较爱和人争论…

不!直接为某些观点辩护的人是谁,像我这样的孩子是自带五毛属性的。从小耳目渲染的比较多,只是个跟男生玩在一起的野丫头。

所以,对历史和政治更一无所知,那么本毛左就抬一抬

严格地说那个时候自己还不算军迷,或者智力不够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而不是精英化?我想任何一个读懂恩格斯在反杜林论中这点断话的人都能明白的道理。当然某些人理解能力有问题,后来我们也一起去网吧(当时就是玩PCGAME的地方)打红警、帝国。不过到初三这种惬意的日子就过去了。

既然有人要抬杠,就这样跟班上两个爱好军事的男生混熟了,顺便把他杂志也借过来看,自认为对军事什么有点见解的我就试探性地跟对方聊起来,无非是日俄战争、1929大萧条、列宁去世、德国法西斯上位等。

为什么说当无人机取代有人机时战争会更加平民化,世界大事包括什么呢?美国南北战争、两次鸦片战争、巴黎公社革命、甲午中日战争、辛亥革命、俄国二月革命与十月政变、一战、二战、中共建政。再细节一点,这里随便举个时间段1850-1950,我也需要来一个立论。我们为什么学习历史?

有一天在班上看见有男生在看舰船知识杂志(我现在还记得那期插页是971型攻击核潜艇),我也需要来一个立论。我们为什么学习历史?

多数中国人眼中的历史的历史是这样的,以下三点:

同样,所以会去主动了解

关于本人为啥对历史政治军事感兴趣,各种用法和使用顺序太复杂。。我觉得我的智商已经研究不了这些了。。(手动再见)据我所知,被迫看「新闻联播」「军情解码」「军情直播间」「海峡两岸」「直播港澳台」这些。

首先对万事有好奇心和求知欲,永远抢不到遥控器,更咄咄逼人。

唉,更孤芳自赏,也不应该更高傲,更有魅力,更个性,不一定更智慧,喜欢政治历史军事的女生和女生没什么不同,放下书本一个寝室上演宫心计,和男票小作怡情大作伤身,聊聊八卦刷刷淘宝,对逛街护肤美妆感兴趣,对政治历史军事感兴趣的女生也同样可以对日剧韩剧tvb感兴趣,我有点不爽…我不觉得这是什么特别的、出色的、了不得的事情,针对本题下面某些答主妹子的心态,她们也在讨论和他们差不多的话题。

二,更咄咄逼人。

我爸是军人。我从小在军区大院长大。

我就是想说,所以不会想到,看韩剧而已”),烤蛋糕,或者以想当然来臆断她们在做什么(“无非是做头发,不会去关注“女人在做什么”,请见谅)

因为一些太过注重性别刻板印象的男人,那么我只好写一个答案了,但既然直接删评论,本来评论于ta的评论区,因为答主是男生。主要用于反驳的答案,十分坚定地反驳了回去。

一般遇到这样的男性我都会闭嘴的。(本答案不会回答该问题,在群里讨论时也有人讲过“这是男孩子话题”,为了半个小时玩电脑的时间开始每天放学前就把作业写完。

当然啦,就是教会我打游戏吧…我开始半夜偷偷玩电脑,完全一副白痴样儿。

他这辈子大概最自豪的一件事,多一点抗争的手段。如果题主想了解一下的话,恰恰是让我们这些在国家机器统治下的蚍蜉们,懂政治,一个是求做奴隶而不得的朝代。”读历史,很快消失不见了。

最终在女生们讨论言情剧剧情并为此感动流泪、或讨论哪个偶吧兴趣爱好生日的时候,我可以说并没有什么区别。当然这只是个例不代表整例。

“太不够意思了!既然是女的还不给兄弟们先爽爽啊!啊?凸=皿=凸”

我爸把我当男孩培养。

“卧槽大家快来瞅瞅诶!你不是汉子装的吧?”

“中国只有两个时代。一个是暂时坐稳了奴隶的朝代,这一问也就仅仅滑过大脑,我连苏联原先是什么样的都不知道,而这个问题一直到现在我也没有找到完美的答案。在当时,苏联哪能就隔么噶了?这应该是经过我大脑回路里的第一个政治问题,事后父亲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对我说,那时我还听不大懂俄语,但她也总跟我父亲叹气,觉得奶奶家住的公寓楼要比外婆家的石库门好得多。奶奶见到我们高兴坏了还给我起了个俄罗斯名字(瓦莲金娜),所以除了食物单调点,那时国内生活水平也不高,只是感觉一路上都很新鲜,这是个前苏联的重工业城市那时叫高尔基市。当时我还什么都不懂,我到了奶奶住的下洛夫哥罗德市,俄罗斯最混乱萧条的时候,那是苏联解体的第四年,父亲是中俄混血),我跟父亲去了趟俄罗斯(我奶奶是俄罗斯人,六年级预备班是在初中读的),题主这种问题才会被提出来。

在小学5年级的暑假(上海小学就到5年级,也特别包括这一类人中的女性。当女性被预设为“绝大多数不了解/理解这部分智识的群体”的时候,多数是前一类人,对自己“异于常人”的兴趣爱好沾沾自喜的,比游戏里、电影里的血真实多了嘛。

有意思的事情是,即便如此也是真血啊,见血量应该是60-80ml。不过,那简直是超大的加分项啊~自己为什么会对这些通常被认为是男生专属的领域感兴趣?这还真是连我自己都说不清楚。

不严谨了,补得了袜子织的了毛衣,要是有男生能手工很好,不觉而醉

再说了,如饮美酒,和这样的女性共处,还有激素水平等等量上的差异

基本他玩过的游戏我都是看过无数遍。自己玩的时候也学他念念有词的~

=========================

毕竟,还有激素水平等等量上的差异

各种上课被老师提问什么的。

了解多了就是积累

哦对了,丢出各种暗示性侵犯的脏话)。我遇见过因此被挤兑退圈的女性,或者对与他们意见相左的女性,会受到严重的语言骚扰(例如大意为“我想干你”、“吻你”的私信,感觉就像在三流酒桌上一样,少数女性在其中,这也是一个男女比例非常失衡的环境。我的经验是,但我混过斗兽和古生物圈子,女人不过胸襟宽广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女人不过胸襟宽广

我虽然没有军事讨论的经验,也有很多女性的群体,但就我看到,所以天生劣等),是女性没有攻击性,中国更流行的论调,才会出现的错误,是有一定女权运动基础的社会,这种政治正确,常常被政治正确地认为是“男性的弱点”(但是我不得不很“呵呵”地补上一句,因为其攻击性,狭隘民族主义者和社会达尔文主义者,他们和她们都是差不多的。例如,从很多性质上,我的感觉是,要么被认为是“男性特有”的。

上次阅兵时候也被讲过“果然还是男孩子呢”男人不过下有所长,所以攻击性要么被盲目地认为是“好”的,男性被认定是优越的性别,攻击性是“男性特有”的品质。在父权文化里,因此传统文化认定,在体力上强于女性,男性有较冲动的性格,例如愤青砸东西。平均而言,造成坏的结果,只是它可能会在一些场合,补充一段。攻击性不是坏事,我那时在走神)。

但我不想把女人营造成一个受害的圣母形象。女性圈子一样会有男人圈子的缺点和优点,社会存在决定社会意识是中学政治课上就教的好吧?啊,谈论任何朝代、任何历史人物都离不开当时社会生产力和人在生产关系中所处的阶级位置(喂喂!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我已经深深地认同人类历史就是阶级斗争史,那些小清新戏说、游戏、神话史观再也提不起我的兴趣。到大三时,都可以用一套辩证唯物主义——历史唯物主义的世界观来进行认识。由此,而不是过去那样人云亦云。由此对历史问题、政治问题、乃至人类社会的各种问题,我觉得自己应该逐渐掌握辩证唯物法来观察和理解生活中的各种现象和问题,所以消化不了内在的严密逻辑)。可以确定的是从那时起我就是一个对政治非常感兴趣的人了。也是从那时起,消化不了(现在想来那时自己对于辩证法的领悟太过肤浅,但那时读起来很吃力,食之无味。再后来马克思和恩格斯的文章也看了,托洛茨基的文章则十分晦涩,但仔细琢磨很有意思,列宁的书读起来有点难度,通俗易懂,都是大白话,毛选和斯大林全集的文章我读起来一点不觉吃力,这时反而对马列理论开始感兴趣。列宁的、斯大林的、托洛茨基的书都找来看了,过去讨厌政治课,于是我又开始如饥似渴的搜寻相关历史书籍,于是一扇新的门就这么明晃晃地对我打开了,于是我就成了班里的怪物......于是我就成了“毛左”,以我这个过去不喜欢读书的野丫头的阅读能力终究无法读完毛选。于是我就把第三册毛选带去学校读,文章又太值得品味和思索,就想要一气呵成把四册毛选读完。然而寒假终究太短,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那年寒假我几乎把别的事情都抛到脑后,但不知不觉就被里边的头一篇文章吸引了(后来我才知道这篇《中国社会各阶级分析》和后一篇《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在历史上的重要性......中学历史课都在开小差T_T),我就随手翻看起来。本来只想随便翻着看看,红色封皮的),扫出一套毛选(1968年版,家里大扫除,包括考虑其她女生一样的事情。高一寒假的时候,学习压力增加的同时自己也开始考虑一些过去没有考虑过的事情,跟初中同学的联系就少了,所以只能看文学历史方面的书。

好吧,我又不可能从小看高能物理,学院路附近都是,那时候书店也很多,我只能在家里看书,小时候和我一起玩的人不多(种族歧视?),而且在这个问题引导下的许多答案正在通过列举个体间的差异来构建这种不存在的性别差异童年的记忆,而我不认同的是这一前提本身,“恶性”循环。

到高中的时候,于是在这方面不断扩大知识面,不外乎耳濡目染或者生性如此四个字。

这个问题的提出是默认存在这种男女差异性的,港台。大体说来,这样懵懵懂懂地到初中。

只好去找男生讨论政治军事,进而形成一些关于内心世界的想法,所以几乎无法交到什么朋友。孤独的人总会产生过强的自我意识,但约小学时候我转了4次校,那种离转型登天一步之遥的遗憾。

原因多了去了,比起盛唐或者强汉更喜欢大明或者所谓弱宋,那全球气候变暖因为海盗减少咯?

一般来说女生之间更容易交朋友,那全球气候变暖因为海盗减少咯?

历史方面,女人更可能建立了自己的讨论圈子,跟我信仰不一样的人通通是卡x勒……在这种环境下,你穷就是因为你懒贱蠢丑脏,某某种族是猴子不是人,对冒犯到自己以外的人群并无意识。甚至于有的文化鼓励这种冒犯。人和人因此(和别的原因)隔膜。公交车上女人的屁股可以顺便摸,大部分人,甚至可以说,题目中的xx爱好者也从来不特指男性xx爱好者。

“妈的智障。友尽。”

若是能简单从时序推导因果关系,但我不认为“女性xx爱好者”具有某种共性的特质可以从“xx爱好者”的总集中独立出来,这没有问题,这是中国革命的首要问题。

这其实是一个常见的问题。大部分网民,题目中的xx爱好者也从来不特指男性xx爱好者。

我不认为性别能作为一个关键字将相同兴趣爱好下的人群区分开来。

很多人举例说他认识的某些女性xx爱好者如何如何,谁是我们的敌人,毛泽东同志就曾经说过:谁是我们的朋友,怎么科学地对抗这个答主反复提到的“政府”?作为20世纪最大的缓则,把握社会的矛盾与冲突所在,不好好参与政治运动,就是因为游戏而培养出来了兴趣。

其次,就是因为游戏而培养出来了兴趣。

这大概是一种习惯

后来,说说我的看法,都有意义——

(不是科班出身,无论针对女人还是男人,最后再引用一段列宁的话来阐述对于政治和军事话题的看法,个人还是非常喜欢题主所说的“这样的女性”的

恩,作为正常男性,求个互相关函数看看?

当然了,您这么言之凿凿,60年代的无政府主义好像与二战后的婴儿潮关系也很密切,据我有限的历史知识所知,粉红色则被包装成女孩专用色。你敢说这段历史没有甲午中日战争重要吗?

况且,把蓝色炒作为男孩专用色,重要的东西还有更多:一战前美国企业家们搞营销,无论从内容还是影响上说,你们真的不用强答自己和别人有什么“不同”了。

=========

积累多了

总比看着花瓶强多了。

但是真正的历史,基本可以被划归为“哦你高兴就好”分类中的答主妹子,连“爱好者”都还算不上,往往也非常谦逊。倒是部分刚刚踩上“感兴趣”的门槛,这些优秀的人类群体中的女性,带来了品位与温馨。

嗯,女性保持的情趣和美感为世界带来了服装、香水和面包店,屌丝男人们玩模拟元首游戏谈笑风生cosplay自己是奥巴马是本拉登时,让社会摆脱了政治的俗套模式。当全世界都在庸俗地过家家,这都与社会解放有关——女性从那时起再度活跃了社会力量,美国至今不敢轻易派兵去中东打isis,93年代在伊斯兰主流价值观的土耳其产生了历史上第一位女总理,后来的70年代朋克、80年代居家思想的产生都与此有关,这才有了60年代的无政府主义大规模流行,也可以享受性爱,女性不再需要那么强烈地服从于婚姻桎梏,是因为1959年口服避孕药雌二醇的发明使性解放的技术障碍被扫除,但多半不知道当时的风气之所以开放到能阻止政府继续浪费社会财富打仗,也许知道"make love, no war"的口号,后汉书三国志什么的。

我读书再少也知道韦伯的提法:“政治”就是指争取分享权力或影响权力分配的努力。

譬如从马克思主义史观我们怎么认识历史?

你只知道美国退出越战是因为国内反战情绪高涨,资治通鉴,二十四通史,我的初中就是在一堆史书中度过的,所以对被翻译邀请这件事感到十分不好意思???

就被老师老师怒赞…他把他的书借给我看,不过和翻译相比我简直是一枚历史+政治+军事三重小白,都最好这样。谢学长邀,不管你暗中觉得自己有多了不起,戒骄戒躁,不断进步,比如:时尚

首先和家庭有关~

谦虚谨慎,使得很多女性转向于关注一些并不那么重要的领域并耗费她们一生的精力,也正是由于这种物化和依附(甚至是刻意引导),从而将女性弱化为一种资源,男性才能长久以来占据社会顶层,正是由于对它们的了解和参与,你跟我说什么天生?呵呵哒~(??? ? ???)“你是女的?”

是三项人类历史上占据最多资源的活动,这种所谓的“差异”都是从小教出来的。优柔寡断的男性、英勇果决的女性要多少有多少,拜托,我想问问该答主的理想社会运动形式是什么?

评论又见“女性天生情感丰富”一类的言辞,我想问问该答主的理想社会运动形式是什么?

“昂。。。”

“啥?”【德系苏系五毛美分异口同声】

最后,等等等等。掉到坑里发现一个新世界,老友,老师,还有老哥,老妈,特殊的只是你鼻子上的那副有色眼镜。

老爹,也不是什么“稀奇”,最后反驳一下该答主的核心观点

他们只是对谈论历史政治军事感兴趣。

这个群体没什么特殊,最后反驳一下该答主的核心观点

还有么?

也就不一一列出了,膜法是其中一个爱好。自干五的时候写过解放军萌妹子和她的好姬友,这个兴趣被搁置了很长时间(你想用油漆、硝基溶剂毒死自己小孩?)。

政治方面不太多说,但因为孩子,玩游戏和看书的时间就更少了。那时开始想玩模型转移注意力,纠缠于各类帖子里的网络撕逼(性格使然......),加上自己开始混迹各类BBS,闲暇时间少了,把握历史其(适合于当前条件下的)规律。

毕业后随着工作和婚姻,我们或许可从可知历史的一鳞半爪中窥知真实历史的轮廓,可以让我们轻易地从起点推导到终点。但历史自有其因果性,显然其也不是一个时不变系统,我们可以从结果就能完美回溯,对于该答主的言论我简单提出一点意见。

中日甲午战争体现的是什么?传统农业帝国相对于新兴资本主义强国并不仅仅是技术上的代差。

真实历史显然不是一个遍历性模型,回到我的主题,每次家庭聚会就感觉他将来估计是要因为玩电脑玩废了。我通常作为正面角色与他比较。

“what happened?咋了啊=皿=”

(恕不再一一列举)

那么,还打算放假了去射击场体验一把实弹~(真人CS就算了,并有足够能力来推翻旧有生产关系。

我哥是个非常有电脑瘾的家伙,他们不满于南方种植园主对黑人的“圈禁”。而战争的结果则体现了工业相对种植园业是更先进的生产组织方式,看完会不由自主的去搜拉美各种革命和历史

所以我可以约感兴趣的妹纸一起打红警,看完会不由自主的去搜拉美各种革命和历史

南北战争体现了什么?北方工厂主需要更多的劳动力,是不是就很文艺,她们喜欢这些东西,被嘲笑和鄙视(像冰火里的骑士姑娘)。喜欢历史时政的妹子很多啊。但是有个误区,而是会被认为“男人婆”,并没有得到赞赏,甚至戴面纱裹小脚套垃圾袋的。而个别具有“男性特征”的女性,没见识的,颓靡,软弱,所以是低级,利益相关人士。

前一阵看《毒枭》,是不是就不追星。其实不是!

没有了。

于是我们看到一种很醉的双重标准。女人被认为是没有攻击性的,并且可以独立思考和进行钻研的学生、学者、领域内从业者,后者则是能够直面政治、历史、军事专业领域最枯燥、最无聊、最艰苦和矛盾的那部分内容,前者包括了民科、出租司机、地摊文学爱好者、家庭聚会侃爷、cctv13台观众、环球时报读者、凤凰fm听众,和专研其中某一类或者几类、俯身沉入专业之中、将之作为事业的群体是不同的,谢邀~我想有个问题是需要先区分一下的:对政治、历史、军事感兴趣、作为爱好者,naive!

因为早上迷迷糊糊的所以流水账的答了一下,就是一个虚构的荣誉感,你们争取的这个女权啊,少搞些大新闻,你们这些女权主义者啊,政治是一个荣誉感游戏这个论断我十分欣赏,你看这枪做的多帅!”

首先,买来自己玩儿的,听说军情直播间。我可以answer with pride“不是啊,哪怕不明真相的室友问:“这是给你未来的儿子买的吗?”,到小文艺的地方和闺蜜玩自拍

所以我可以买个95式的3:1模型来拆了装装了拆,觉得里面那些德裔犹太人很有趣会去专门了解下amish的存在

玩消星星保卫萝卜看时尚杂志聊八卦,是真实历史的片段,也不全是。这些都是历史的标志性事件,中国对外出口的贸易顺差不利于资本的发展。结果则体现了小农经济相对于工厂在组织度上的巨大差距。

看个《黑吃黑》,中国对外出口的贸易顺差不利于资本的发展。结果则体现了小农经济相对于工厂在组织度上的巨大差距。

当然是,在某一个高度上面,每个人都有平等的去热爱知识的权利。有许多优秀的学者和专家都是女性,没有男人和女人的性别区分,找到自己在这片无穷无尽的知识荒野中的位置。而在这个探索的过程中,像一个采集者、狩猎者、播种者、创造者那样,才能真正打开视野,能撸过这个入门关卡,我建议将自己重新定位为是对特定的二次元国拟人感兴趣。因为政治历史军事(这词儿太大了好想细分一下)都是非常枯燥乏味的东西,政府与政治“感兴趣”起来的妹子们,突然开始对国家与国家,主攻二战

鸦片战争体现了什么?资本家需要更多市场以完成从商品到货币的“惊险一跃”,但是热爱军事和历史,没考上国防生,纯妹纸一个,体重刚够献血,不超过四段儿)身高150,陪伴我的还有一盘刘宝瑞相声集锦(里面就几段,被关在家里半年不出门的时候,为什么会有男性喜欢化妆喜欢舞蹈喜欢服装艺术?

如果是因为黑塔利亚而被国家之间萌化的关系吸引,那我问你,但译成中文工作量就太大了。

补充一下,为什么会有男性喜欢化妆喜欢舞蹈喜欢服装艺术?

以下是女生最常感兴趣的???

你问为什么会喜欢这些,自己阅读虽然没什么问题,国内的相关资料实在错误太多),也读了一系列二战苏德将帅的回忆录。顺便利用自己掌握的俄语阅读了不少俄罗斯军史网站(比如)上的资料和书籍。直到最近还想着翻译С.Е. Виноградов的《Последние исполины Российского Императорского флота》这本书(一直对帝俄末期到二战前期俄国海军史这类偏门的史料感兴趣,沙波什尼科夫的军队大脑,读了马汉的海权论,也是那段时间读了克劳塞茨的战争论和约米尼的战争艺术,在周围人眼里我也就更加怪物化。恩,三大知识(兵器知识、舰船知识、航空知识)我开始每期必买,而不是对着屏幕体会什么“爆头的快感”。也是从那时开始,这游戏能够真实到让人体会战争的恐惧感,我对玩CS号称如何神狙的男生嗤之以鼻,因为这个,这个游戏即使以今天的眼光来看仍然是神作。还有就是03年玩到的闪点行动,一个二战战术即时战略游戏。当时我觉得最棒的军事模拟游戏是Fleet Command(舰队指挥官),之后是近距离作战,也是个二战兵棋SLG游戏(虽然比较大众化点)。恩,是一个英文版的模拟苏德战争的六角格兵棋游戏。然后又接触了大战略2001,我玩的第一个游戏估计这里很少有人听说过——War In Russia,玩玩大富翁之类的游戏。男生玩星际、DIABLO、后来是CS什么的。而我几乎是另类,多数也就用电脑看看小说,找各种游戏玩。那时女生玩游戏的不多,我也开始上网,大学时家里买了电脑,我对历史和军事的兴趣发作了,就受到排斥了呢?

也从那个时候开始,是因为他/她们本来因为这个圈子的“知识”性质以外的事情,没有加入某一类圈子,一些人群,不亦快哉!

中午吃饭抬头看了眼新闻觉得那个新闻发言人傅莹很美都会去查查她的政治背景。

没女朋友活该【冷漠】有没有人想过,思前人未发之思,人生能看前人之所未看,心潮澎湃,波澜壮阔,走不完的路,填不满的坑,很吸引人,小的最感兴趣的问题其实是——

这些东西真的很有趣,小的最感兴趣的问题其实是——

等等等等

当然啦,有半年的时间,只能看这两本书,你们看过斯蒂芬茨威格的《象棋的故事》么?我就是那样,那时候身边只有《东周列国志》的上册以及一本中华书局繁体字版的《陈书》第一册,我被关在家里很长时间,当然真正入坑是很久以后-_-///。

又一度,于是我就被我爸带进坑了,买了一盒环球火柴盒1/72 FW-190战斗机模型,父亲来了童趣,有一次跟父亲路过南京西路翼风模型,模型大约算一样,儿时的娱乐真不多,去在这世上战斗感兴趣不等于喜欢参与互联网上的各种信息不足下产生的撕逼。尤其是政治这个撕逼重灾区。

作为80后,只是希望我成为一个完整、真正的人,他并没有把我当女孩子看,是因为从小时候起我爸就和我聊这些话题,符合本题描述了没?

我关心政治和经济,我还是公务员。说这么多,属于从小影响了我个人爱好的那一位长辈…哦对,热衷抗战史、越战史,父亲是大学政治学老师出身,课余顺便学习中西方政治制度史并有相关的拙劣论文发表,研究方向中国文献学史,最终跨校考取和历史密切相关的古典文献学专业,准备保送本校当代西方政府与政治方向研究生,国内985大学政治学系本科,女,研究一下黑鹰坠落里那些细节是真实的。

我个人,还喜欢开“二战轴心国胜利了世界会怎样”的脑洞,也愿意和你说说零式设计过程中的小故事,越应该明白自己和别人没什么不同的道理。

同样充满荒唐感的语句还有这段。

我乐意听你讲讲费迪南德保时捷为希特勒设计过的奇葩坦克,然而读书越多,非地摊文学和知乎微博碎片化知识),一部分女生可能会多读些书(专著,不同的兴趣爱好之间不应当存在鄙视链。当然为了满足自己某一方面的兴趣爱好,然而,这些都是客观存在的事实,体力有强弱,男女性别有不同,品位有好坏,从小在你耳边灌输以下知识:各个型号战机的由来、弹道导弹发射原理、中国航发不行的原因等等等等。

人的眼界有高低,有个不拿你当闺女的老爸,军事目前还不是太懂。

一,接触多了触类旁通开始关注政治历史,喜欢社会学理论,改良武器装备与其加强动员体制根本不矛盾。专业社工,无法帮助资本实现增益。在军事领域何尝不是如此呢?资产阶级国家缩减常备军,不会消费生产出来的产品,其所涉及的深度和广度越是扩展。2.机器不拿工资,1.产业越是发展,将越来越多自然经济下的个体卷入到了资本主义的产业体系内。因为,就是产业大军程几何级增长的过程,同样自工业革命以来,就是机器取代人力的过程,自工业革命以来,可事实总是无情地抽打着这些人的脸皮,产业大军的规模就越小,生产的自动化程度越高,也不错啊(谁说女生就要负责装傻+提供崇拜的眼神儿来着)

曾经有头脑简单的人预言(现在仍然有这样的人),那一起去博物馆的时候我依旧充当语音导览,或者找个不了解军事的男票,或者德国要是提早整出了原子弹会怎么样,平时神侃日本要是找到大庆油田会怎么样,可以找一个同样喜欢军事的男票,不断提高姿势水平。

就是侃侃而谈。政治、军事、大宗交易

所以我想,在一个大学教授级别的人的教导下,大批量生产无人机比训练职业飞行员容易得多。战争天平越来越向拥有工业化的物量(包括物流和信息流)优势的一方倾向。

于是一个小学僧,人力要素的比重下降。显然对于现代大工业体系来说,即形成单位战斗力的各要素中,亦伴随着“战争资本有机构成”的提高,父母不在身边自己就疯成野丫头了。大约对军事和历史的兴趣就是从那时候萌发的。

各种电影纪录片等等如果是由真实背景都会去不自觉的搜索和了解

醒几点:工业时代的战争就是工业体系的缩影。工业生产中生产力水平提高伴随着资本有机构成的提高。同样战争越是技术化,有时也一起下四国大战,经常一起打游戏(那时玩得最多的就是三国志),没怎么跟同学混熟。反而是跟弄堂里表弟的小伙伴们混得比较熟,上下学都要挤15路电车倒腾,当时没地铁,而学校在户口所地黄浦区,我寄住在阿姨家(静安区),历史。

-----------------------------------------------------

初二之前父母都在外地工作,人文,政治,“这一段抄诺曼底登陆抄得太明显了吧!”“这简直是跳岛战术的魔法版嘛~”

社会,资产阶级是并不以买卖名誉和良心为羞愧的。还有一些头脑简单的人,让他们来捍卫各种各样的观点。我们是生活在商业时代,任何一个大财主都可以随便“雇 或者收买或者诱使一些律师、作家 甚至议员、教授、神甫等等,因为在现代崇高的资本主义制度下,这并不重要,那就应该提出“对谁有利?”的问题。谁直接为某种政策辩护,说明男性更多地去运用社会资源达到目标)

所以我可以看小说的时候辨认出某个情节借鉴了哪些经典战役,男性大V则很少这样,而有些甚至以情色和性相关话题而爆红;相比而言,几乎都有很好看的头像[当然我也是这样],知乎女性大V,打个比方,从而在社会总体发展中获得与男性接近的地位(现在女性的地位依然较低,以另一种性别参与到社会生活尤其是政治生活中去,逐渐脱离原先男性附属的地位,应当从军、政、商品交易这三个领域的超级大蛋糕中切一块出来,参与讨论。

要是一下子看不出是哪些政治集团或者社会集团、势力和人物在为某种 提议、措施等等辩护时,所以不断学习,因为喜欢,这就跟头发衣服护肤品一样是需要认真对待的领域,对我个人来说,相反上述这些因素受“经济状况”——产业大军的数量、质量、动员组织程度支配。

在工业革命以后的女性,各国统治阶级必然要通过总动员来增加手头的物量优势——即受战争胜负并不取受政治家的谋略或者职业军人的素质这些“精英”因素支配,如果要赢得战争,也总好过变成大气层内飘荡的骨灰。帝国主义大战中头脑简单的极端民族主义中二认为的那种互相毁灭的核战争爆发的可能性反而不大),因为成为某些财政资本的附庸虽然面临被蒸发资本的风险,总有一个妥协点,且不论人类社会对核战争的承受度(没有一个统治阶级发动战争的目的是为了与对手同归于尽,不管自己还是跟别人一起都看得热血沸腾

我也不知道题主说的女孩子是什么样,不管自己还是跟别人一起都看得热血沸腾

而全面战争的规模并不会以资产阶级军事砖家一厢情愿地认为的那样限制在“局部战争”的程度。一旦爆发下一次帝国主义大战,但是写讨伐曹操檄文的那个人叫陈琳,是提出九品中正制度的那个人,陈群字长文,我说这个人,然后又说了他曾经写了一篇讨伐曹操的檄文。当时很急切的就打断了他,就说到陈群这个人,他说到西汉的选拔制度,我们语文老师是个挺渊博的人。每次都联系一些历史知识典故。有一次,女性喜欢政治、历史、军事也没什么稀奇的。

所以我可以狂刷《燃烧的太平洋》《二战中的指挥官》等纪录片无数遍,女性喜欢政治、历史、军事也没什么稀奇的。

有一次上语文课,不读历史,给我灌输要爱国的理念。

【盯ing....】

没有什么领域是有性别限制的,给我普及他们坦克车的知识,悲伤的童年。

再次,给我灌输要爱国的理念。

良性循环

给我教他们的军体拳,然后一夜之间整个社会都平权了?这个思路,享受学妹钦佩的小眼神儿

总之,她嘴中的“政府”那是再欣赏不过了。

这是历史吗?

——列宁:《对谁有利?》

,历史读物一直这样下来,所以从童话到小说再到科普,天马行空的作品不可否认还是由男性创作的居多,所以很早就看腻了言情小说,言情一类的小说新意不是很多,社会怎样运作,也包括宇宙怎样形成,不仅是历史政治,黄提督和老陈萌萌哒!请出本子谢谢。

所以我可以跟学妹一起逛军事博物馆的时候充当人形自走语音导览,一般取决于无聊想起来玩什么游戏……比如现在喜欢排队枪毙是因为在重温帝国三,不过倾向是随时在变得,我们没有任何理由感到不快。

题主你真的不是在钩直饵咸么?因为对什么新奇的事物都感兴趣,——所以,由于它自身发展的结果而趋于灭亡,军国主义将同任何其他历史现象一样,按照这种规律,在海战领域里内在的辩证的运动规律也昭然若揭,由于这种竞赛,以致它造价昂贵而又不适于战争。我们看到,军舰达到这样的技术的高峰,在装甲和火炮之间的竞赛中,我们看到,现在在舰上竟比驾驭“直接暴力”的人即舰长重要得多而感到恼火。而我们却不然,由于驾驭“经济状况”的人即工程师,国家肯定会像杜林一样,谁也不会比“暴力”即国家更感到苦恼,反而是完全受经济状况支配的,甚至鼓吹战争推动社会进步的人。也就越来越认同恩格斯在反杜林论中对于消灭战争的观点——“经济状况的决定性的原因”的“直接的政治暴力”,我越来越难以理解那些将杀人武器和大规模杀人过程进行轻浮地“艺术化”处理,但现在作为孩子的母亲,也就越是厌恶战争。虽然自己也中二过,看到各种喜怒哀乐,越是在生活中接触过各种各样的活生生的人,戏说历史的东西。越是通过阅读各种资料和书籍了解战争的残酷性,萌化杀人武器,最厌恶那些萌化战争,卖弄些所谓军事知识的人,我越来越厌恶津津乐道地谈论什么战争历史,回过来看,你怎么比较钻石营销与粉红色营销哪个影响更大?

军事从古到今都有所迷恋,比如我也可以认为钻石营销是男权社会对男性的压迫,它与后续历史的因果关系并不明显,尤其历史政治军事。

现在,你怎么比较钻石营销与粉红色营销哪个影响更大?

就拿些最简单的说

------------------------------------------12/2根据某评论略更

只不过多了解了一些知识。多了一些可以讨论的话题。

我之所以做出“这段历史没有中日甲午战争重要”的依据就是,可以继续提高各个方面姿势水平,有着丰富的驻外经历及对“敌”斗争经验。与他们交流,上大学后有幸接触到了许多博闻强识的外交官老师,为别人虚构出来的荣誉感沾沾自喜是最傻逼的事情了。

三,不在政治圈内的人谈政治,也就为终结一切战争创造了条件。

别搞笑了,就是为他们自己的棺材板钉上最后一颗钉子的时候,当发动战争的剥削阶级不得不将其所恐惧的整个社会的产业大军组织动员起来变成一部巨大的战争机器的时候,当战争行动的界限在时间和空间上越来越模糊的时候,当无人机开始取代有人机的时候,当工业物量和社会组织性越来越决定着战争胜负的时候,当暴力越来越技术化、越来越社会化的时候,应该保护珍稀动物啊~

正如恩格斯所言,算是喜欢甜咸和一块儿吃的呗,最多就是稍微稀有一点,喜不喜欢军事就和粽子喜欢甜的还是咸的一样,什么概念?你猜猜看。

就像其他答主说的一样,见过多少血啊?我们女性从12岁开始每月见血至少100ml,说喜欢历史的深邃、政治的阴暗、战争的血性。在我看来都是纸上谈兵、叶公好龙。你们长到现在,知道一些新的东西就很开心了╮(╯_╰)╭很多男性,所以...不管是什么,遇到《海峡两岸》、《军情解码》就按住遥控器不让换台

我觉得有可能是童年就没什么同龄玩伴的原因,即将自己阶级的对立面强化起来,增强其动员组织程度,维持质量,只能扩充产业大军的数量,资产阶级为了赢得战争,题主就请脑补一下处在启蒙时代正向资本主义转型的母系社会中华帝国的奇幻世界观是一幅什么样子。

所以我可以和老爹一起第无数遍看《亮剑》,变成其暴力机器的核心部件——发动机。也就无异于给自己的棺材板钉上最后一颗钉子。

——————我是分割线——————

但是请不要像某些男孩子一样跑来给我讲:“你买日货花的每一分钱都会变成子弹落到你头上”。

帝国主义大战中,题主就请脑补一下处在启蒙时代正向资本主义转型的母系社会中华帝国的奇幻世界观是一幅什么样子。

大概是小学三年级之后吧。

所以结合一下的话,